6000年的人類文明史,已歷經三代,而這三代文明,都有一個明顯的技術標誌。

6000年的人類文明史,已歷經三代,而這三代文明,都有一個明顯的技術標誌。

第一代文明的高峰是埃及文明,鐵的發明是它的技術標誌,由於冶鐵技術的發明,使得昂貴的青銅制器逐步淘汰。鐵犁的普遍運用提高了農業生產率;而軍事領域,鐵器使作戰能力大大提高。

第二代和第三代文明的技術標誌和推動力則分別是紙和印刷術,它們的發明都來自中國。

紙發明於中國漢朝。在此之前,中國的二千年文化的發達比不上兩河流域和埃及,但紙張發明之後,中國迅速成為文明的中心、技術和文化的主要捐獻國。

甲骨文的出現–在龜甲上面寫字,結束了人類結繩記事的歷史,使人類第一次能夠用自己的文字來記載自己的歷史和思想。但由於受到書寫工具和書寫對象的限制,人類最初時期文明的紀錄受到多方面限制。

造紙術的發明,使文字載體產生重大變化。在蔡倫造紙之前幾百年,中國已經有了紙的原型的出現,蔡倫只是把它完整化、規範化了。紙的出現對文化影響巨大,使得整個魏晉時期的文化有了很大的發展。知識分子對通過精神文化的廣泛追求,開始評鑑人品的清濁、思維的高低、藝術趣味的雅俗,向往高山大川的自然和精深的文化創造。不僅如此,造紙術還從我國傳到西亞、東亞,繼而到世界其他地方。造紙術的發明和傳播、紙的使用,促進了文化的傳承傳播,促進了思想的交流和不同文化間的交流,推動了文明發展的進程。

印刷時代的到來,則給社會文明的發展帶來了新的動力。它打破了「經典」壟斷文化的權力獨斷性,突破了只有少數人才能看到文字的記載。而是可以被更多的平民知識分子閱讀。

因印刷術受益的國家不僅僅是他的原創地──中國,印刷術傳到了歐洲迅速普及。文藝復興和宗教改革因為印刷術的催化而大放異彩。它將文化從教會和貴族手中解放出來,為新思想、新作品的傳播提供了物質基礎,促進了當時的文化繁榮。

英國科學家弗蘭西斯.培根在高度評價我國四大發明(包括造紙和印刷)對世界科學文化的貢獻時說:「它們改變了世界上事物的全部面貌和狀態,又從而產生了無數的變化;看來沒有一個帝國,沒有一個宗教,沒有一個顯赫人物,對人類事業曾經比這些機械的發現施展過更大的威力和影響。」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