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綢之路,猶如一條彩帶,將古代亞洲、歐洲和非洲的古文明連接在了一起。正是這些絲綢之路,將中國的造紙、印刷、火藥、指南針等四大發明,養蠶絲織技術以及絢麗多彩的絲綢產品、茶葉、瓷器等傳送到了世界各地。同時,中外商人通過絲綢之路,將中亞的汗血馬、葡萄,印度的佛教、音樂,西亞的樂器、天文學,美洲的棉花、煙草等輸入中國,東西方文明在交流融合中不斷更新、發展。

絲綢之路,猶如一條彩帶,將古代亞洲、歐洲和非洲的古文明連接在了一起。正是這些絲綢之路,將中國的造紙、印刷、火藥、指南針等四大發明,養蠶絲織技術以及絢麗多彩的絲綢產品、茶葉、瓷器等傳送到了世界各地。同時,中外商人通過絲綢之路,將中亞的汗血馬、葡萄,印度的佛教、音樂,西亞的樂器、天文學,美洲的棉花、煙草等輸入中國,東西方文明在交流融合中不斷更新、發展。

「絲綢之路」的緣起
1877年,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F. Von Richthofen)首次把漢代中國和中亞南部、西部以及印度之間的絲綢貿易為主的交通路線,稱作「絲綢之路」。絲綢之路是指從中國內地出發,經過中國西北地區,橫貫亞洲,進而連接非洲和歐洲的古代陸路交通線路,通過這條路線,各地區,各民族間在政治、經濟、文化方面進行著廣泛的交流。

在古代世界,中國是最早開始種桑、養蠶、生產絲織品的國家,中國的絲織品迄今仍是中國奉獻給世界人民的最重要產品之一,它流傳廣遠,涵蓋了中國人民對世界文明的種種貢獻。故「玉之路」、「寶石之路」、「佛教之路」、「陶瓷之路」等都只能反映絲綢之路的某個局部,而終究不能取代「絲綢之路」這個名字。

絲綢之路物質文明的外傳
西方對中國的認識是從絲綢之路上的絲綢開始。中國的絲綢制造業在唐代達到高峰,織法與紋飾都比以前更加豐富。明朝的絲織品繼承了唐朝以來品種繁多、華麗富貴的傳統,其精美絕倫的品質對世界各國有著巨大的吸引力。精美的中國絲綢一傳到西方便使西方人為之傾倒,羅馬詩人威吉爾稱讚中國絲綢比鮮花還美麗,比蛛絲還織細。隨著中國絲綢的不斷外傳,他們了解了中國的絲綢,也認識了中國。中國絲綢逐漸成為古代國際貿易中運銷最遠,規模最大,價格最高,獲利最豐的商品。除了絲綢,中國的瓷器、漆器等,都是西方國家鐘愛的具有東方韻味的工藝品。

絲綢之路上的外來物質文明
今天的中國所常見的一些植物與土產,許多是從外族引入。中國古代文獻中記載的一批帶有「胡」字的植物,如胡桃、胡瓜、胡蔥、胡椒、胡蘿蔔,還有西瓜等,十有八九是來自西域。漢初以來,到中國的不僅僅有植物,還有羅馬的玻璃器、西域的樂舞、雜技。從魏晉到隋唐,隨著屬於伊朗文化系統的粟特人的大批遷入中國,西亞、中亞的音樂、舞蹈、飲食、服飾等也大量傳入中國。絲綢之路的開通與維持,對中西物質文化和精神文化的交往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絲綢之路上的宗教與藝術
隨著東西方商業貿易的頻繁交流,東西方文明的相互影響也日益增多。在物質文化交流的同時,絲綢之路帶來的文化成果也絢麗多彩。作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早在西漢(公元前206-公元8年)末年就傳入中國,到了隋唐時期(公元581-907年),佛教已經得到發展,深入民心,並且由中國的高僧創立了中國化的宗派。今天隨處可見的佛寺石窟和名剎寺廟等,都是佛教直接或間接留下的影響和延續。特別是沿著絲綢之路留存下來的佛教石窟,著名的如敦煌莫高窟、安西榆林窟、天水麥積山、大同雲岡、洛陽龍門等大多融會了東西方的藝術風格和佛教精神,是絲綢之路上中西文化交流的見證。佛教在中國的傳播,對中國文化和中國人的精神層面產生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也開始了中華文明吸收外來文化的先河。

絲綢之路是橫貫亞歐的商業要道,是古代東西方之間的貿易之路,也是一條東西各國政治、經濟、文化交流的大路,而以溝通當時國際貿易最為突出。《後漢書.西域傳》說:「馳命走驛,不絕於時月;商胡販客,日款於塞下」,反映出使者往來不斷,商販不絕於旅的情景。絲綢之路也是古代中國文明作用於世界歷史的重要槓桿,是古老的中國走向是世界、接受世界其他地區文明營養的主要通道。中國文化性格的塑造、中國歷史的具體形態,都與絲綢之路息息相關。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