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航萬里 再進西安》 -神奇的藍田猿人(五)

應報社邀稿,也是自己好奇,再進西安的時候,特别包車前往藍田,順便把司機小嚴全家人一起帶上,他的妻子小玲就是藍田人,至今娘家還在藍田,小玲妹妹、和嚴家女兒小貝大家開開心心的旅行。我想一探兒時念書時還沒有學到的中國舊石器時代人種的重大發現,彌補這段奇珍-1963年才出土的「藍田猿人」化石的遺憾,尋找藍田猿人出土的遺址。

應報社邀稿,也是自己好奇,再進西安的時候,特别包車前往藍田,順便把司機小嚴全家人一起帶上,他的妻子小玲就是藍田人,至今娘家還在藍田,小玲妹妹、和 嚴家女兒小貝大家開開心心的旅行。我想一探兒時念書時還沒有學到的中國舊石器時代人種的重大發現,彌補這段奇珍-1963年才出土的「藍田猿人」化石的遺 憾,尋找藍田猿人出土的遺址。

車從上午九點多出發,全車人嘻嘻哈哈行了一段高速公路,進入藍田縣城,再往前走到鄉下小路。這是一段蜿蜒崎嶇,很不平坦的田間小路。一路上沒有告示牌,也幾乎沒有人家,幸好司機曾經來過一次。這次花了兩個多鐘頭才找到,抵達藍田猿人的遺址。只見門的右邊有一塊大石碑寫著「藍田猿人遺址」「國家重點保護」等字樣。高大厚重的大鐵門緊閉,只開了一扇小門,更像是一個研究機構。我有一點不想進去。卻見到門外左邊有一位女士背對著我們,坐在地上玩牌,我請問她這裏附近有沒有吃的?她說沒有,頭也沒回的,很溫和地對我說∶「進去看看吧,裏面挺好的」。 我注意到她半長頭髮是有波浪深棕色的,她的聲音聽起來很友善,很溫和。

聽了這話,我們放膽走進去,裏面有人要我們買門票,我知道這是容許進來的地方,就回頭要謝謝那位為我指路的女士,回頭一看,人已經不見了,只見遠近一片空曠,一個人也沒有。我的心一緊,突然生出肅然起敬的感覺,沉靜地步上特別乾淨的石階,朋友们也静静地陪着我。  

藍田猿人化石

藍田猿人又稱為藍田人,屬於距今約一百萬年到五十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1963年7月,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人類研究所的調查隊在進行田野調查時,於西安市東南方藍田縣城的西北,大約10公里的地方-瀉湖鎮「陳家窩」一塊厚達三十公尺的紅色土層底部,發現了一位老年女性的下顎骨化石和牙齒十多枚。1964年5月,又在藍田縣城東邊二十公里的「公王嶺」紅土層底部的鈣質土中,發現了一個比較完好的中年女性頭骨化石和一批古生物化石,以及舊石器等等。這些重大發現,轟動國際。由於這兩位女性遺骨都出自藍田,又是亞洲人種,按照國際科學命名慣例,定為「直立人藍田亞洲種」,中國則通稱為「藍田猿人」或「藍田人」。

「陳家窩」藍田猿人化石距今約50-65萬年,屬於中更新世中期。「王公嶺」藍田猿人化石更早,約在75-100萬年前。兩地出土的50多件的石器,有尖狀器、砍砸器、刮削器、石片、石核等,以單面加工為主,另一面保留石塊原狀,適於手握。刮削器有直刃以及凹刃、凸刃和複刃四種形狀,用於刮削木製工具或剝取獸皮。

藍田巨獸化石

與藍田猿人同時代存在,出土的碩大動物化石有30多種,既有大熊貓、水鹿、毛冠鹿、獼猴,又有野豬、劍齒虎、豬豹、爪獸等等。由於這些化石具有強烈的南方色彩,如劍齒象、大熊貓、爪獸、毛冠鹿、水鹿等化石,說明藍田猿人所生活的秦嶺北麓,在當時氣候溫暖濕潤、植被繁茂,林木叢生,雖然很適合原始人類繁衍,但猛獸也多,想當時的猿人生存條件必然十分艱苦。

人類發源地之一

根據考古研究記載,藍田人屬於中國早期人類化石,前額低平、較寬,眉骨粗壯隆起、骨壁較厚、眼眶略方、嘴部前伸。顱內耳高71毫米,腦容量有778.4毫升,基本和印度尼西亞爪哇人775-900毫升相當。藍田人是中國早期的人類,這項發現意義重大,證明中土是人類發源地之一,駁斥了中國人種「外來說」的錯誤。

藍田人化石已經能完全直立行走,是已發現的亞洲北部最早的直立人,這個發現的意義十分重大,因為直立起來是成為「人」的重要標誌。這項發現增加世界猿人化石分佈地點,對探索和考察人類起源相當重要。

藍田博物館

我們一行人走上石階,進入藍田猿人博物館,迎面而來的就是用科技依化石的牙齒還原而成的銅製藍田猿人的頭像,用透明的玻璃蓋四面框住,銅像後面約一米寬的地方,是三段玻璃牆。最左邊是解說文字,中間是郭沫若的題字,右邊是一些遠古的動物殘骸化石及復原的巨獸圖像。

我虔敬地看著藍田猿人銅像,慈祥的容貌給人親切的感覺。我規規矩矩行三鞠躬禮:「向藍田老母致敬」。然後繞著藍田老母走了三圈,仔細觀看。令我吃驚的是,藍田老母背後的髮型和長短、顏色都與我剛才在大門口看到那位背對著我,跟我說話,又突然不見的女士一模一樣。

博物館建立在一個高臺上,再上一層樓,還有一個亭子,亭子裏有一座石製頭像,石座上刻「藍田人骨頭出土處」。此處正好居高遠眺周遭的風景。平坦的大地,可以一直遠望到天邊,沒有山脈阻隔。一片青蔥,萬籟俱寂。沒有粉蝶飛鳥,沒有田疇蛙鳴。沒有人煙,甚至連頭頂、身旁的樹葉也靜止的不帶一點風、沒有一點點聲響,好像連時間都停了,就讓我們沉溺在遠古的天地中。

原野一片青綠蒼茫,天空一片蔚藍。沒有一絲雲朵,沒有一片煙塵。想著50萬年前,人類的祖先在這里與巨型的猛獸共存,是多麼驚恐緊張,朝不保夕。而今大地寧靜祥和,國家富足,海峽兩岸人民安樂,早已忘卻戰爭的苦楚;總還是有人吵鬧不休,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吧。

回到博物馆,再鞠躬向藍田老母告別。回程耳邊再三迴響著溫柔的聲音:「50萬年一溜煙都過了。人世間,爭什麼!」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