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魚且為知魚樂 問道方知此言情

-賞讀旅美書畫家鄧作列彩墨錦鯉畫作品有感

幾年前從報刊中得知,華盛頓州金郡郡長西姆斯簽署政府公告:定每年2月28日為「鄧作列日」,以表彰他在弘揚中華文化藝術,增進中美藝術交流和友誼,熱心社會公益多方面作出的貢獻。僑胞深為鼓舞,引以為豪,並共同分享華人在美國艱苦創業,努力拼搏,獲得成功,獲得西方社會肯定的榮譽之喜悅。前些日子,我到「樂雅齋」鄧氏工作室拜訪,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舊金山總領事袁南生教授,惠贈給鄧作列的七律詩,詩曰:「一支心筆足天驕,畫盡芳華品自高。亦巧亦功真妙手,如詩如賦競風騷。揮刀刻出千山綠,用剪裁來萬象朝。疑似板橋人再世,神遊藝海好逍遙。」這是祖國駐外領事館領導,美術同道對鄧君的鼓勵與讚譽。品茗間,鄧君拿出去年十一月間,由中國廣東省湛江市委、市政府、政協、僑聯、市美術家協會、博物館等單位聯合舉辦的「心路一南國海天紅土情」鄧作列詩書畫印湛江展作品集。以及今年四月上旬鄧作列受邀參加的由國務院僑務辦公室、河南省人民政府「黃帝故里祭祖大典」組委會、河南省文聯、美術家協會、書法家協會、省僑辦、僑聯、華僑書畫院等單位,聯合舉辦「海內外華僑華人書畫名家邀請展」的作品集給我看,細心賞讀其作品,我們往往被作品迎面而來的大氣磅礡,踏波逐浪,飛天跨海的《錦鯉》畫作強烈的自然風華所懾服,又時常為那些牽動典雅柔情的微妙細節所感動,其作品學術定位與審美取向選擇集中於錦鯉與重彩荷花之表現,作品風格以恢宏的道、儒、釋哲學思想為底蘊,在傳統繪畫技法上,借用西方繪畫的一些技法,用於豐富畫作的表現力,提升本民族的精神內涵,這種由器入道,以魚寫人的理念,令其畫作始終瀰漫著一股古典哲學思想,充分體現出中華民族百折不撓,勇往直前,自強不息以及和諧仁愛、團結向上的民族精神。在湛江展出時,中國僑聯副主席、廣東省僑聯主席王榮寶女士、湛江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盧瑜女士參觀後所說的:「觀鄧先生的《錦鯉》畫作,前後追逐,踏波逐浪,浩浩蕩蕩,奮發向上,尤如十八大精神:和諧團結、齊力興邦、努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代精神」。筆是心意,墨說由衷,因心造境,以手運心,這種以情觀景,觸景生情,寓情於景,借景抒情的藝術旨趣,藉自身對自然與人文思想獨特之視角詮釋了情景交融之美。畫家通過手中的畫筆,極其生動地表現了人與社會、人與自然、自然與生命的主題,給人們不僅是審美的欣賞,而且更是對自然、社會、生命關係的思考和思辯。禮頌祖國,熱愛民族,激發人們奮發向上的情懷,提升民族精神,這就是鄧作列畫家《錦鯉》畫作獨特表現方
式的學術意義和藝術價值之所在。由此使《錦鯉》畫作上升為獨立的表現專題之一,從而提高了《錦鯉》畫作的內涵與形式的學術價值,當可為創新式—「從分離中借鑑西學再回歸傳統成功探索」。讓人感覺到有一種「新嶺南畫主義」思想的新探索。獨具風格的《錦鯉》畫作,充分展示出其筆墨程式的韻律,拓展了中國傳統錦鯉畫的藝術視域,在其創新融合過程中,體現了畫家對傳統與現代技法高超的駕馭能力和創造精神,從中相信他下的工夫是非同尋常的。

泱泱華夏神州,書畫藝術淵源流長,薀藉雋永韻味無窮。幾千年來,奇峰迭起,繁星薈萃,名家輩出,流派紛呈,其獨特的風貌與宏富的遺蹟,成為人類文化寶庫中的一顆明珠,放射出璀燦奪目的光彩。其中畫魚是我國傳統繪畫永恆主題之一,早在5000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的「仰韶文化上中《游魚紋瓶》彩陶紋樣和《鸛魚石斧圖》陶繪畫,作品精美,情趣與裝飾的巧妙結合,表達出有圖騰、崇拜、觀念的含義。後來公元前200多年,道學家庄子和惠子同遊濠梁觀魚,一段精闢「魚之樂」的有趣答辨,成了千古傳頌的哲學傳話。道家的人文美學思想和閒情逸致,成了傳統文化的永恆經典,它的哲學觀念,一直影響着中華文化的美學思想。畫魚的題材深受廣大民眾的喜愛,作為吉祥題材之一,《詩經》中記載,周文王喜鑿池養鯉。孔夫子的兒子出生時,魯昭公賜鯉魚為賀禮,所以孔子兒子取名「鯉」,字「伯魚」。魚與餘諧音,配上蓮花、牡丹等植物,有「年年有餘,富貴有餘」之吉祥寓意的民諺利語。唐代李姓為帝,「李」與「鯉」同音,鯉即成為皇族象徵,因而有「鯉躍龍門」之說。「臨淵羨魚」,古意有求功名,努力向上實現遠大目標之志。因此歷代畫魚大家之成法可供參考模仿的比比皆是,信手拈來,並非難事。而鄧作列畫家潛心研習中國畫多年,又在海外生活二十多年,中西文化藝術精華,廣取博收,轉益多師,兼納並蓄,在繼承基礎上勇於探索,大膽創新,敢於突破,終有所成。就其《錦鯉》畫風格獨特性而論,背後成因有以下幾個最基本的支撐點。

由器入道,天人合一。
中西兼納,有容乃大。

孔子講「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實踐證明,在中國一切藝術創作,都無不受到倫理道德規範的影響,特別強調畫家後天學識的修養,主張「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通過學習體驗來彌補先天的不足,以使在有效繼承傳統文化的基礎上更好地去探索、創新。當我們審視感受其作品由器入道,由「形下」昇華為「形上」時,他是一個好學之人,除文化史、藝術史外,對詩詞歌賦、音樂、體育、軍事、哲學等學科情有獨鍾。由此奠基了以文化沃土作用於繪畫作品思想性藝術性相統一的品質。在中西兼容中沒有出現「無度」的變化,正如他繪畫理念之一的:「技術是一種手段,最終的目的是要推動思想。借別人手段來豐富我門的思想一樣」。如湛江博物館收藏其《樂在天地間》的畫作,把傳統的「方圓論」、「陰陽大法」的原理,集陰陽太極八卦易學的理論,擬魚比人,將天、地、人合而為一,借魚之形象,表現社會生活,人格精神,人與自然關係,生命與生存關係相溝通,以頌揚人類本性和生存狀態的哲學理念。正如畫家作品《天寶九如》、《歡天喜地》、《華堂錦繡利年豐》、《五福臨門》、《祥龍獻瑞》等作品,同樣與「樂圖」異曲同工,大膽吸收西畫豐富的色彩表現能力,構圖飽滿,層層堆疊,異彩紛呈,生機勃發,充分表現了魚群的活躍氣勢和詩情洋溢的意趣。借此寓意希望國家繁榮富強,人民安居樂業,過著美好生活的願望。這種將藝術準則和審美價值統一在共性的形象表現之中,以頌揚大自然之美,人文精神之美,哲學思想之美,構成了一種關照心靈和精神的藝術。也反映畫家本身真誠,豁達、從容、自信的創作心態,是畫家言志、抒情、表意的一種綜合過程,是畫家人品、人格真靈性的再現,以及兌現了畫家對社會應有責任的心願。斯此,實證了「任何藝術只能是特定文化的藝術」之定理。從而使人會意到畫家的作品情愫與他做人準則是多麼恰如其分的一致。詩人金雲老先生觀鄧作列《錦鯉》畫作後,情有獨鍾,有感而發,特填詞《滿江紅,觀作列畫魚有感》,詞曰:「尾拽頭搖,英姿展,風流此輩。繽紛彩,靈光神現,成群結隊。流動江河波影漫,臥棲塘池鼾聲吠。水中仙,快樂樂無邊,永安在。魚兒健,清水愛,畫面活,賢師佩。筆如椽,掃除中今迷礙。灰墨濃濃瀟灑甩,紅磷片片隨心配。創新途,老調不重彈,新潮代」。從詞中,讓我感受到,這是人們對畫家創新畫的肯定,也是畫家繪畫風格的風神所在。

返樸真如,回歸自然。
緣物寄情,禮國頌民。

與鄧作列畫家相識多年,常到他家品茶讀畫論古今,其家庭前院後,種植了不少牡丹、芍藥、梅蘭菊竹;杜娟、清蓮、松柏楓柳等各種名花草木。室內室外築池養魚,還養了幾隻可愛的小花描,其書房《樂石齋》有自撰聯云:「花鳥蟲魚玩物養性,琴棋書畫戲雅怡情。」從中我們看到他是多麼熱愛自然與崇尚自然,把老莊哲學思想的自然觀,融入了自己的每日生活之中。他常說:「觀魚賞花一是養性怡情,二是觀摹學習,通過四時的變化,以觀察動植物本性。」是的,他是這樣說也是這樣做的,以自然為師,以魚寫人,用大氣撲拙,高逸蒼穆之筆意,融西畫色彩與抽象,化它法技推我精神地融入中國畫「形神兼備」的水墨天地之中,令其幅幅作品奏出了撼人之心靈,舞之生命的華彩樂章。從中我們可以體認到繪畫多種新表現形式探索的難能可貴與可敬。

「天下思歸業大同,神州遍地沐春風。齊奔星道千秋頌,錦繡中華鯉耀東」。紀念辛亥革命一百週年而作的《九九歸一》圖,與「旭日生輝國運隆,春風和氣萬民豐。歡天喜地盈門里,笑逐顏開錦繡中」。新中國成立六十二週年而做的《笑逐顏開錦繡中》圖,以及「環球鄧性喜同根,世代昌隆感祖恩。後俊先賢酬壯志,飛天跨海躍龍門」。為炎黃鄧氏宗親聯誼總會而作的《躍龍門》圖,三幅八尺斗方巨幅錦鯉作品,一詠一寫,詩情畫意,意存筆先,畫盡意存,情景交融躍然紙上。幾十尾鯉魚,前追後逐,浩浩蕩蕩,氣吞山河,團結向心,奮發向上之氣概。正好體現出我門中華大地的時代精神。政通人和,創和諧社會,齊心協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金雲詩人曾為他另一幅畫作題詞《沁園春,觀魚》詞曰:「其勢恢宏。首尾超千,觀者吐涎。望魚群齊上,爭先恐後;波濤急湧,拍浪驚天。相互依存,自由競技,奮進同力跨玉泉。待潮長,看龍門跳躍,偉哉長川。畫圖如此多妍。筆下意,當今有聖賢。育和諧社會,風清氣爽;博大乾坤,語笑歌傳。民志昂揚,真誠伙伴,尤似心肝緊相連。十三憶,正同聲朗誦,復興詩篇。」從詩人詞意中,可以看到大家對這種以寫意的理念,來表達現實主義思想的繪畫處理手法,是理解其意並高度肯定的,這正是鄧作列畫家的錦鯉畫有時代性重要精神特徵。

老子有句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家返樸歸真,回歸自然的學說。儒家仁學,修身、敬人的成教化、助人倫思想,以及佛家禪宗吾心是佛,本性真如妙悟的禪理,是左右一切中國藝術的源泉。它啟發了中國畫家進行美的關照的自覺意識和自由想象,使它成為人的一種精神境界,一種生活的態度,一種神祕的經驗,一種靈感的啓示。說白了就是藝術既要有自然性,又要有社會性。賞讀鄧作列畫家錦鯉畫以及其它系列(如重彩荷花,沁墨山水)主題作品,讀者都能感受到他對大自然的理解、鍾愛和深邃的感受,以及對社會的責任感,所引伸出他自身對大自然之美,人文主義之美,哲學思想之美情景交融的情愫。把現實時空化為心靈時空,在虛實存無中追求時空和生命的永恆。正因為有這種愛國頌民的大胸懷,故三寸之柔毫才能在他手中寫出萬千之情懷,四方畫紙才能在他的筆底彰顯出無限的意境。心臟宇宙,意涵八方,情系民族,任性靈作畫,於性靈中發揮筆墨,於學文中培養意境,正是他藝術探索實踐,向著精神性學術性高層次的推進,並以此煥發出其燁燁光輝的藝術人生。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