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5日,正在越南訪問的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應詢就制定 「南海行為準則 」闡述中方看法,提出了 「合理預期、協商一致、排除乾擾、循序漸進 」四點主張。王毅做出表態的背景是,個別國家對形勢存在誤判,試圖將 「南海行為準則 」用作解決與中國在南海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爭議的 「特效藥 」和 「速效藥 」。這種錯誤行為已乾擾到製定準則的正常進程,影響了南海的和平與穩定。

8月5日,正在越南訪問的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應詢就制定 「南海行為準則 」闡述中方看法,提出了 「合理預期、協商一致、排除乾擾、循序漸進 」四點主張。王毅做出表態的背景是,個別國家對形勢存在誤判,試圖將 「南海行為準則 」用作解決與中國在南海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爭議的 「特效藥 」和 「速效藥 」。這種錯誤行為已乾擾到製定準則的正常進程,影響了南海的和平與穩定。

近年來,菲律賓已經成為爭奪南海主權的 「急先鋒 」。菲不但在南海頻繁挑釁,有目的地加強其軍事存在,還一再推動南海問題多邊化、國際化。在 「南海行為準則 」問題上,菲極力推動制定準則,把本國私利貼上 「東盟意志 」的標簽,以實現其借助準則來壓制中國的目的。

菲律賓的種種行為明顯違背了製定 「南海行為準則 」的初衷。 2002年中國與東盟簽署了《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其中提出, 「準則將進一步促進本地區和平與穩定,並同意在各方協商一致的基礎上,朝最終達成該目標而努力 」。從根本目標和宗旨來看,《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應致力於維護南海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作為地區組織,東盟也多次強調在南海爭議問題上不持立場,爭議應由聲索國通過和平談判解決。因此, 「南海行為準則 」並不是為了解決具體爭議而製定,不應歪曲制定準則的初衷,使其成為某些國家挑戰中國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的 「利器 」。

對待 「南海行為準則 」,個別國家動機不純,還有一些國家將準則作為解決南海問題的 「速效藥 」,一味催促達成準則。 7月,美國國務卿克裏在汶萊重申,南海航行自由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希望看到 「南海行為準則 」儘快簽署。

催促的各方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就行為準則進行磋商,必須以良好的互信為基礎。而從目前看,對話的氛圍並不樂觀。

首先,中國與東盟各國同意在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框架下探討推進 「南海行為準則 」進程,而事實證明,宣言尚未得以有效落實。菲律賓無視宣言中關於 「由直接有關的主權國家通過友好磋商和談判 」的要求,執意推動對涉及南海島嶼主權的國際仲裁。近期,菲方索性撕掉面具,單方面關閉談判磋商的大門。其次,個別國家未能與中國相向而行。近年來,中國充分尊重東盟國家推動談判行為準則的意願,對制定準則持積極、開放態度,釋放出越來越多的善意,包括將推動行為準則的磋商談判。但個別國家並沒有珍視中國的善意,反而加快挑釁步伐。在此背景下,制定準則面臨嚴峻挑戰。

更嚴重的是,如果各方不能遵守規則,即使達成了行為準則,也無法真正和長期維持南海的和平與穩定。南海仍將是 「問題之海、爭議之海 」。因此,各方需要以正確的態度來對待南海問題和 「南海行為準則 」,為直接當事方最終通過協商談判解決爭端營造良好氛圍。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