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一些地方的「空城」、「鬼城」不時出現,成為城鎮化過程中的一大隱痛。這些新區、新城,動輒規劃數十平方公里,投資更是不惜血本,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資源,結果卻打了水漂、背了債務,一個個觸目驚心的爛尾工程,成了地方發展的絆腳石、老百姓眼裡的傷心工程。

近年來,一些地方的「空城」、「鬼城」不時出現,成為城鎮化過程中的一大隱痛。這些新區、新城,動輒規劃數十平方公里,投資更是不惜血本,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資源,結果卻打了水漂、背了債務,一個個觸目驚心的爛尾工程,成了地方發展的絆腳石、老百姓眼裡的傷心工程。

「空城」是盲目造城導致的惡果。反思這類現象,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政府主導色彩濃厚,行政推動力強勁,一些官員為了建新城、上項目,使出了渾身解數,用盡了各種招數。這麼做,固然有加快發展的初衷,但一味貪大求快,不顧實際地亂鋪攤子,更重要的還在於政績衝動的作用。長期以來,在以經濟數據、經濟指標論英雄的片面政績觀和考核機制驅動下,一些地方為追求一時的增長速度、好看的經濟數字,盲目建設投資,熱衷招商引資,不管什麼項目,撿到籃子裡都是菜,甚至大搞「形象工程」、「面子工程」,那些耗資巨大的空城就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考核機制就是指揮棒。用什麼樣的指標考核政績,用什麼樣的標準衡量政績,幹部就會相應地以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政績,就會以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發展。遏制盲目造城之風,關鍵是要改革政績考核體系、轉變乾部的政績觀,把政績衝動的負效應,轉化為促進科學發展、改善民生福祉的正能量。

不久前,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強調,要改進考核方式手段,既看發展又看基礎,既看顯績又看潛績,把民生改善、社會進步、生態效益等指標和實績作為重要考核內容,再也不能簡單以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來論英雄了。這樣的改革理念,無疑是破解「GDP至上」政績衝動的治本良方,如何在實踐中真正落實、知行合一,還需要各地因地制宜,進行細緻而有效的製度創新。

有激勵機制,就得有懲罰機制。空城現象頻出的背後,是一些「三拍」幹部的不良作風與作為。他們在工程上馬時習慣於拍腦袋決策、拍胸脯蠻幹,事後就拍屁股走人,留下的爛賬卻不聞不問。造成如此嚴重的後果,卻還官照做、職照升,不用承擔任何責任。這就勢必形成「破窗效應」,讓更多幹部肆無忌憚地去追求所謂的政績,陷入盲目造城熱中而不能自拔。

因而,遏制「空城」現象,必須建立和完善問責機制,拉起決策失誤、蠻幹出事者必受追究的高壓線,才能形成強大的倒逼壓力,促使各級幹部加強科學論證、周密謀劃,自覺尊重規律、傾聽民意,從而趨利避害,把新型城鎮化之路走好走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