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三月被指急症室醫生流失嚴重的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17日晚又呈現急症室候診時間長達廿粒鐘紀錄,部分病人等到扯火!有病人投訴指17日晚一度有逾百市民逼爆急症室,經分流後一直無法及時疏導被列為次緊急的病人,至18日早上院方列出的候診時間為14.5小時,一名撼傷後腦的六歲小童忍痛捱眼瞓苦候十小時才能縫針,一名腳痛老翁指苦等21小時才獲安排上房,等候期間需家人送餐,有病人指等候時間太離譜:「唔病都變病!」懷疑急症室醫生鬧「真空」。威院發言人指,前日至少有四名醫生當值,又強調急症室主要救急扶危,次緊急或非緊急病人可能等候較久,希望市民體諒。

今年三月被指急症室醫生流失嚴重的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17日晚又呈現急症室候診時間長達廿粒鐘紀錄,部分病人等到扯火!有病人投訴指17日晚一度有逾百 市民逼爆急症室,經分流後一直無法及時疏導被列為次緊急的病人,至18日早上院方列出的候診時間為14.5小時,一名撼傷後腦的六歲小童忍痛捱眼瞓苦候十 小時才能縫針,一名腳痛老翁指苦等21小時才獲安排上房,等候期間需家人送餐,有病人指等候時間太離譜:「唔病都變病!」懷疑急症室醫生鬧「真空」。威院 發言人指,前日至少有四名醫生當值,又強調急症室主要救急扶危,次緊急或非緊急病人可能等候較久,希望市民體諒。

撼傷後腦的六歲姓郭男童,周二晚上七時許由母親陪同到急症室求診,經分流後列為次緊急病人,醫護人員為他貼上膠布後着他們等候,詎料一等就要在急症室過夜,郭太怕錯過籌號,整夜不敢入睡,加上室內冷氣寒冷,需向救護員借四張被單禦寒,她氣憤稱,兒子當時頭痛又頭暈,她曾向救護人員請求可否提早診症,惟有人將一大疊病歷放在她面前,晦氣稱:「睇完呢啲就到你啦!」郭太又稱,當時只見到有一名醫生在忙碌,懷疑醫生人手極度短缺:「如果冇醫生出聲嘛,我哋可以返去瞓吓再出嚟!」至早上六時許,郭童才獲安排照X光及縫針,至十時許才離開醫院。

等得最久的盧伯,因腳部舊患感到痛楚,周二中午12時到急症室,由早到晚苦等21小時後,至隔日早上九時許始獲安排入院留醫,期間家人專程到急症室為他送三餐醫肚。18日早上八時許再到急症室視察,發現仍有廿多名病者在等候,而在電子籌號顯示系統上,顯示等候時間長達十四小時三十七分,但當時籌號人數只有13人,有病人指分流後要馬拉松式等候,擺明是醫院要「逼走」被認為病情較輕的市民,但市民覺得需要才用公院急症室,不應被剝奪權利。

威院發言人回應指,日前急症室人手情況正常,至少有四名醫生當值,全日約三百至四百名患者求診,求診數字未算多,而急症室設有分流制度,按病情輕重緩急分為危殆、危急、緊急、次緊急及非緊急五個類別,確保需要緊急服務的病人獲得優先和及時治理。發言人又指,近年由於病人老齡化及醫療化驗程序多樣化,部分病情較嚴重的病人個案處理需時較長,被分流為次緊急或非緊急的病人可能需等候較久,希望市民體諒,建議病情輕微的病人可考慮到門診或私家醫生求診。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