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年大吉喜氣揚 鴻運當頭好運來

爆竹聲中一歲除,即將進入農曆馬年,本報為慶祝新年,特意製作馬文化專題,與讀者共歡新故歲,迎送一宵中。沒有馬,中國文化會失色不少。

爆竹聲中一歲除,即將進入農曆馬年,本報為慶祝新年,特意製作馬文化專題,與讀者共歡新故歲,迎送一宵中。

沒有馬,中國文化會失色不少。

歌賦、政治經濟、交通運輸、農業發展、血緣姓氏,翻開中國的歷史,或許會發現,馬與古人有著諸多瓜葛。如果沒有馬,中國五千年的文明或許就會黯淡少許。

崇拜
如果從考古角度入手,中國無疑是世界上養馬歷史最為悠久的國家之一,早在夏朝時,當時的人們就已經開始飼養和訓練馬匹了。一個顯見的例子,莫過於公元前2600至2000年的章丘龍山文化城子崖遺址中,曾出土過大量的與馬有關的動物遺跡。

有史學家考證,古人除了崇拜龍圖騰外,對於馬圖騰也非常崇拜,甚至將龍與馬並列,在《周禮•夏官•廋人》就曾有過這樣的記載:「馬八尺以上為龍,七尺以上為騋,六尺以上為馬。」可見在古代是把身高八尺以上的好馬稱之為龍的。而這樣的崇拜,也與馬的重要性密不可分,耕種、駕車、騎乘都需要使用馬,而游牧民族放牧同樣需要馬,至於為了爭奪地盤而引發的戰爭,更是需要用到馬。

據《古今圖書集成.神異典》所記載,早在周代開始,官方就規定了祭祀馬神的制度,而且這樣的祭祀是一年四季都要舉行的:春天人們要祭祀天駟星,即馬祖;夏天則要祭祀所謂的「先牧」,也就是傳說中最早騾化的野馬之神;秋天則要祭祀馬社,也就是馬廄中的神靈;而冬天則要祭祀馬步神。

國之所重
馬對於古人到底有多重要?或許我們可以從明成祖朱棣的話語中略窺一二。明洪武三十五年十二月(朱棣篡位後,將年號改為洪武三十五年),剛剛坐上皇位的朱棣向當時的兵部尚書劉俊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今天下畜馬幾何?」堂堂一國之君,對於馬匹數量發問自然也是有道理的,在得到劉俊的答案後,朱棣不由得感慨:「古者掌兵政委之司馬。問國君之富,數馬以對。是馬於國為重。」

最為顯見的,是明朝的滅亡。明朝末年,由於人口的增加,以及軍屯土地的侵佔,使得明朝的馬匹數量驟降,雖然推行了民間代養軍馬的政策,但是效果卻並不算太好。而據史料記載,當時明朝有兩個馬匹交易基地,一個位於陝西的榆林、米脂一帶,後來由於李自成在這一帶起義而使得該交易基地被廢棄,另一個則位於東北的寬甸六堡,但是後來卻被努爾哈赤佔領。

這兩個馬匹交易基地的廢棄,徹底把明朝推向了滅亡:「明朝軍隊對內無力鎮壓起義,對外無法抵抗滿清的入侵,明朝被滅亡自然是順理成章的事情。這也從某個方面反映出了馬在中國歷史上的重要地位。」

馬與人
如果沒有馬,中國歷史又是怎樣的?

這個問題似乎很難回答,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如果沒有馬,中國傳統的文化藝術將會失色不少,至少,一定讀不到韓愈那「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的名句。其實從某種意義上說,古人對於馬和人,有一種很有趣的統一,這一點在文學藝術的審美上有著非常強烈的體現。

事實上,馬的文化蘊涵從先秦時期就已經出現了。人們從馬的奔跑速度上聯想到了時光的流逝之快,進而開始用白駒過隙這樣的詞語來比喻人生的短暫。同時,人們還喜歡用騏驥這樣的詞來形容馬,進而開始形容人才。

而在先秦之後的漢朝、魏晉以及唐朝,馬的審美文化也得到了極大的發展。比如說在漢朝,由於漢武帝對於汗血寶馬的熱愛,使得天馬成了當時的一種標志性詞語,而到了唐朝,馬受到自上而下前所未有的重視。也正因為如此,唐代帝王多好名馬,唐太宗曾為其坐騎樹碑立傳,盛世天子唐玄宗也「好大馬,御廄至四十萬」。唐代養馬乘騎之風盛及整個社會:「因此駿馬在唐代被賦予的審美意義也最具時代特點。」

馬文化尋根
若總結一下中國的歷史,可以發現,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馬是中國文化的一個很重要的根,而由此衍生出了很多文化。雖然中原大地很早就開始養馬馴馬,但是馬文化本質上的演變還是與北方的遊牧民族有著很大的關系的,幾乎每隔一段時間,游牧民族就會南下,同時帶來馬文化的濡染與融合。

另外,比如「響馬」。這個詞其實源出於山東,比如說瓦崗寨好漢就是響馬出身,響馬是什麼?就是強盜,但是為什麼要把強盜稱為響馬呢?古時候的強盜馬賊往往會在攔路的地方打劫,而這種打劫也很有講究,盜亦有道,只搶財物,很少傷人性命,而在搶劫之前,他們會提前對路人進行恐嚇威懾,這種恐嚇當然也是以不傷人性命為前提的,因此他們出動前會射出一支響箭,同時也會在馬上拴一些鈴鐺之類的東西,告訴路人,強盜來了。所以時間長了,響馬一詞也就出現了。

 

SHARE
Previous article三國四大名駒
Next article廣東鳳凰塔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