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沒有受過文化教育的農村婦女,部分女青年不甘夫權的束縛,終身不嫁,獨立謀生,從而產生了「自梳女」的特異群體。自梳女,出自廣州和周邊的南(海)、番(禺)、順(德)。過去的女子,未婚前都梳著一條長辮在背後,出嫁時由母親或者女長輩將其辮梳成髻。梳辮出嫁時,用「大良梳篦」一邊梳一邊講吉祥話:「一梳梳到尾,二梳夫妻白髮齊眉,三梳兒孫滿地。」

從前,沒有受過文化教育的農村婦女,部分女青年不甘夫權的束縛,終身不嫁,獨立謀生,從而產生了「自梳女」的特異群體。

群體來源
自梳女,出自廣州和周邊的南(海)、番(禺)、順(德)。過去的女子,未婚前都梳著一條長辮在背後,出嫁時由母親或者女長輩將其辮梳成髻。梳辮出嫁時,用「大良梳篦」一邊梳一邊講吉祥話:「一梳梳到尾,二梳夫妻白髮齊眉,三梳兒孫滿地。」立志不嫁則履行一定的儀式,女子要在姑婆屋內向觀音拜祭發誓,香燭、佳餚、檸檬葉煲水沐浴,還擺設宴客,自梳終身不嫁。廣州十三行一度輝煌,成為通商口岸,另開闢「海上絲綢之路」,刺激了當時的蠶桑業大發展。繅絲織造需要大量女工,工資待遇很高。一些農村女子怕嫁錯郎和家庭暴力,粵語民謠有得唱「雞公仔,尾彎彎,做人新抱甚艱難,早早起身都話晏……」不少農村女青年外出獨立謀生,相繼開始產生了「梳起唔嫁人」的習俗現象。

封建習俗
自梳女一旦長辮梳起,不得反悔,日後如有不軌行為,為鄉黨(封建社會鄉村狐群狗黨話事人)所不容,會遭到毒打。自梳後可走出深閨,外出耕作、經商或打工。自梳女最慘死無地方,不得在娘家終老,必須離開村莊。
另一種叫做買門口,找一死去的男人,做死者名義上的老婆,但要給婆家一筆錢,將來可老死夫家。
又有一種不落家,有的自己出錢給丈夫納妾侍。自避免和丈夫同居。三朝回門就不回夫家,但在夫家仍
是主婦名分。夫家有什麼紅白事,必須親自回去盡禮數。
本人有病快逝時,同樣可返回夫家待終。彌留期間一切醫藥費、膳食費及善後費,均由女方自付。夫家要以主婦之禮儀進行辦喪。身後金銀珠寶遺產一律歸妾侍或庶出子女。

各奔前程
明治維新時期,日本曾派人到江蘇、浙江偷竊我國的養蠶技術,把生絲和化纖來個傾銷,珠三角蠶桑生產逐年衰落,繅絲廠紛紛倒閉。繅絲自梳女相繼失業,成群結隊,各奔前程,大多跑到南洋群島各國去打工。鶴山坡山、維墩的自梳女都是在家中種桑養繅絲糊口。受珠三角去南洋風潮的影響,也隨之去安南,但隊伍規模很小,充其量不超一百人。我有一遠親呂新愛也是到堤岸做過「媽姐」,1948年回鄉住過半年,之後又出香港,在港終老。坡山、維墩的自梳女外出都是打私家工居多。
玉橋舊屋易大妹(化名)梳起不嫁,是我母親的姐妹,我見過,她算比較幸運的一個。她不懂法文,但懂日常法語,為一法國橡膠園主當「媽姐」。抗戰勝利後,李石朋先生的「大中華」輪船恢復航行於西貢至香港。易大妹轉行做水客,她很講信用,幫人帶錢帶物,收取一點「勞務費」,自己還搞點私幫,帶回點貨物回香港出售,在香港養老歸終。據說骨灰在大雁山安葬。

晚景淒涼
聽老人說自梳女順德均安最多,她們在南洋打工,有人四十多歲前還寄錢給父母,供弟妹讀書。晚年回國用大藤籮載足家庭所須物資留給弟弟(父母已過世,小妹已出嫁),弟弟夫婦和侄兒皆大歡喜。但自梳女在家每日開支費用,三幾年後,床頭金盡,弟婦和侄兒自然會給臉色你看。南、番、順的自梳女和鶴山的自梳女習俗也有很大的差別,她們的封建色彩濃很多。鶴山不嫁人,可在家,可出外找工,自食其力,積蓄防老,只是不許在娘家過身。順德有姑婆屋,已講絕了,不嫁當姑婆。鶴山沒有姑婆屋,只有女屋,住女屋沒有規定不許嫁人。以前父母教育兒女,過到南、番、順,見到適齡結婚之少女到六七十歲阿婆,你千萬不要稱呼她們阿嫂或阿嬸,要一律叫表姑。假如她們是梳起的,你叫她阿嬸,有教養的會對你一笑置之,無知識的就會反感:「啋」過你,發雞盲咩!
到了南洋打工的女傭,一般有兩種稱謂:「使媽」和「媽姐」,「使媽」類似今天的「菲傭」,在雇主家什麼最低下的活都去做。「媽姐」即大管家,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知書識禮。她們在南洋的衣著,「使媽」和「媽姐」都有分別:南洋一年四季都是夏天,「使媽」短袖唐裝白上衣,滾藍色布邊,穿黑長襖;「媽姐」穿著一樣,但不滾藍邊,要滾花布邊。打扮不能喧賓奪主,不能超越太太小姐。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