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的人在古代被稱為伶人,地位比較低下,不受人們待見。但是,在後唐莊宗李存勖時期,廣大演職人員過著幸福快樂為所欲為的生活,可以說是娛樂圈人士的黃金時代。李存勖自幼喜愛音律,愛看伶人演戲。即位以後,常常面塗粉墨,穿上戲裝,親自登臺表演,也不理朝政了,並自取藝名為「李天下」。

娛樂圈的人在古代被稱為伶人,地位比較低下,不受人們待見。但是,在後唐莊宗李存勖時期,廣大演職人員過著幸福快樂為所欲為的生活,可以說是娛樂圈人士的黃金時代。

李存勖自幼喜愛音律,愛看伶人演戲。即位以後,常常面塗粉墨,穿上戲裝,親自登臺表演,也不理朝政了,並自取藝名為「李天下」。他對待伶人的好真是沒得說,他們不但好吃好喝,待遇優厚,而且與皇帝稱兄道弟,還可以青雲直上當官做老爺。

李存勖一個寵愛的伶人周匝被後樑朱溫的人抓獲了,後來,李存勖滅掉後樑進入了汴州,把周匝解救了出來。周匝拜于馬前,李存勖見了他非常高興,馬上賜給他黃金與布帛,犒勞他的辛苦。周匝回答說:「我身陷仇敵之中,能夠不死而活著回來,是陳俊、讎德源的功勞啊。希望用兩個州來報答這兩個人。」陳俊、讎德源都是後樑的優伶,與周匝是同行。李存勖都答應下來,決定任用為刺史。大將郭崇韜勸諫說:「與陛下共同作戰奪取天下的人,都是傑出的忠誠勇敢之人。現在大功剛剛告成,一個人都還來不及封賞,卻首先任用伶人為刺史,這樣恐怕會失去天下民心。」於是,任命沒有得到執行。過了一年,伶人周匝多次在莊宗面前請求,莊宗對郭崇韜說:「我已經答應周匝了,你讓我見到這兩人時很慚愧。你的話雖然公正,但你應當為我委屈心意來執行這件事。」最終,任用陳俊為景州刺史,讎德源為憲州刺史。

李存勖對伶人們的寵信由此可見一斑。

李存勖皇后劉玉娘

李存勖還用伶人做耳目,充當特務,讓他們借全國巡迴演出之際,去刺探群臣的言行。當官職有了空缺的時候,他常常置身經百戰的將士于不顧,封身無寸功的伶人當刺史。此外,李存勖還下令召集在各地的原唐宮太監,把他們作為心腹,擔任官中執事和諸鎮的監軍。由於李存勖的寵信,伶人們真是揚眉吐氣,整天昂首挺胸出入宮廷內外,傲視、戲弄朝臣。眾人氣憤之余又不敢向李存勖告狀,有的甚至反過來巴結伶人,以保求富貴,四鎮的節度使們也爭相重金行賄。

伶人中為害最深的就是景進,李存勖想知道宮外之事就問景進。景進由此大進讒言,干預朝政,文武大臣對他都很畏懼。同時,伶人又與貪官污吏相互勾結,魚肉百姓,搜刮民財,使朝廷日益腐敗。伶人還陷害忠臣良將,將領們常常受到伶人宦官的監視、侮辱;一個人要進入後唐的朝廷必須經伶人點頭,他們只認金銀,不認詩書,由此,讀書人也斷了進身之路。同時,李存勖又經常派伶人、宦官強搶民女入宮,有一次,竟搶了駐守魏州將士們的妻女一千多人,搞得眾叛親離,怨聲四起…

李存勖用人不當,直接將自己推上了滅亡之路,並且最終也死在他最為親近的伶人之手。西元926年,李存勖聽信讒言,冤殺了大將郭崇韜。另一大將李嗣源也險遭殺害。3月,李嗣源在滿懷怨恨的將士們的擁戴下,宣佈自立為帝,進兵洛陽。李存勖這時候才想起軍隊的重要性,連忙率軍反擊李嗣源,結果可想而知,路沒走一半,士兵們就逃走了一半。沒辦法,李存勖只好回到洛陽準備據城固守。不過,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這時候李存勖一手提拔為指揮使的伶人郭從謙看出皇帝已窮途末路,就趁他吃早飯時發動政變,帶著叛亂的士兵亂殺亂砍,火燒宮門,趁火勢殺入宮內,並在混亂中射死了帶領侍衛前來抵抗的李存勖。

李存勖死了,後唐娛樂圈的黃金時代也就結束了。歐陽修在《伶官傳序》中這樣評價後唐莊宗的最後時刻——「數十伶人困之,而身死國滅,為天下笑」。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