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視不獲續牌,全香港的傳媒都要找「亞視之寶」鮑起靜講幾句,就連無線《新聞透視》也要訪問她,這亦是她首次接受無線訪問。

亞視不獲續牌,全香港的傳媒都要找「亞視之寶」鮑起靜講幾句,就連無線《新聞透視》也要訪問她,這亦是她首次接受無線訪問,也幾諷刺!節目中,睇開亞視的阿伯直言最能代表亞視的人就是鮑姐,「你話亞視捧紅她也好,她帶旺亞視也好,她是位好演員。」鏡頭前,鮑姐數度黯然淚下,亦坦言會陪亞視度過最後時光,有情有義。

1980年加入麗的電視(亞視前身),66歲的鮑姐為這間公司效力了33年,三年前才離開。問鮑姐:「應該有很多人問過你為何在亞視做這麼多年吧?」她笑了笑,點點頭。其實,要說她與亞視的淵源,得先從她與「長鳳新」(長城、鳳凰及新聯)電影公司的淵源講起。故事是這樣的:出生於演藝世家,亡父鮑方是著名「左派」影星,在「鳳凰」一做便是30載,鮑起靜中學畢業後便考入長城藝員訓練班,畢業後亦效力於「長城」。「那時生活艱苦,但裡面的人好似一家人,無分彼此,連花旦都要擔擔抬抬,如果沒有一股熱誠,怎捱得下去?」

去到亞視,她又有那種「自強不息」、「無私奉獻」的感覺。「收視不好,錢又少,沒有一樣東西能跟別的電視台(無線)比,就像當年的『長鳳新』無法跟邵氏比一樣,但那裡的人很可愛,我特別欣賞那些在低層仍默默耕耘的人,志氣會高一點,就算幾沒人睇,所有台前幕後的同事都搏命去做,這種精神是會讓你感動的。」

除了有感動人的精神,亞視其實也爭氣過。正如鮑姐拍的第一套劇《大地恩情》,當年收視高到令無線腰斬杜琪峯、王家衛有份編導的劇集《輪流傳》。「那是亞視最輝煌的時期。」她驕傲地說。也正因為一個好開頭,她便堅持至今。「其實在哪裡工作都一樣,跳槽的目的無非是看能不能多得到些名利,而我選擇平淡、幸福,覺得這裡已很好了。」

33年,有最好的時光,自然也有最壞的時光。鮑姐說,她在亞視最難捱是林百欣入主亞視的時候。「當時一大批無線的人進入,舊亞視的人被取消節目、沒工開、減人工,希望你自然流失,但我啊、夏春秋啊這班老演員就是不走,因為實在太熱愛這份工作,所以公司這樣對我們,也不要緊,我們給自己機會,看看有沒有人會欣賞自己。」

結果,他們的默默付出,大家看在眼內。「一開始,別人會問,一集戲你做不做?客串你做不做?做,而且無論做甚麼角色,我們都全情投入,後來就算新來的導演,跟我們合作後,都會再用我們。所以,我經常跟年輕人說,今日你對公司有很多不滿,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公司看到你怨氣沖天,覺得你不會做很久,又怎麼會給你機會?」時至今日,鮑姐仍會站在亞視立場,為亞視着想,所以,你看到她為亞視哭,為舊同事奔波。她從不埋怨亞視,只怨王征一人。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