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在「創新、開拓、真摯、感動」四大原則下,呈現港台對峙、大陸退卻、星馬疲軟、女聲優勢、主流強勢、新面孔少等趨勢。蔡依林入圍9項領先,應是本屆四大原則「創新」的最大代表,卻美中不足無緣女歌手,也是史上罕見。

第26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在「創新、開拓、真摯、感動」四大原則下,呈現港台對峙、大陸退卻、星馬疲軟、女聲優勢、主流強勢、新面孔少等趨勢。

在周杰倫等「千禧世代」崛起之前,台灣歌壇瘋港味,港台對抗持續多年,直到星馬與大陸勢力逐漸成熟才改觀。上屆大陸雙李帶來入圍共10項的「中國威脅」,但新人王李榮浩的新作,只有「喜劇之王」一曲入圍最佳作詞、作曲人,評審未見他的創新。

去年歌王、后全外落星馬,現任歌王林俊傑的「新地球」全軍覆沒,只靠為陳奕迅作嫁的「你給我聽好」入圍2項。據評審總召伍思凱說,林俊傑在評審討論中「不常被提起」,因為「太平均,沒有突顯之作」,同樣的評語出現在孫燕姿入圍2項的「克卜勒」,結果令人訝異。

第24屆的歌王蕭敬騰在評審眼中「製作物統一性不足,似乎無人可駕馭他」,打臉他親自操刀製作的自信,符合當時不少樂評的意見。

陳奕迅、莫文蔚與張學友是香港勢力的主幹,但「歌神」是吊車尾擠上「歌王」候選榜,他充滿戲劇張力的唱法,有人認為「現在聽來有壓力」,也有人護航「深情演唱方式在任何時代都該被肯定」,因此他到第3輪時以些微差距將周杰倫擠出名單,但似乎也預告最後可能是「入圍即肯定」。

相較之下,女歌手因表現更突破、更有個性,無懸念第一輪就產生入圍者,但蔡依林入圍9項領先,應是本屆四大原則「創新」的最大代表,卻美中不足無緣女歌手,也是史上罕見,儘管伍思凱盛讚:「Jolin能唱又能跳,達到藝術家水準,是我心中的遺憾,但在強調唱功的投票機制下,相對做出這樣的選擇。」

相較於前兩年有較多的新團、新人、新樂風出現,本屆主流大牌瓜分獎項,不見意外闖入金曲戰場的地下或非主流音樂人,「創新」與「開拓」的力道似乎不如「真摯」與「感動」。

新世代中,徐佳瑩「尋人啟事」被伍思凱稱讚「大躍進,不是你認識的她,這是一個歌手最大的躍進」,入圍多項,也是唯一擠進國語專輯項的新生代。

年度歌曲的標準在於社會影響度、流行度、詞的深度、演唱順暢度等,但5首入圍歌都侷限某些年齡層或族群,學運之歌「島嶼天光」將挑戰完成去年「入陣曲」功敗垂成的社運歌革命成功使命。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