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聖公會榮休大主教鄺廣傑接受新華社專訪時慨嘆,香港有些人欠缺聆聽別人的耐性,人與人之間沒有了彼此尊重。現在不僅是說祖國的好話會被罵,而且是說什麼都會被罵。鄺廣傑指出,基本法保障了香港回歸祖國後港人生活方式不變,但港人往往把焦點放在「一國兩制」中的「兩制」之上,忽略了「一國」的重要性。基本法很寬鬆,香港自由度很高。因為自由度高就被人強調了「兩制」,不記得「一國」,以為「兩制」可以淩駕於「一國」。

香港聖公會榮休大主教鄺廣傑接受新華社專訪時慨嘆,香港有些人欠缺聆聽別人的耐性,人與人之間沒有了彼此尊重。現在不僅是說祖國的好話會被罵,而且是說什麼都會被罵。鄺廣傑指出,基本法保障了香港回歸祖國後港人生活方式不變,但港人往往把焦點放在「一國兩制」中的「兩制」之上,忽略了「一國」的重要性。基本法很寬鬆,香港自由度很高。因為自由度高就被人強調了「兩制」,不記得「一國」,以為「兩制」可以淩駕於「一國」。談到現時政制發展的爭論,他認為,爭論是源於現今社會跟過去的處事方法不同。以現在的人一開始就擺明界限,「你是黑的,我是白的」,難以正常地進行討論。對於現今香港一些年輕人熱衷於激烈的街頭運動,例如佔中參與者以年輕人為主,是關係到整體教育問題。他又認為,社會上要加強歸屬感,加強人對人尊重,加強對人性的重視。推行國民教育同樣重要,在學校增加中國歷史教育,有助年輕人增強對國家、民族的歸屬感。對於香港社會的未來發展,他相信大家都希望向前走,希望看見前路。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