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麗君去世20年了,全球歌迷正在以各種方式,紀念他們心目中永遠的偶像。5月8日就有兩岸三地及海外600多名歌迷,齊聚鄧麗君長眠之地臺灣金寶山筠園,追思這位巨星,祭拜前還一起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你怎麼說》。

鄧麗君去世20年了,全球歌迷正在以各種方式,紀念他們心目中永遠的偶像。5月8日就有兩岸三地及海外600多名歌迷,齊聚鄧麗君長眠之地臺灣金寶山筠園,追思這位巨星,祭拜前還一起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你怎麼說》。11日,一場紀念她的演唱會也將在臺北小巨蛋體育場舉行,演唱會亮點,將是利用立體投影技術「復活」鄧麗君。在海峽對岸,鄧麗君生前好友林青霞說「我從來沒覺得她離開了」;海峽這邊,《人民日報》則撰文稱,鄧麗君留下的一切痕跡,「都已成為文化資產」。

「有華人之處皆有鄧麗君」,對她的珍愛程度不隨歲月流逝而衰減。上世紀80年代初鄧麗君歌曲進入大陸,最初是被當作「洗腦歌」來理解和防備的。解禁後大陸媒體披露的若干史實,證明鄧麗君的歌聲曾經負載許多政治資訊,運用於前線廣播,也確實產生了類似「心戰」的效果。但彼時此岸對於鄧麗君歌曲最大的「心魔」,在於她的演唱方式,所謂「靡靡之音」。如今在豆瓣上被廣大文藝青年嘲笑,出版於1982年的《怎樣鑒別黃色歌曲》一書,就以《何日君再來》、《夜來香》作為反面教材,批評「演唱者的情緒就是低沉輕逗、唉聲歎氣,有氣無力,上氣不接下氣」,「打著愛情的幌子,把愛情庸俗化」,總而言之,「靡靡之音沒有生命力,壽命是不會長久的」。

鄧麗君在此岸的走紅難脫時代的大背景,長期的性別差異被抹殺,鄧麗君的出現也不啻為女人味回歸的助推劑。「靡靡之音」不僅一直活到了今天,上氣不接下氣,成了城鄉各處K T V裡業餘演唱的唱法標配,把愛情庸俗得不能再庸俗的《愛情買賣》,甚至成為吟詠愛情的流行範本。老一代人把鄧麗君灌進MP3,當作飯後百步走的背景音樂;年輕人在晚輩女歌手(如王菲和張靚穎)的致敬中聆聽偶像的偶像,鄧麗君得以借曲還魂。如果說,精神資源匱乏年代,被窩裡的短波收音機成為許多人心靈的慰藉,這尚可以理解,今日人們的選擇無數,為什麼大家還在愛鄧麗君?

鄧麗君被人所喜愛並且有望一直被吟詠下去的那一部分是什麼呢?是「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是「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向著詩經與唐詩宋詞之河,逆流而上,回溯上千年,珠圓玉潤,吐氣如蘭。當橫亙於人與人之間的意識形態之巔不再,唯有音樂和嗓音的質地得以永恆,好像鄧麗君在麥克風前娓娓唱出的那句:「任時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