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夏,我有幸在西雅图结识了著名旅美书画篆刻家邓作列先生。几次接触邓先生的睿智谦和,儒雅不俗的气质风度,及其大量的艺术作品,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乙未夏,我有幸在西雅图结识了著名旅美书画篆刻家邓作列先生。几次接触邓先生的睿智谦和,儒雅不俗的气质风度,及其大量的艺术作品,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我第一次造访乐雅斋书画廊时,先是被满室邓作列先生的艺术作品所吸引、震撼。工笔、写意、兼工带写,中西溶合的山水、花鸟、人物无所不包,从技法上论,传统功夫扎实。工笔之勾勒,矾染,施色到位;写意之皱、擦、点、染若隐若现,笔墨含蓄,有佛家的空而灵,虚而妙之意境;其泼墨泼彩、积水积墨、破墨破色、求道家的有无中之大象无形,浑厚朴茂,自然天成。其作品无论丈余巨作,还是激兴小品,皆有感而发,给人以凝固的音乐之感,又有坚实的建筑之意,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朴面而来,件件作品蕴含着哲学、美学、民族精神,似深入浅出的文章,将画家的思想感情藏于作品中,意味深远,耐人品读。
在赏读作列先生的作品集时,会读到国内名家赏评,更有作列先生有感而发的文章,表达感情的诗词,作列先生之文笔亦独具匠心,再赏其印章作品,其章法、刀法直追古人,而其肖形印,则另有生面,精准的几刀,或冲或切,或阴或阳,于方寸之间刻出的是大千世界的一个点面,煞是传神。

再细赏作列先生书画作品,另有心意。看似不按正规「出牌」,实则用笔结体无不源于古法,如作列先生的隶书,以晋之《爨宝子碑》为根,熔篆《散氏盘》,汉《张迁碑》及《泰山径石谷金刚经碑》修正之本,自成风格。用作列先生的话说,他重临帖更重读帖,有如同古人对话,批判的汲取,而非依样画葫芦,才能自成面目。作列先生主张,作画者,先有出处,形神兼备,有法可依,之后是齐白石前辈的「似与不似之间」,所言是也。

邓先生热情好客,品茗论道,不觉过去了几个小时,且常来客访,我告辞。

又拜访时,我带了几件作品,请邓先生点评。作列先生仔细看了之后,他从做人谈起,谈艺术,讲画画史,论谈美学、文学、哲学,谈儒、道、释。作列先生的观点是,书法是综合文化学养的表现。祗临习碑帖,不问其他的写字为小道;不知碑帖,只能写字,是不道;唯将深厚的学识融于书法中,且能知法,不拘法而得法,有法,更以无法为法,为自法的探索是书法、大道。赏读作列先生在报刊题写刊头、报名,题画诗文,多以隶书面世,独特的是,源自《爨宝子碑》又脱于斯,以篆书折钗骨法,又拟草书大意而为,有人赞之为「邓宝子」。

在我们聊天间,不时来求教者,年龄不一,国籍不一,有带习作的,作列先生看后,先说自己的观点,不时的也出「方子」建议读那些书,读进去,冲出来。他的说法是,拔法谁都能学到,学进去,能冲出来是不容易的。他以授之以渔,而非授之以鱼的作为,使前来求教者受益,尽管如此,作列先生仍低调、谦和包容,不张扬。他说,我就是我,张扬了,作品就燥,佛家讲修,道家讲悟,儒家倡学而时习之,不可半瓶子。屈子「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求索。」当记之,行之。

作列先生勤奋,是一位高产的艺术家,不论巨幅,小品,书法篆刻,诗文,尽以精到技法,又不计手段,借景,借物,舒情,言志,述说,和谐,美好,而不是无病呻吟,其精妙技法,完全服务于其有感而发,在用心的讲解理想的故事。

邓作列先生不断的努力,取得了成绩,是成功者,华州将每年2月28日定为邓作列日。古人云: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亦无力。作列求广源以积厚水,得以流长。厚积学养,则成果自然生发。虽居海外,却不忘故乡。近闻,邓先生将于年内回国办展,必有新的轰动。祝贺之。

2015年6月30日客西雅图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