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重度霧霾 燃煤是禍首

冬天還沒過完,京津冀地區霧霾依然嚴重,儘管從政府到民間都知道天氣是次要,人為汙染排放才是核心,但因環保法令、使用現況和民眾意識等多個問題交雜糾結,短期間根本無法解決。

重霾發生後,大陸環保部連續派出督察組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督察重汙染天氣應對措施,結果卻不容樂觀。督察發現,北京市出售散煤煤質超標率為22.2%,天津市超標率為26.7%,河北省唐山、廊坊、保定、滄州4市平均超標率達37.5%。

機動車限行改善不大

「即時監測發現,重汙染條件下,燃煤汙染的累積非常快。」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柴發合說,特別是採取機動車限行、工業停產限產等應急措施後,機動車尾氣排放對大氣汙染的貢獻百分比顯著減少,但燃煤的貢獻百分比卻大幅增長,成為霧霾的主要來源。

觀測資料顯示,與燃煤排放直接相關的有機物、硫酸鹽、黑炭等物質,是PM2.5的主要組成成分,也證明瞭煤炭汙染,特別是城鄉接合部與廣大農村地區的原煤散燒,是導致近期華北地區大範圍空氣汙染的重要來源。

深受霧霾困擾的英國,能源結構調整也延續了數十年。英國用20年的時間使石油替代了20%的煤炭、用天然氣替代了30%以上的煤炭,最終使煤炭占能源結構的比例從90%下降到了30%。學者認為,結構變化背後是能源生產、消費、技術、體制深刻變革。

儘管部分地區已開始推廣潔淨型煤,與傳統散煤相較,燃燒後產生的硫化物、氮氧化物、粉塵都可大幅減少。河北計畫到2017年全省各市縣主城區及周邊農村居民用煤和農用煤全部實現潔淨型煤配送,但推廣並不容易。

決心和措施是關鍵

在河北,潔淨型煤每噸售價800多元(人民幣,下同),普通散煤才300多元。政府對型煤補貼有多有少,居民自擔費用仍高於散煤使用成本,這還不包括需要重新購置燃煤爐具的成本。不少民眾對於潔淨型煤這新玩意接受度較低,認為「貴又不好燒」,導致推動困難。「煤炭在中國一次能源中的比例還停留在近100年前世界能源結構的水準上。這種差距令人憂心忡忡,但也意味著空間和機遇。」社科院研究生院國際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黃曉勇說,「APEC藍」或「閱兵藍」的常態化可以通過努力實現,關鍵在於決心和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