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遊藝海 墨鑄情韻 — 賞讀王榮寶書法家作品有感

428

wang_calligraphy_1中國是一個有著五千多年文明史的古國,五千多年時間所產生宏富的文化底蘊,在世界文明史上卓然別幟,佔有很突出的地位。書畫藝術更是淵源流長,蘊籍雋永,韻味無窮,成為人類文化寶庫的一顆明珠,放射出璀璨奪目的光采。

書法藝術是一種以恢宏的老莊哲學為底蘊,在筆飛墨舞的黑白世界裡充滿了詩的境界,是中國藝術的主旋律和魂,難怪有人說,書法是國粹中的國粹,是文化核心的核心。前段時間回國參加廣州第六屆世界華人文化藝術節時,看廣東省僑聯主席王榮寶書法家在書畫筆會時開筆一就書成的作品,以及近期轉發過來的大量書法作品。賞讀後,你會一種感動在心底湧現,它仿佛是在輕輕呼喚著你善良的靈性,並挾帶著你步入一個延續不斷的生命禮贊中去,這種讓創作思維和藝術想像,發生於心物之間之意境的作品,無不使人感到新穎、親切,從而獲得美的愉悅。這是書法家在走筆灑墨中抒發出的一種自然與心靈的沉醉之樂,在筆歌墨舞中流淌出的情思,是書法家言志、抒情、表意的一種綜合過程,是書法家人品、人格真靈性的再現。作品凝重而有法道,渾厚大氣如力士扛鼎,節奏中筆氣、墨氣、逸氣、文氣,氣氣相通,力與氣之間產生的美,韻自生動。這正是書法家書風的風神所在,「硯邊悟道參藝禪,功夫深處定天然。」相信她下的功夫是非同尋常的,故其書作始終彌漫著一股應有的份量。

wang_calligraphy_2藝術的本質貴在真、善、美,書畫的內容不是景物的本身,人是藝術的主體,心是藝術的靈魂,藝術作品是藝術家心靈的結晶,藝術源於自然,則通心靈,本於創作,說的正是此道理。中國文字的書寫上升為一種藝術,這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探索、總結的智慧的結晶,是對世界文化藝術的一大貢獻。完整地說,書法是借助於漢字的書寫以表達作者個性審美的一種藝術,是書學以書法為物件進行理論研究的一門學科,中國書法藝術的美,是由節奏和旋律構成,它是兼有空間藝術和時間藝術特徵的特殊藝術。它的表現形式是用線條塑造節律的形象,舞蹈的基本步法或音樂的每個音階,就是書法藝術中的每個基本筆劃,基本步法或音階不同的連結方式,就是書法的結構,主宰這些連接方式是藝術家的心靈,書法的內容不是文字的本身,而是書法家的心靈的寫照。書法是生命的圖像,「書為心畫」、「書之妙道神采為上」,神采即精神世界,心是書法家的性情,它包括性格、氣質、意志、品德、學養、情感等等,沒有心靈的映射,無所謂藝術之美。藝術的境界,因人、因地、因情、因景的不同,出現種種色相,書貴本色語。幾分功力,幾分真情,幾分認識,都心平氣和地袒露在筆底,不同的精神,世界就會形成不同的書法流派或風格。中國書法學習講究師承關係,歷代傑出的書法家層出不窮,優秀書法作品比比皆是,為後人學習書法留下了巨集富的資料,也在精神上陶冶了我們偉大的民族。

中國書法藝術是哲學的藝術,這表明哲學對書法藝術本身和美學品格的形成起到了關鍵的作用,書法與其說是在寫字,毋寧說是在寫人的一生修養。賞讀榮寶書法家的作品,我們不難發現,在個人審美定勢的諧調下,內心形象的顯露與經典實績之間的對應,正是其美感趣味具有堅實背景的證詞,也代表著一種綜合的才能,豐富的文學修養,多種碑帖的精研,成就了其極具個人符號式的書風景象。如《唐·王之渙詩》、《勝日放歌須東風,青春作伴好尋芳》,都有著「衡方碑」、「張遷碑」飛逸奇渾,分行疏宕,古厚含蓄,典雅樸茂,古拙天然的漢隸書風。如《習近平總書記講話》、《毛澤東詞卜運算元詠梅》,有著「散代盤」、「石鼓文」結體寬博,茂密質樸,渾古含蓄的特點。又如《毛澤東詞清平樂·會昌》、《習近平總書記談話》、《毛澤東詞·黃鶴樓》寫法上有著「候寫盟書」的書寫特點,下筆粗重,收筆尖細,形成釘頭鼠尾的「蝌蚪字」,幾幅作品,筆劃渾厚勁健,結字疏密得當,章法錯落有致,頗得自然之趣。如作品《悟佛》兩字,不激不厲,肅括宏深,質厚茂密,高古脫塵,有著「泰山金剛經」一樣神韻超絕。《富貴吉祥》等作品,把治印、書法融為一體,文字書寫之美與雕塑、繪畫之美有機結合在一起,有著漢磚渾厚大氣之神韻。書法審美大體有兩種,一是雄健古樸,二是華麗秀雅。綜觀榮寶書法家之作品它有一種野鶴閑鷗,飄飄欲仙的野逸氣,典雅中繞著古意的文氣,奔放中沉雄樸茂的渾氣,老莊·禪宗思想中高古超塵的清氣,氣氣相通,凝重而有法道,交織在其作品的天地裡,充分體現出中國書法力與氣之美,學養與品德之美的最高藝術旨趣。

wang_calligraphy_3老莊哲學思想觀念,啟發了中國藝術家進行美的關照的自覺意識的自由想像,成為中國書畫藝術意境與意象造形以暢達為目的的哲學依據。儒家對於道德意義的強調,又影響著中國書畫藝術「成教化,助人倫」的部份功能,同時使中國書畫藝術沒有走向單純感官愉悅的極端,而著意於追求善的境界和美的境界的一致。禪宗對於自覺妙悟的強調,又與中國的藝術家一再強調的自由抒發與讀書、修養、文思、人品構成了自覺與認知的統一觀,正是這種道、儒、釋等哲學思想的影響,使作為哲學藝術的中國書畫,成為人的一種精神境界,一種生活態度,一種神秘的經驗,一種靈感的啟示,一種體驗的心境。總觀榮寶書法家的書作,有一特點就是常選一些經典名句或國家領導人的一些政策性的談話、講話、詩詞,用書法這種藝術形式表現出來,,寓教於藝術之中,這也是她的書作有著時代性的重要特徵,書家妙悟性空,才情勤奮,創造了令人感動的作品,從而詮釋了自身對自然之美,人文思想之美的情景交融,作品再次令人信服地證明了中國書法藝術無以倫比的生命力與美麗。

中國書畫對境界和筆墨的幾近苛刻的要求,讓藝術家必須經歷過超技法層面的錘煉。優秀的藝術家,不僅要有高超的技巧,還要具備豐富的學養、情操。書如其人,流連榮寶之書作,觀者可切身感受其人生曆煉所積累的學問、情感以及詩畫印「書外功夫」修養之諸般表露印跡,她是一個思想豐富,才華橫溢的書法家,早年上山下鄉當知青,後畢業於廣東暨南大學,現為中國僑聯副主席、廣東省僑聯主席,繁忙的行政工作之餘,仍堅持學習與創作,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書畫展,多次獲獎並收入各種書畫集中,多幅作品被團體、個人收藏。

翰墨從心,丹青寄懷。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欲艱辛。此番成績,來之不易,「文無定法,藝無定法」,是技達高標的突破理論,心藏宇宙,意涵八方,任性靈於書寫,於性靈中發揮筆墨,於學文中培養意境,憑著對書法藝術忠誠與執著,堅毅與努力,她的書作將邁向更高境界,並以此煥發出其燁燁光輝的藝術人生。

2016年春鄧作列書於西城樂雅齋

 

作者:鄧作列(中國華僑國際文化交流促進會理事、廣東省僑聯會榮譽委員、僑青委常委、廣州市僑聯會顧問、美國華盛頓州美中經濟文化發展促進會原會長、美國華盛頓州中國統一促進會副會長、美國華盛頓州中華美術家協會原會長、廣東順德清暉園印社名譽社長、天津商業大學藝術學院客座教授、美國西雅圖樂雅齋藝術中心董事長、旅美書畫篆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