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孫中山教育思想

yat-sen正當國人懷「博愛」、「天下為公」及追求「自由」、「平等」與「幸福」之精神者慶祝國府抗日戰爭勝利暨光復台灣七十週年與持沉重心情追思國父辭世九十年之際;且於其孫女孫穗芳博士力倡「中國人應追回孫中山思想」之時,吾等身為中國人,恭讀國父遺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即知是說,乃國家民族尚未全面獲得「自由」、「平等」與「幸福」;亦未能達成「博愛」、「天下為公」理想,國人仍須繼續努力奮鬥也。故吾人必須醒悟,徹底認識國父生前關切「振興中華,必需教育」而重視國人之教育也。惜其「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及其說「畢生學力盡瘁於斯」。確實無暇兼顧對教育本質、作用及目標作一系統性闡述,但吾人可從國父一生之革命著作及演講,則知其論述涉及此等問題者不少也。

致於「教育」二字之意義者何?從古人說﹕『教也者,乃上所行,下所效也;育也者,乃養也,養子使其善也。』概言之,教育也者,凡足以影響人類身心之活動,助人發展以適乎世進化之作用,使就之者當由之路,謂之教也;使之自然長養為其善者,謂之育也。故教育也者,不但關注知識之傳授;而且重視品德之陶範也。因世無一人能獨居自存,而是相互接觸群居動物也。是以,人之發展過程,不能不無間斷接觸諸多不同人等,參與各種殊異活動而須臾離也。

然則國父對此等問題作何是想?當我翻閱《國父全集》第二冊之時,敬知國父曾於一九二一年十二月十日在廣西省桂林市,對滇、贛、粵軍以「軍人精神教育」為題演講說明智之來源。他說;『智何自生?有其來源。約言之,厥有三種。(一),由於天生者;(二),由於力學者;(三),由於經驗者(第四八四頁)。』然則智也者何謂也?國父於同時解說﹕『智之云者,有聰明,有見識之謂,是即為智之定義』也。今換言之,此「智」乃包括聰明、見識、或知識,為人類固有者也。是以,吾人常說「人為萬物之靈」之語者,乃為人與萬物者之識別也。於是,國父乃認定以此「萬物之靈」者為人之定義也。然則,人怎得其智?可從上所引述,吾人便知國父認定人之得其智者,乃從其天生、力學、及經驗而來也。實質上,國父所說及此智之源三者,乃涉及人類發展之主因遺傳、環境及教育也,所以他說﹕『人之固有之智者乃皆盡同也。』何以說之?國父繼續說﹕『凡人之聰明,唯各因其得天之厚薄不同稍生差別,得多者為大聰明;得小者為小聰明,其為智則一,此乃天生之來源也。但後因各所受之環境及教育差異。』即如國父所說之力學及經驗不同而異也。吾人可再翻閱國父之救國三民主義,他曾於民國十三(一九二四)年三月二十三日講述民權主義第三講時,非常明顯說﹕『自人類生幾百萬年以前推到近代,從沒有見過天賦有平等的。用天生萬物來講,沒有一物是平等的。再就眼前而論,拿桌上這一瓶的花來看,此刻我手內所拿的這枝花是槐花,大概看起來以為每片葉子都是相同;每一朵花也是相同。但是,過細考察起來,或顯微鏡試驗起來,沒有那兩片葉子完全是相同;也沒有那兩朵花完全是相同的。就是一株槐樹的幾千萬片葉中,也沒有完全相同的。推到空間、時間的關係,此處地方的槐葉和彼處地方的槐葉,更是不相同的。今年所生的槐葉和去年所生的槐葉,又是不相同的。由此可見,天地間所生的東西總沒有相同的。』國父繼續又說﹕『人聰明才力有天賦的不同,所造就的結果,當然不同。』從此吾人可知,人之天賦不同也者,乃可肯定天賦其人之感官,對其人之日後身心發展欲望與意願如何,確實影響其人之生命力及造就極大也。於是國父又說﹕『人之智除天賦外,尚賴其日後之力學及經驗也。』於是國父又繼續說﹕『甲、乙二人,甲總明而不好學;乙雖不如甲聰明而好學過之,其結果乙之所得必多於甲,此則由於力學也。……。此外,亦有不由力學而由經驗得來者。……。所歷之事既多,智識遂亦增長,所謂增益其所不能者,此由經驗也。』吾人可從此得知國父之教育思想,則認定力學及工作經驗對人之發展成果極大重要;且為一主導作用。但國父並不否定天賦之才能也。國父對此則認為人之「質有智愚」及「才有全偏」。故於民權主義第三講乃將人之天賦資質及才能,列為聖、賢、才、智、平、庸、愚及劣八級。遂主張不分等級,按其人之性所近與興志,所處之空間、時間,分別授予適當之專技;並陶以愛國之心,使之人人皆能盡其才智,達成教育目標,人人受教,共同『建設真正中華民國』也。國父之教育思想,時至今日,極為正確,可謂真理永恆不易也。國人共勉之!

 

作者:袁精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