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聲援梁警官」:西雅圖主流媒體集體失聲?

349

10LIANGSUB-facebookJumbo-v4

文 | Lily Zhang

聲援梁警官的遊行活動舉行後,美國、中國的各地華文媒體爭相報道此事。然而,網絡上的西雅圖華人中卻出現另一種質疑的聲音:為何沒有看到當地的西方主流媒體對此事的報道?

 

網絡質疑:為何西雅圖主流媒體零發聲?

在未名空間站的關於西雅圖分會場和遊行隊伍的帖子中,網友SwiftDove說,「比較可氣的是當地和全國的英文媒體完全忽視這裡人的呼聲」。另一位網友立刻舉出NBC、ABC、CNN和福克斯等全美性質的大型媒體對此事的報道予以反駁。但截至目前,除同屬少數族裔媒體的Seattle Globalist和KIRO7的晚間新聞之外,仍未發現有西雅圖本地的英文「主流」媒體對西雅圖地區的活動予以報道。

在美國的政治社會中,遊行、示威、集會活動的功能意義很大程度上藉助媒體的報道而得到延展。媒體的介入可以讓人們更好瞭解一個看上去只有幾個口號和短暫演講的遊行背後人們的訴求和背景,也可以突破遊行本身的時間、空間限制,讓信息流通得更充分。對於這次聲援梁彼得的遊行活動,當地華文媒體紛紛用慷慨地用最豪放的篇幅、最搶眼的位置給予報道,而細心的網友們則發現,西雅圖當地媒體的只轉發了美聯社對紐約地區遊行的統一新聞,對西雅圖分會場的地區行動未著一詞。

網友「過海兵」稱,「西雅圖當地的主流媒體的確有意忽視,不回覆遊行組委的邀請。」微博網友Nona則提出質疑,「零報道是不是也是變相證明種族歧視?還是說只是純粹地忘了找記者來?」

 

《西雅圖時報》主編:我們未收到過採訪邀請

按照慣例,遊行集會和需要通過媒體發聲的活動會制定一份活動預告或新聞稿,發送給相關媒體,而媒體會在自己的平臺上發佈報道需求表格,或直接公佈相關記者的聯繫方式。以《西雅圖時報》(The Seattle Times)為例,讀者可以在網上找到14個板塊的所有編輯和記者的聯繫方式,也可以通過填寫聯絡表的形式與新聞中心聯繫。但覆蓋面越大、銷量越好的媒體收到的報道需求就越多,如何做出取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媒體本身的市場需求、政治立場和報道意願。因此一般情況下,活動信息和新聞稿要提前一到兩周發給媒體。

關於西方媒體是否有意忽視西雅圖地區的遊行一事,本報記者向西雅圖多家主要媒體提出了諮詢。《西雅圖時報》主編凱西·貝斯特(Kathy Best)在郵件中回覆:「我與我們的城市版編輯理查德·瓦格納(Richard Wagoner)核實過,並未受到過關於活動的任何新聞稿和採訪邀請。但我們的攝影記者艾麗卡·施赫茲(Erika Schultz)的確在上週五下午告訴過他,她聽說週六西湖公園會有一場遊行」。

貝斯特有35年的新聞工作經驗,2013年9月起擔任主編。她表示,新聞機構每天都不得不以自己有限的資源做出選擇。上週六,他們選擇讓自己的兩名可用記者去採訪華州共和黨的預選會議,這次會議標誌著華州本次政治季的開幕,也是華州第一次正式開始動蕩的政治活動。

同時,前一段時間剛報導了西雅圖地區媒體種族歧視新聞的生活類報紙《西雅圖陌生人》(The Stranger)主編克利斯托夫·福利澤爾(Christopher Frizzelle)表示,事先沒有注意到有人發過相關郵件,而《陌生人》每天都會收到幾百封活動新聞稿和報道邀請。他還稱有一名攝影師在週一下午聯繫他們,說手頭有這次活動的照片,而當他再聯繫這位攝影師時,該人稱照片已經賣給了別家媒體。福利澤爾表示,現在照片還沒有刊登出來,但等刊登之後,他會將報道鏈接到《陌生人》的網站上。

《陌生人》的另一位記者安瑟爾·赫茲(Ansel Herz)在發稿當日回覆記者,稱他事先沒有聽說過這次活動,但記錄顯示,報紙的確在活動前一天下午收到了一封相關信函。他當時正在塔可瑪採訪,而《陌生人》目前並沒有全職的新聞編輯,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沒人去採訪的原因。

赫茲曾在海地做戰地記者,目前還在關注少數族裔權利的媒體Seattle Globalist工作,SG也是西雅圖本地唯二報道了遊行的媒體之一。提到最近《陌生人》報道過的亞裔女歌手Hollis-Wong受到媒體歧視的故事,以及對各種族社群的平等報道時,赫茲說,「無論如何,包括我們在內的媒體都應承擔這份責任」。

 

活動組織:媒體聯繫不能強求

關於西雅圖分會場組織者在媒體方面的聯繫工作,主辦方媒體負責人Wendy Liu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首先高度肯定了這次活動的積極意義,她認為,重要的是讓華人站出來發聲,讓當地華僑感受到團結的力量。而對當地西方媒體並未報道一事,她表示完全理解媒體們都有自己的報道計劃,沒有報道與歧視無關。

在談到是否聯繫了當地主流媒體時,劉女士稱,他們有聯繫十家西方媒體,但具體是哪些她並不清楚。當天會場群情激昂,主辦方也沒能記錄有哪些媒體到了場。而對媒體發出的新聞稿和通知信息不是她擬的,也不是她發出去的,她的主要工作是在活動微信群中將相關工作安排給義工,關於後續並不是很清楚。劉女士認為,遊行本身已經獲得了成功,沒有必要再追究是誰做了什麼工作。「大家大部分都是義工、志願者,準備時間又短」,她在電話中說,「重要的是讓華人感受到自己是(團體中的)一員」。

據知情者透露,這次西雅圖地區的遊行活動主要是通過微信群組織、溝通的,志願者們在一個大型微信群中發言聯絡,用中英文各抒己見。另一方面,也有人認為這局限了活動組織方的參與度,一些來自大陸以外地區的在美華裔不怎麼用微信。

 

任重道遠:如何有力、有效地發聲?

長久以來,華人的文化、政治活動因政治、語言文化等諸多因素在美國主流社會處於「失聲」狀態。網友評論說,每次發生類似的事件,華文媒體鋪天蓋地的報道都像是華人的「自嗨」。西雅圖分會場的組織人Winston Lee在活動開始前接受採訪時曾表示,他們希望通過更多接觸主流媒體,讓主流社會聽到華裔的聲音。這次的事件無論是媒體聯絡上的問題、還是西媒有意忽視,都或許可以成為未來在美華人為自己發聲的一個參考。

《西雅圖時報》的貝斯特主編還補充說,他們並沒有忽視梁警官的訴訟事件,也對此事進行了連續報道,但主要關注了紐約布魯克林地區的遊行,該報道屬於全國新聞版塊。她說,「我想是因為本地遊行的信息並沒有傳遞到該版塊的編輯耳中,很不幸我們錯過了將西雅圖作為分會場之一寫入報道的機會。希望以後不會有類似的事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