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偷車賊氾濫?「自行車俠」義務幫市民找回丟失的自行車

Kayla Eychner, a property evidence crime scene specialist with the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olice Department, moves a bike in the evidence room at UWPD. The room is loaded with hundreds of bikes, many were abandoned, others were stolen. In the springtime a big sale is held and bikes that have not been claimed are sold.
Kayla Eychner, a property evidence crime scene specialist with the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olice Department, moves a bike in the evidence room at UWPD. The room is loaded with hundreds of bikes, many were abandoned, others were stolen. In the springtime a big sale is held and bikes that have not been claimed are sold.

 

偷自行車可能是最沒技術含量的犯罪了。人們把自行車在街上放好幾天,好幾周甚至好幾個月,大部分車鎖都很容易打開。更何況,偷車賊本身就有逃跑的絕佳工具。

西雅圖的確有一票忠實的腳踏車騎行者,也難怪街上的自行車越來越多。2015年,西雅圖警察局接到的自行車失竊案共有1561起,幾乎是前五年總和的兩倍。這個數字還不包括入室搶劫中丟失的自行車數量。在華大校園,去年有221輛自行車失竊,是至少五年以來的最高數字。

但偷車容易,找到被偷的車難。這需要運氣,一個帶警犬的警察,甚至一支義務的超級英雄隊伍。

 

維護自行車世界正義的義務警察

茜拉·布朗森(Sierra Bronson)的自行車在自己華玲福(Wallingford)的新公寓車庫中被偷走了,她簡直覺得受到了侵犯。偷車賊闖進車庫,切斷鋼纜鎖,偷走了她心愛的紫色自行車。布朗森報了警,做了筆錄,和房東談了加強車庫保全的問題,並把她被偷的自行車信息發到了網上。

然後就有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一個男人聯繫她,說他在OfferUp看到了一輛符合布朗森描述的自行車。他問布朗森是否願意讓他見見賣家,并強行要回被偷的車。

布朗森此時還不知道,打電話的這個人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自行車義務警察」,他們的任務就是維護這個腳踏車世界的公平正義。

布朗森很驚訝竟然有人會努力找回一輛陌生人丟失的自行車,但她接受了這個男人的建議。「反正我也沒其他能丟的了。」事後,布朗森這麼說。

這個男人來到西雅圖西城買這輛看上去就是布朗森的自行車,他發現這的確就是布朗森的車。他給賣車人下了最後通牒:要麼把車給他,要麼等著警察來把事情搞清楚。賣家最終放棄了這輛自行車。

作為一個大學生,布朗森唯一能做的就是反復感謝這個男人。她管他叫「自行車追討俠」(bike repo man),並在拿車的時候給他買了一打啤酒表示感謝。

布朗森說,「我對他的印象和他妻子對他的描述都差不多,他有點像是個尋求刺激的人,這也是他回饋社區的方式之一」。

 

「追討自行車的蜘蛛俠」

布萊恩·杭斯(Bryan Hance)是另一個「找車」運動家,他管這些義務警察叫「追討自行車的蜘蛛俠」(Bike Repo Batman)。從這個比喻出發,杭斯或許可以被叫做「追討自行車的羅賓森」。

杭斯自己開了一個非盈利的自行車目錄網站,全國人民都可以在這裡給自己的自行車註冊,并在自己的車失竊后發警報。在西雅圖,這個網站去年幫助了142個人找回自己的自行車。杭斯的網站還能幫「追討自行車的蜘蛛俠」們對比查看出售中的自行車和掛失的自行車。2015年,義務警察們偽裝成買家,幫陌生人找到了20多輛丟失的自行車。

一名「追討自行車的蜘蛛俠」接受了記者採訪,但希望匿名講述自己的愛好和故事,這樣他才能更好地繼續自己的「戰鬥」。

一些受益者根本沒意識到有這樣一群人在為自己行動。一名住在湖泊城(Lake City)的市民在自行車丟了兩個月之後接到自行車蜘蛛俠的電話,他從沒想過這輩子還能再找到自己的自行車。

 

真正的執法問題

所以,為什麼站出來解決自行車失竊問題的是義務的超級英雄、而不是警察呢?杭斯說,「我的印象是警察不在乎這種案子。現實是他們有太多其他事情要忙。他們有追蹤偷車賊的資源麼?答案通常是否定的」。

情況也在改變。西雅圖警察局重案組最近格外關注自行車偷竊案,并做了幾次高調的逮捕。去年,西市警方繳獲了352輛當做證物的自行車,還發現了另外200輛自行車,其中183輛歸還給了失主。SPD警探斯克提·巴赫(Scotty Bach)2014年加入重案組時,曾稱很明顯自行車盜竊是緊要大事,因為這和毒品氾濫有關。他說毒癮者都知道如何賺錢:只要一把斷線鉗,切斷鎖,偷個車,賣上100塊錢然後簡單修修。「這些犯罪者人數不多,但彼此牽連,都是為了海洛因和冰毒。自行車失竊是一個熱門事件,人們一直在為此事發聲,所以我們也在向此轉移注意力」。

在犯罪率較低的華大,自行車失竊已經是最嚴重的犯罪問題之一。在去年丟失的221輛自行車中,只有17輛被找回。在地下室倉庫里,華大警察局保存了250輛自行車,其中一些可能是被偷的,但大多數都是被落在校園裡的,其中一些只剩下個車架子,其他零件都被拾荒者撿走了。

 

車主的防盜意識

很多自行車車主都沒有基本的防盜措施,也沒有有效幫助警察幫他們找回車子。去年在華大丟失的221輛自行車中有4輛壓根沒說,127輛只用了一根鋼纜鎖。杭斯說,「鋼纜鎖根本沒用。你還不如用根牙線」。

目前,市面上的鎖的確都有被撬開的危險。要保護自行車,首先要找一個安全、長期的停車地。如果自行車在西雅圖市外被偷,沒有照片和序列號,警察基本不可能找到這輛車。而很多車主都無法向警方提供這兩種信息。

巴赫說,一些偷車賊會把自行車轉移出金郡,甚至遇到州外,就為了逃避警察的搜捕。複雜的防盜方式就是建立一個全國性的註冊系統,比如杭斯的自行車目錄,這些網站也給警方提供了許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