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恐怖襲擊的陰雲尚未散去,被稱為「歐洲心臟」的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不久前又遭受系列爆炸襲擊。面對難民危機,歐盟諸國應對乏力。而民粹主義和極右翼勢力借機甚囂塵上,使歐洲一體化進程面臨嚴峻挑戰。

分析人士認為,面對壓力和挑戰,歐盟或將作出一系列政策調整。

自去年開始,歐盟與成員國之間就是否應該加強內部邊境管控一直爭論不休。由於難以招架大量湧入的難民,德國、奧地利、瑞典和匈牙利等一些國家相繼加強了邊境管控甚至關閉邊境。法國在巴黎恐襲後也曾一度關閉邊境。申根協定的約束力越來越差,陷入尷尬境地。

歐盟委員會3月初提出「恢復申根體系」路線圖,要求在2016年年底前解除所有在內部邊境設置的檢查機構,恢復申根區人員正常自由流動。

歐盟認為,成員國在申根區內築起「壁壘」,即使是臨時性舉措,也違背了關於人員、貨物自由流動的基本原則,是歐洲一體化進程的倒退。

據歐盟委員會測算,如果在申根區內全面實行邊境管控,每年將給申根區各國造成50億至180億歐元的經濟損失。

然而,布魯塞爾恐怖襲擊發生後,比利時與鄰國荷蘭、法國和德國都加強了邊境管控。出於對安全狀況的擔憂,許多歐洲民眾呼籲各國政府收緊邊境管控,防止恐怖分子在申根區內流竄。

分析人士認為,在此背景之下,歐盟「恢復申根體系」的計劃恐將遭遇更多阻礙。

巴黎恐怖襲擊後,許多西歐國家就開始積極籌備通過新的國家安全立法,並加強對從中東回流的極端分子的監控。分析人士認為,布魯塞爾恐怖襲擊的發生將促使各國加快立法進程,並更加積極地參與歐盟內外的反恐合作。

歐盟成員國司法和內政部長以及來自歐盟機構的代表3月24日召開特別會議,同意進一步加強反恐合作,推動在反恐、申根區邊境檢查、槍支購買和持有等方面的立法,採取行動切斷恐怖組織的融資渠道。

值得注意的是,歐盟要求各成員國今年4月批准「乘客姓名登記」指令,並加緊落實。根據這項指令,為了預防、調查和起訴恐怖主義犯罪和嚴重犯罪的目的,各成員國可以分享民航乘客的信息。

分析人士認為,這是歐盟為加強反恐所採取的一項重要措施,在布魯塞爾遭遇恐怖襲擊的背景下,歐盟各國有望在4月份批准該項指令,並於兩年內付諸實施。

此次歐盟特別會議還建議,在充分利用技術發展成果和加強隱私保護的前提下,在安全、旅行和移民領域加強充實歐洲以及國際數據庫的信息,確保數據庫的互通性。

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安全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丹尼爾·基奧恩表示,布魯塞爾恐怖襲擊再次凸顯了歐洲各國加強信息情報合作的緊迫性。

因為擔心恐怖分子混在難民中進入歐洲,越來越多的歐盟國家不願意讓難民踏上它們的領土。布魯塞爾恐怖襲擊過後,波蘭總理希德沃隨即表示,將不再根據歐盟難民分配計劃接收難民。

由於安全形勢惡化,歐洲社會對難民的排斥情緒不斷滋長發酵。在3月中旬的德國地方選舉中,德國總理默克爾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表現不佳。輿論認為,導致這一結果的重要原因是選民對其寬鬆難民政策不滿。

在難民危機和恐怖襲擊的雙重背景下,民粹主義政黨和極右翼勢力在歐洲迅速崛起。從丹麥、荷蘭、芬蘭到法國、德國、奧地利,極右翼的影響力日益增強。布魯塞爾恐怖襲擊後,極右翼思潮再次泛濫,令歐盟與土耳其剛剛達成的難民問題合作協議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分析人士認為,歐盟此前制定的各項應對難民危機的措施收效甚微,越來越多的歐盟國家開始自掃門前雪。強大的民意壓力和民粹主義政黨的崛起或將迫使歐盟的難民政策進一步收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