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3日,廣東廣州珠江新城首家跨境直購體驗店正式試營業,母嬰用品、美膚護理、紅酒洋酒等多種商品吸引顧客前往選購。
2015年1月23日,廣東廣州珠江新城首家跨境直購體驗店正式試營業,母嬰用品、美膚護理、紅酒洋酒等多種商品吸引顧客前往選購。

3月24日,中國財政部、海關總署、國稅總局等三部委聯合宣佈,4月8日起,中國將實施跨境電子商務零售(企業對消費者,即B2C)進口稅收政策,並同步調整行郵稅政策。在此前的數月,關於跨境電商要實行稅收新政的傳聞鬧得沸沸揚揚,對於政策的各種猜想,令很多跨境電商不敢有任何投資行為,只能選擇觀望。此次跨境電商稅制新政落地,從「稅」的最基本層面確定了跨境電商的模式和地位。

 

海淘市場的稅收亂象

中國較早的跨境電商源於海淘,彼時部分在海外有資源、有人脈,並且知道如何在海外網站上購買商品,願意花時間研究海外消費攻略的人是海淘的先行者。

然而,這種C2C的跨境電商模式,服務體驗掌控度較差,缺乏監管,而且個人代購存在法律政策風險。2013年就有一位空姐因多次從韓國帶化妝品入境,通過自己的網店進行交易,最後被判走私罪獲刑三年,引起軒然大波。

除了涉嫌走私罪,逃稅也是容易被觸碰的高壓線。一位居住在加拿大多倫多,曾從事過奶粉代購業務的中國移民說,「根本不用向海關申報,個人發貨,買家承擔風險,如果被海關抽驗到,只能自認倒黴。」

隨著跨境電商市場日益擴大,2014年7月,中國海關總署出臺被業內稱作56號文、57號文的《關於跨境貿易電子商務進出境貨物、物品有關監管事宜的公告》和《關於增列海關監管方式代碼的公告》,從政策層面上承認了跨境電子商務,也同時認可了業內通行的保稅模式。

借助政策上的紅利,國內大型電商紛紛開設海淘業務。除此之外,傳統零售商、物流服務商、供應鏈分銷商也紛紛進入跨境電商市場跑馬圈地。因此,2014年普遍被看作中國跨境電商元年。

按照中國《海關法》,進出境商品分為貨物和物品兩類,分別適用不同的稅收制度。其中,進境貨物徵收進口關稅和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進境物品包括行李物品、郵遞物品和其他物品,以自用、合理數量為限,將關稅和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三稅合一,合併徵收進境物品進口稅,即通常所謂的行郵稅。目前,在實際操作中,個人自用、合理數量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是按照郵遞物品徵收行郵稅。

即便如此,依然有大量的稅收流失。據統計,2014年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和中國公民海外購物消費規模達幾千億元,而同期中國對所有行李物品、郵遞物品徵收的行郵稅不到10億元,稅收流失問題相當嚴重。

作為一個新興產業,在早期對跨境電商實行包括稅收在內的優惠政策無可厚非,但隨著中國居民海外購物消費以及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的迅猛發展,2015年中國跨境電子商務增速高達30%以上,而同期的全國進出口數據則下降7%。

據商務部統計,中國各類跨境平臺企業已超過5000家。有專家預測2016年中國跨境電子商務進出口額將達6.5萬億元,未來幾年跨境電商占中國外貿比例將提高到20%,年增速超30%。

 

稅負會增加 但影響不大

商務部的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遊客在境外消費約1.2萬億元,而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佈的《2015年(上)中國電子商務市場數據監測報告》顯示,2015年上半年中國跨境電商交易規模為2萬億元,同比增長42.8%,占中國進出口總值的17.3%。

此次公佈的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新稅制提出,將對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按照貨物徵收關稅和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將單次交易限值由行郵稅政策中的1000元(港澳臺地區為800元)提高至2000元,同時將設置個人年度交易限值為2萬元。在限值以內進口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關稅稅率暫設為0%,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取消免徵稅額,暫按法定應納稅額的70%徵收。

同時,對行郵稅政策也進行調整,將目前的4檔稅目調整為3檔,其中,稅目1主要為最惠國稅率為零的商品,稅目3主要為徵收消費稅的高檔消費品,其他商品歸入稅目2。調整後,稅目1、2、3的稅率將分別為15%、30%、60%。

這樣一來,同樣是價格在100元的化妝品,按照目前的跨境電商進口零售商品新稅制,需要繳納的稅額為100×(17%+30%)×70%=32.9元,如果按行郵稅,則適用第3檔稅目,按60%徵收,即60元,顯然按照進口貨物徵收關稅的稅負要少。

 

跨境電商行業面臨洗牌

實際上,此次稅收新政的實行,無論是政府、學者,還是業內人士,都認為有利於對行業的規範過程。

「跨境電商的優勢不應體現在稅收上,而是要體現在交易電子化所帶來的中間環節的簡化,通關流程的縮短,倉儲和物流成本的下降。」張斌認為,如果讓一個不能形成規模經濟優勢,與傳統商業模式相比僅靠稅收優惠生存的產業長期存在,這不是發展「互聯網+」和跨境電子商務的初衷,也損害了其他產業的利益。

新稅制的實行,行郵稅的提高,將讓那些小的,僅僅靠稅收差別優勢來謀生的小跨境電商和代購面臨更大的競爭壓力,而那些正規的、和海關聯網的大電商,將加快通關速度,縮短交易時間,從而提高通關效率,減少庫存。

一定程度上說,行業的競爭和門檻沒有以前高,有利於整個行業的充分競爭。未來保稅倉和保稅物流不再是少數大型電商平臺獨佔的優勢,更多的口岸、具備監管條件的監管區都可以開展保稅進口業務,這對各中小電商而言長期利好。而保稅分銷等模式都有可能得以實現。

儘管稅收新政對於非正規的跨境電商和個人代購起不到規範作用,依然會有電商平臺在灰色的道路上繼續行走。但肖欣認為,新政後,對於灰色清關的打擊會加強,灰色清關成本會大大提高。

但是,稅收新政的實施,對跨境電商來說也無異於重新洗牌的過程。成本和效率是對跨境電商最大的考驗。隨著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稅率的調整,以及行郵稅稅目的變動,專門從事某一領域的跨境電商將會依靠此前集聚的特定消費人群,增加品類,向綜合品類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