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aerial view shows damaged area of Mashiki town, Kumamoto prefecture, southern Japan,  Friday, April 15, 2016, a day after a magnitude-6.5 earthquake. The powerful earthquake struck Thursday night, knocking down houses and buckling roads. (Kyodo News via AP) JAPAN OUT, MANDATORY CREDIT

日本本月14日以來的一系列地震中,目前共有45人遇難。遇難者分佈在熊本縣的益城町及南阿蘇村等7個市町村。目前,南阿蘇村仍有8人下落不明。搜救活動仍在爭分奪秒地進行。

據悉,43名遇難者分別如下:測得地震震度7的益城町,遇難者最多,為20人;在前天的地震中,測得震度6強的南阿蘇村迄今為止共有9人遇難。除此之外,還有西原村5人,熊本市4人,嘉島町3人,八代市和禦船町各1人。

此外,據熊本縣政府消息,截至19日下午1時半,南阿蘇村共有9人失聯,熊本縣廣大地區受傷人員眾多。截至18日,共有重傷人員204人,輕傷851人,共1055人。

另一方面,在接連發生大規模地震的熊本縣等地,地震活動依然頻繁。日本氣象廳的數據顯示,在14日發生第一次地震後,震度在1以上的地震發生了600餘次。考慮到災情較重,日本防衛省計劃將參與救災的自衛隊員從2萬名增加到2.6萬名。

 

倖存者艱難應對物資短缺

熊本西南部受損的機場恢復運行,倖存者在汽車和疏散中心裡又度過了一夜,不敢回到受損的房屋中。熊本是此次受地震影響最嚴重的地區,目前仍頻頻發生餘震。

「真的很難,」一名女性對日本朝日電視臺說道,她的孩子兩個月大,蓋著毯子睡在她旁邊的地面上。

熊本地震後,超過11萬人離開家,在體育館等避難所躲避餘震及其他次生災害,因為集中避難地點人滿為患,許多人選擇在自家的車裡避難,從而引發「經濟艙症候群」。日本媒體報道,目前至少已有23人因為在車裡躲避餘震出現類似症狀被送往醫院,其中多人病情嚴重。所謂「經濟艙症候群」是指在像經濟艙一樣的狹小空間很容易造成血栓,引發呼吸困難,嚴重可能導致死亡。

據瞭解,16日淩晨熊本縣發生強烈地震後,一個20人組成的中國旅遊團被困當地一家溫泉旅館。總領館得知後,緊急和日本有關方面取得聯繫。經協調,日方用直升機將20名受困遊客救出。

約3萬救援人員在泥土和瓦礫中搜救;日本媒體報導稱,週二找到了一名失蹤者,但已沒有生命跡象。美國地質勘探局說,就能量釋放而言,最新的這場地震是14日晚那場6.5級地震的22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當天上午的非常災害對策本部會議上指出,此後災情恐將擴大,政府方面將集結全力應對,並要求大幅增派包括自衛隊在內的救援隊。安倍晉三原定16日前往九州島視察救災工作,但這一行程隨後被取消,改為在首都東京召開應災會議。

日本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山田佑一告訴記者,目前避難所裡有約20名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為災民提供一些簡單的診療服務及發放救援物資。現在人手有些緊張,但藥品充足。 山田說,他和同事15日已為240名求助者看診,災民出現的主要病症是胸悶、感冒以及地震造成的外傷,比如玻璃紮傷等。

 

專家:或為日南海海溝大地震的前兆

熊本地震從14日的前震,到16日的本震,一直接連不斷地震。日本著名私立大學立命館大學歷史都市防災研究所教授高橋學在媒體發文警告,熊本地震可能是日本南海海溝大地震的前兆。

若發生巨大海溝型地震也可能危及臺灣、沖繩、西日本和東日本的一部分。日本南海海溝從靜岡縣駿河灣延伸到四國、九州近海。2013年10月,日本大阪府曾宣佈,如果南海海溝發生巨大地震後導致海嘯,大阪府轄區內最多將有13萬人死亡。

此外,據日媒此前報道,日本名古屋大學地震火山研究中心主任山岡耕春4月5日曾警告稱,日本南海海溝地震是「一定會發生的、宿命般的巨大地震」,絕對需要應對之策。

研究已知,以日本東海地區以西的太平洋沿岸為震源的巨大地震迄今為止反復發生,最後一次是在上世紀40年代中期。山岡指出:「感覺上,下一次在舉辦東京奧運的2020年之後四五年內發生也不稀奇。」

南海海溝地震的推測受災地區內人口密集地較多,也成為一大問題。山岡表示,就算是和東日本大地震相比,包括經濟損失在內的影響也是巨大的,如不採取切實的措施,後果將「不堪設想」。

16日,日本氣象廳稱,本次地震是橫向錯動斷層型淺源地震。目前震源附近的阿蘇火山發生了小規模的噴發。不過,日本氣象廳負責人此後表示,觀測數據無異常,這是阿蘇山司空見慣的活動,與以熊本縣為中心的地震無關。

中國地震台網中心預報部主任蔣海昆介紹,從目前的文獻來看,普遍的觀點認為,只有20%-30%的地震有前震。「在一個地震序列裡,震級最大的一次地震為主震,但是如果某個地震序列仍在發生過程中,很難判斷哪次地震才是主震。」蔣海昆表示,目前還不能完全預測地震,所以很難說會到此為止,「但餘震的震級一定不會超過主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