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是心靈的慎獨,若開放在高山之巔上的雪蓮花,美麗、靜肅!在獨處的歲月流中,悄然綻放在自然界的天地間,孤寂,傲然!

寂寞著的人細數著生命漫漫的風流,歌者便從此印象于心靈的頌揚之中,寂寂的風華於無限的意境和神往中,燦燃生髮!

寂寞其實更應是一朵開放在心靈深處最美麗的花,紮根於孤獨的土壤,自我生髮,自我妍麗。花開絕世的美,花謝也淒寂的風流,在流過的心海上徜徉。

人應該是需要點寂寞的,在專注于一項事業或研究成果時,寂寞和孤獨便是日子的從容。淡然處世,潛心於自己的學術之中,這樣的孤獨和寂寞如盈育著的花蕾,也經受著失意的風雨,承載著攻克的喜悅,一步步的邁向成功的彼岸!

寂寞是精神領域最為素雅的一筆,當追求事業的堅貞自心靈深處溢於鑽研之中,自我的孤芳自賞便如花開的幽香,詮釋著人性的美。與生俱來的所有浮躁被模糊淡忘成棄後,重現芬芳的心靈花香,便細細的品,細細的孤獨風流!

寂寞的美同時也散發著太多的緒動,誘惑著我們的情感。只有真正做到寂寞與美與孤獨共有,才會擁有我們自己數載人生培育的花,且愈長愈香愈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