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山西省晉中市左權縣公安局民警分赴晉中、呂梁、陽泉、太原、忻州、朔州、長治、大同、內蒙古烏蘭察布等9市15縣,成功破獲一起故意殺人案,抓獲犯罪嫌疑人王某……

王某為何成為犯罪嫌疑人?民警又是如何輾轉萬里抓捕犯罪嫌疑人的?這背後有哪些故事?

民警行程15000余公里將犯罪嫌疑人抓捕歸案。面對警方審訊,嫌疑人竟稱,殺人只為賣屍。

出租屋內藏女屍

2015年12月4日,左權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接到轄區遼陽鎮東溝村居民報警稱:從鄰居屋內發出難聞的異味,已經持續多天。

接到報警後,民警迅速抵達現場。報警人所住之處是一棟外來租客居多的二層獨院式小樓,難聞異味的源頭位於一樓的房間內。

敲門無回應後,民警破門而入,一股惡臭撲面襲來。是屍體腐爛的氣味——有著多年偵查經驗的民警迅速判定,這個房間內藏有死屍。

經過一番搜尋,民警撬開床板,終於在床箱內發現一具已經高度腐爛的女屍。經過勘查,辦案人員判斷,命案現場經過犯罪嫌疑人精心處理,可以初步斷定是一起故意殺人案件。

案發後,專案組組建,兵分三路:一路迅速核實死者身份和發案地租房人身份;一路調取周圍的視頻監控,尋找可疑線索;一路開展現場勘查,查找死亡原因。

DNA鎖定嫌疑人

在走訪房東及鄰居時,第一路人馬瞭解到,房間租客名叫王某,是一名40歲左右的男子,外地口音。2015年11月26日在案發社區租房居住,11月28日以後就再沒有出現過。

民警一邊對現場提取到的王某的DNA資訊進行鑒定,一邊加緊確定死者的身份資訊。

由於死者被藏匿于床箱中,頭部靠近暖氣片,加快了屍體腐爛速度,其面部特徵已經難以辨別。經過對死者胃部殘留物的鑒定,辦案人員發現:死者被害時間為晚飯後5至6小時內,時間點大約為2015年11月28日晚至29日淩晨,窒息死亡。

獲得此線索後,第二路人馬迅速調取11月28日前後案發現場周邊的視頻監控。偵查人員發現,11月28日下午,一名女子與男子相擁進入社區,11月29日淩晨以後,僅有男子一人出現,女子再也不曾現身。

專案組據此推斷,視頻監控中的女子正是被害人。很快,偵查民警確定死者為李某,河南省汝陽人,暫住左權縣濱河路。

經過比對得知,租房人王某是山西省潞城市人,曾因盜竊犯罪入獄,2014年10月刑滿出獄。由於在死者身體多處發現王某DNA資訊,警方推斷王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很可能已經逃往外地。

為牟利殺人賣屍 

幾經辛苦把王某抓獲後,「把她殺了,賣給‘配陰婚’的,掙兩個錢花花。」說起殺人動機,王某的回答讓辦案民警著實吃了一驚。

據王某交代,在監獄服刑期間,他就聽人說給死人配陰婚利潤可觀,一具女屍能賣不少錢。2014年10月出獄,回到山西潞城的王某無所事事,便通過朋友介紹,對「配陰婚」的交易有了進一步瞭解。

看到有人「配陰婚」掙了錢,王某也動起了歪心思:2015年11月,他隻身來到左權縣,打算找單生意大幹一票——沒有死人可以配陰婚,那就殺個人賣屍體。到達左權後,王某先後多次物色下手物件。

11月28日,他像往常一樣將被害人李某約至出租屋內。29日淩晨便將其殘忍殺害,並把屍體藏匿在床箱中,打算第二天再出手交易。不料,29日,李某的朋友見其一夜未歸找上門來,打電話給王某揚言要砸門。王某怕自己的不法行為暴露,還沒來得及變賣李某的屍體便逃之夭夭。

故意殺人者,無疑要受到法律的嚴懲。

2013年7月23日,曾經轟動延安的殺人賣屍案主犯王海榮伏法。為了給他人逝去的兒子配陰婚,王海榮與同夥將一名孕婦殺害後,以2.2萬元的價格將屍體賣至陝西省延安市延川縣配陰婚。

「陰婚」又稱冥婚,是指未婚男子死後,家屬為其找一位死亡的未婚女子,合葬在一起,完成形式上的婚禮,女屍被稱作「鬼妻」。

「配陰婚」這一始於漢代的陋俗,在新中國成立後一度銷聲匿跡。然而受利益驅使,這種陋俗在我國北方個別地區死灰復燃。有人甚至利用「陰婚」做起了生意,不惜跨省倒賣屍體進行交易。根據刑法第三百零二條,盜竊、侮辱屍體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但是對於買賣環節的參與者,並沒有相關法律對其進行處罰。要遏制配陰婚這種行為,無疑需要補齊法律的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