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6075_1069245049794484_8680289265371182881_o | Tove Danovich

| Trista Dong(轉自36Kr

 美食社交 APP 的出現,使得美食享受不再局限於餐廳,而這似乎也是分享型經濟發展的結果。可它們為什麼沒有佔領市場呢?

晚餐本打算去吃由布魯克林一位主廚烹製的日本料理,一共有六道菜。樣品菜單中包括毛豆汁蒸嫩豆腐、狐鰹魚湯燜土豆丸以及甜點綠茶焦糖奶凍。花57美元出去吃一頓,這在紐約可以說是相當便宜了。座位有限,我申請了一個,隨後便收到一封郵件,其中寫明瞭用餐的詳細地址以及大寫的穿鞋不得入內。但是在當天早上,由於訂餐人數沒有達到晚餐的最低要求,廚師取消了此次晚餐,對此她表示「由衷的歉意」。

我是通過EatWith預定這頓晚餐的,類似的美食預約平臺還有很多。廚師們可以在這些平臺上推廣自己的私房菜,對顧客人數要求通常是 6 個及以上,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他們賺的錢可能比在餐廳廚房裡賺的還要多。與此同時,用餐者將享用到高品質美食,或許還能夠與廚師進行些互動以及在飯桌上結交新朋友。

我希望第二次的預定能夠成功,這次價格略高,為69美元。這次晚餐將是次「韓國城」美食之旅,共有三道菜:熱蔬菜紫菜卷、蒸排骨以及種類繁多的韓國泡菜。這裡也獲得了之前食客的一致好評,比如「有趣主人帶來的有趣夜晚」以及言簡意賅的「相當出色」。有位客人點評到「給自己的一個福利,來這個有趣的地方結識新朋友並與之共進美味的晚餐」。但我再次收到了通知:「很不幸,由於顧客人數太少,我們不得不重新安排本次晚餐。」

由此不難看出這是EatWith這類APP(以下統稱「與陌生人一次吃飯的APP」,簡稱 「EWSA」)共同面臨的難題。它們不僅要吸引提供晚餐服務的廚師,還要吸引前來用餐的顧客。

現狀

EWSA希望城市居民們不再是坐在吧椅上全神貫注地玩手機或點大量的外賣,而是進行些現實生活中的交流。正如 Feastly 創建者 NoahKaresh 所說:「我們將餐桌視為原始的社交網絡」。和其他「分享型經濟」行業一樣,EWSA應用常常被稱作「餐飲界的Airbnb」。這些公司會從每一個訂單中收取傭金(有時也會對廚師收取註冊費),而食客們也可以吃到在普通餐廳裡難以吃到的美味佳餚。這樣一來,那些受不了餐廳廚房裡高壓力、長時間工作的廚師們便可以在自家廚房舒舒服服地烹製美食。

EWSA首次佔領新聞頭條是2010年代初期。那會無論是餐飲新聞還是科技新聞都對諸如GrubWithUs、Kitchenly、Grouper、EatWith、HomeDine以及LeftoverSwap等這類公司撰文報道。儘管獲得了超過600萬美元的風投基金,GrubWithUs還是在2013年倒閉了。同樣的,HomeDine和Kitchenly也沒能維持多久。(不知為何,倒是最初被視為笑話的LeftoverSwap卻堅持了下來。)這些只是眾多新興公司中的一小部分。由於希望與 Airbnb一樣獲得巨額財富,使得EWSA公司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然而,當中大部分均以迅速倒閉而收場。

EatWith列表頁面

EWSA應用遭遇的問題部分在於,人們聚會活動的第一選擇正在從「吃飯看電影」 轉向「去酒吧小酌」。那些擁有共同興趣的用戶可以通過諸如Meetup和Facebook這類網絡平臺來進行交友。人們相聚在一起的原因是出於共同的興趣和愛好,而不是對美食的喜好以及願意同陌生人一同用餐。想在當地酒吧裡來一場尋鬼之旅或搶零食的遊戲?你會找到為你這類人而建的興趣小組。如果你是美食愛好者,又不喜歡被困在平淡的旅程裡,那麼你在全世界任何一座城市裡都能找到很多和你一樣追求冒險感受的食客。

在這一行業裡堅持下來的公司能否取得良好的發展,這還難以預料。即使在大城市,可供顧客選擇的食物種類也不總是很多。如果用餐者在EWSA上發現有自己想試試的美食,他們就想著今晚或明天去吃,而不太願意僅僅是為了試吃下新菜品便提前4、5個晚上做好計劃(或在去的路上花個40分鐘)。對於用餐者和廚師來說,他們也可以將此類信息發佈在Eventbrite或類似平臺上,效果同發佈在EWSA上是一樣的。但是如果公司希望盈利規模能達到Airbnb那樣的規模,那麼他們就需要做出調整,減少傭金並且放寬管控。

3月份最後一個週四,EatWith應用上提供了5類晚餐供你週末選擇。儘管每家獲得的評價都達到四星半或五星,但是每家都至少還剩5個空位。其中四家對人數的要求是5 到12人。也就是說這些晚餐很有可能會在最後一分鐘被取消。

Feastly通常是提前一兩天提供預訂,有的「只是候補名單」,但用餐地址大多數都在舊金山。在最近的一個週一,芝加哥沒有這樣的預定,紐約有1個,華盛頓2個,洛杉磯4個,而其他城市則「按需提供」——就是說如果你是組團吃的話,廚師便會為你準備。

夢想

EWSA 之所以能堅持到 2016年,是基於這樣的理念:幫助人們結交朋友、幫助人們尋找新的美食以及幫助許多優秀廚師賺外快。基於這三點,EWSA應用似乎沒有理由得不到發展。

對於一些廚師來說,這類應用確實有用。來自舊金山的KevinSchuder從事餐飲工作10餘年,有著豐富的經驗,但現在Feastly成為了他的主要收入來源。「一周招待幾個用餐者以及提供一些餐飲服務」,他的收入就能達到做餐廳主廚時的水平。由於大大降低了廚房後勤的開支,Schuder覺得這種用餐模式能減少開銷,提高員工薪酬,促使他們將重點放在食物上,從而讓「顧客不虛此行」。

一周只招待幾個來自Feastly的用餐者以及提供一些餐飲服務,他的收入就能達到做餐廳主廚時的水平。

儘管如此,他還是認為餐廳依舊有市場。「廚師要培養自己的技能,就必須始終如一,」Schuder說到。不能因為一次只需要為24位顧客提供服務,便覺得烹製中不再有挑戰以及不再需要「多任務」處理能力。「如果廚師連這點自律都沒有,那麼他們也無法通過Feastly這個平臺明白到這一點。」

因此,Feastly和Eatwith(其他致力於提供諸如千層面、餅乾等一人份食物的平臺也是如此,比如Homemade和Josephine平臺)都會先對廚師進行篩選,然後再決定是否通過他們的申請。正如餐廳的生死存亡取決於 Yelp網站上的點評(目前是這樣子的),這類平臺上的廚師也要建立起良好的信譽。用餐者希望,無論選擇哪位廚師,他們每次享用的晚餐都是美味的。

當前Feastly只覆蓋了少數大城市,而且都是些美國城市。但是如果他們走出美國,便會發現國際社會是EWSA的巨大潛在市場。Karesh表示,在全球範圍內,已有數萬人申請加入該平臺擔任廚師。他表示這將為貧窮國家的人民帶來收入、為女性帶來機會以及讓人們覺得食物不再僅僅只是 「為身體提供能量,還能提高人們的社交能力」——雖然這一切都開始於一個網站。

如果EWSA在美國國外未能取得突破性發展,至少它們能夠為居住在美國的外國廚師提供一個平臺,讓他們展示出鮮為人知的菜品。來自緬甸的Feastly廚師Ma Hmwe(為了這篇文章,我聯繫了多個平臺上的多個廚師,但給與回應的廚師恰巧都是來自 Feastly)在舊金山的一家緬甸餐廳裡已工作多年,但隨後辭職成為一名公交車司機(簡歷中是這樣寫的)。現在她依舊烹飪美食,不過僅僅是出於對烹飪和緬甸菜的喜愛。她表示,每頓飯全程做下來需要花費好幾個小時,這在其他餐廳是不需要的,因為餐廳都已經提前將材料準備完並放在冷凍室裡凍著。前來用餐的顧客來自不同的文化,而許多人都是首次嘗試緬甸菜。自己的菜能作為緬甸菜的代表,她深感自豪,因此會精心製作每道菜。

Karesh認為,對於那些不適合做餐廳菜的廚師來說,EWSA是個完美的平臺。Feastly 上有位廚師喜歡做基於昆蟲的美食,「這在餐廳裡行不通,但在我們的平臺上可以」。不過為這類菜品提供平臺的新興商業模式已存在一段時間了,並變得越來越常見。去年曼哈頓藍山餐廳舉辦了一場活動,活動中所有的菜品都是由本會被丟棄的食材製成的。像A Razor, A Shiny Knife這類地下晚餐俱樂部可以承辦各類活動,比如在紐約地鐵L線上舉辦晚宴或在倫敦舉辦主打黑色食物的黑色宴會。現在有不少人從事這一行業(不過新手還是不多),所以問題就在於EWSA應用能否在這一領域做到與眾不同。

至於問到同陌生人一起吃飯有何不便之處,不同的人會給出不同的答案。不過 Karesh認為所有申請人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每個出席者都是出於對活動的興趣」。這一共同點是促使人們「同那些平時因為種族、性別以及年齡而不會去交流的人進行互動」的關鍵所在。

未來

EWSA市場進入嚴重飽和狀態,這使得用餐者經常面臨訂單取消以及廚師很難湊夠用餐人數,除此之外,EWSA也面臨著監管難題。Airbnb至少會為房東購買保險,以防房屋受損,但是EWSA沒有。同時,衛生部門通常認為,任何一頓飯,但凡是有償的,便就同普通餐廳一樣屬餐飲服務業,需要獲得同樣的許可。但是EWSA平臺上大部分廚師都不具備這樣的許可。Schuder認為當前EWSA的運營處於「法律灰色地帶」,雖然現在沒什麼事,但將來可能會成為政府所關注的問題。事實上避開政府部門很多時候是有益的。Schuder幫助創建的舊金山餐廳Citizen Fox依舊無法在固定的地方開業,(Schuder 認為這是由監管問題導致的),餐廳為此都等了近兩年時間了。「餐飲業有時真的發展得很慢,而廚師會有新創意,他們希望能快些發展。」

以往,監管部門只會在「分享型經濟」 企業強大到足以打破現狀時,才會對它們實施打壓,比如洛杉磯的Uber和Airbnb。因此 EWSA目前所取得小成就可能還有利於它在這一行業的發展。

儘管面臨著種種挑戰,並且有跡象表明 EWSA概念可能永遠無法得到飛躍性發展(成為下一個Airbnb的概率很小),但創業公司依舊對此充滿憧憬。如果EWSA能加強人們之間的連接並有望從中獲利,那EWSA有什麼理由不能取得成功呢,只要努力就行。不過,相對於幫公司盈利來說,EWSA更能為用戶提供便利,無論是食客還是廚師。如果一家創業公司將成功視為運行一個隻對用戶有利的網站或者一款App,那麼EWSA最後可能取得成功。但是EWSA能為企業創收嗎?這還有待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