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主要媒體對法伊曼總理的提前下台未表示出同情。
奧地利主要媒體對法伊曼總理的提前下台未表示出同情。

任職7年半之久的奧地利總理法伊曼(Werner Faymann)於週一突然宣佈辭職,成為了歐洲難民危機造成的最大政治犧牲品。

據《衛報》當地時間9日報道,在新聞發佈會上,法伊曼稱他已經失去了自己政黨的支持。有政治分析人士表示,社民黨內部出現了反對現任總理的公開呼聲。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表明該黨「陷入了混亂」。

另一方面,在兩周前,社民黨總統候選人在總統大選首輪投票中僅位列第四。自由黨候選人諾貝特•霍弗以逾35%的票數處於領先。分析指出,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自由黨的反移民傾向引發了選民的共鳴。

法伊曼所在的社會民主黨為中左翼政黨,該黨和中右翼的人民黨是奧地利的主要兩大政黨,自二戰以來一直占主導地位。現任奧地利政府就是這兩黨組成的聯合政府。此外,法伊曼的去職凸顯了中右翼的人民黨支持率大幅下滑。法伊曼的繼任者將由兩黨磋商決定,除非人民黨決定打破聯合政府,觸發全國大選提前舉行。

法伊曼表示,「這個國家需要的是一個得到政黨全力支持的總理。政府需要一個新的開始,任何沒有得到全力支持的領袖都無法勝任這個工作」。

他稱奧地利需要解決失業問題,維護社會凝聚力;在難民問題上需要「保持秩序和人道主義」,但自己卻沒有得到足夠的支持。

法伊曼在辭去總理一職的同時也辭去了社會民主黨領袖職務。

現在,來自人民黨的副總理米特雷納(Reinhold Mitterlehner)將接替總理任職,直到2018年舉行新一輪議會選舉。雖然米特雷納表示不需要提前舉行選舉,但奧地利媒體推測,介於現在的政局,選舉很有可能會提前。

上個月,反對移民的極右翼政黨「自由黨」候選人霍費爾(Norbert Hofer)在總統大選首輪中獲勝,他將在本月22日與前綠黨發言人范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決出勝負。

這也是社會民主黨和人民黨的候選人第一次沒能進入總統大選第二輪。自1945年以來,奧地利的總統都是由這兩黨的候選人交替出任。

雖然總統在奧地利只有象徵性權力,但在必要情況下有權解散議會。而霍費爾的崛起主要就源自難民潮給歐洲各國帶來的衝擊,作為難民前往德國的中轉站,奧地利在去年接收了9萬多名難民。

雖然奧地利是歐洲最富裕、最穩定的國家之一,但該國的高稅收及高公共開支遭到了商界領袖的廣泛批評,而且失業率也在上升。

擔任總理的法伊曼一開始對德國總理默克爾歡迎難民的態度表示支持,但自從反難民的自由黨支持率上升之後,法伊曼在難民上的立場出現了大轉彎。

在盟友人民黨的施壓下,法伊曼宣佈關閉奧地利邊境,限制避難者人數,從而引發了其他國家的連鎖反應,促使各國最終關閉了難民使用的巴爾幹路線。

大多數難民經由奧地利去往德國或其他目的地。起初,法伊曼站在德國總理默克爾一邊,對到歐洲尋求庇護的難民表示支持。然而,奧地利基礎設施承受的壓力以及選民擔憂政府已失去對難民湧入的控制,迫使奧地利政府不得不轉變政策。

但是他的這個政策轉折並沒有帶來支持率。很多選民認為收緊難民政策是在向自由黨妥協;而工會、社會民主黨的年輕人和左翼成員也對法伊曼的「變臉」大為不滿。這種不滿在維也納的「五一遊行」上集中爆發。

按照慣例,每年5月1日的遊行都是工會和社會民主黨慶祝的日子。但在今年的遊行中,法伊曼遭到了人群的抗議,還有黨內同僚舉著標語要求他下台。

另一方面,黨內的實用派呼籲法伊曼改變慣例,取消禁令,允許社會民主黨與自由黨達成聯盟。但法伊曼拒絕了相關提議,不願取消禁令。兩面不討好的法伊曼在失去黨內同僚的支持後,最終只能選擇辭職。

而法伊曼辭職後,奧地利的政治前景將進入未知之地。此前自由黨的霍費爾就表示過,如果他在本月的選舉中獲勝出任總統,就會宣佈解散議會,提前進行選舉。

除了增加國內的緊張感之外,奧地利的這場突然變故也引起了歐洲其他國家的高度警惕。

在法國,民調顯示,極右翼國民陣線的主席瑪麗娜·勒龐可能會在明年的首輪總統選舉中獲勝。在丹麥,反移民的丹麥人民黨在去年的選舉中大顯身手,迫使政府收緊了難民政策。

在德國,極右翼的「德國新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的支持率上升到15%,是德國自二戰以來最受歡迎的極右翼政黨。雖然目前默克爾的支持率還維持在55%左右,但「德國新選擇黨」的副主席高朗德(Alexander Gauland)挑釁稱,「讓法伊曼倒下的原因也能把默克爾拉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