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特妮·魏沃爾如今住在西雅圖,是一名反對家庭暴力的社會運動者。
康特妮·魏沃爾如今住在西雅圖,是一名反對家庭暴力的社會運動者。

康特妮·魏沃爾(Courtney Weaver)今年23歲,是被加利福尼亞州一名冉冉升起的藍調歌手新星。然而,她卻被她的男友槍擊,臉部和手臂受重傷。在接下來的六年間,在各種創傷治療和手術中,她成為了一名反對家庭暴力的社會運動者。

如今住在西雅圖的魏沃爾說,「這種感覺非常私人化,他試圖抹去我的聲音。」

幾年前,她在奧林匹亞初次登臺,為支持眾議院1840號法案提供證言,這項法案要求被處以保護法令的家庭暴力者上交槍支。立法者2014年通過了這項法案,在全國範圍內的減少槍支暴力運動中都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事件。

儘管法律發生噶變,官員們還是表示,很多暴力濫用者都有接觸到武器的機會。這使受害者們處在危險之中,並要求更到位的司法執行。

奧林匹亞的社會運動者凱麗·赫格斯特德(Kelli Hegsted)說,「我們有太多人被謀殺、被重傷,一切都是因為暴力者們能接觸到武器。」凱麗在2004年申請了針對她前夫的保護令,他因在凱麗家中開槍被捕。「我是這些人當中幸運的那個」。

據華州反家暴聯盟稱,從2013年到2014年的最近數據顯示,近55%開槍殺人的家庭暴力者之前都被法律禁止持槍。而暴力者使用槍支的次數是他們使用所有其他武器的總和。

聯邦法律禁止被處以保護令的暴力者購買或擁有槍支,儘管包括華州在內的一些州已經通過了屬自己的更嚴格的要求。如今,全國範圍的政府都在複查他們處理過的類似案件,改善司法,試圖保證暴力者在需要的情況下確實上交了槍支。

金郡健康委員會主席羅德·得莫博斯基(Rod Dembowski)稱,「當下,人們正掉入鴻溝之中。」他引用了今年早期在皮爾斯郡死於男友搶下的27歲女孩的案例。這名女性在死前一天,上交了限制男友持槍的法庭申請。

根據從公共記錄法案中獲得的數據,去年,在金郡三個月的案例中,93個人被要求向法庭回答他們是否持有隱藏槍支執照或武器,其中有81個沒有上交和答案相符的相關文書。而其中文書與事實相符的12個人中大多數報告他們沒有執照或武器。

退休大法官安妮·雷文森(Anne Levinson)說,「不管當事人持槍與否,法律都應做出回應。如果他持槍,如何證明信息是正確的?這就有一定複雜性。不同州的法律對此有不一樣的處理方式。」

保護令可能在刑事或民事案件中被下達,不管是什麼類型的案子,當局都有不同的方式來執行槍支管理法。

今年早期,金郡官員通過了一項意在改善法庭、司法中介和執法官員之間按照法律進行合作的辦法。一個地區的人口密度越大,這個問題就越複雜。舉例來說,當一個地區內有好幾家警察局,每個警局都有不同的處理辦法,違法者就有更多空間能鑽系統的空子。

華州範圍內其他法律部門,如皮爾斯郡和斯波坎郡的立法者們,也在分析他們的做法。

在法律作出改變前,華州在此類問題上也得到了許多注意。2013年,《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文章,強調了華州槍支權利運動者和家庭暴力受害者之間的戰爭。報道刻畫了斯波坎郡的史蒂芬妮·霍頓(Stephanie Holten)在她前夫用槍威脅她後申請了暫時保護令的故事。

反對家庭暴力的社會運動者們二十多年來都在試圖通過一項類似於眾議院1840號法案的解決辦法。而這項法案在2014年終於被通過。康州小學槍擊事件後,立法者們在全國關於減少槍支暴力的大討論中通過了這項法案。

金郡檢察官辦公室家庭暴力部主席大衛·馬丁(David Martin)說,「法律剛剛通過時,工作小組對這個項目充滿了能量。」但法律沒有規定司法的細則。

如今,全國上下的家庭暴力受害者都在要求立法會改善他們識別暴力者是否持槍的方式。在幾次立法會中,魏沃爾都在要求有保護令的暴力者上交槍支的提案中做了證言。她和眾人分享她的前男友在控制行為的幾個月後的槍擊暴力細節。她的前男友被判處2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