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舊金山出租車工會成員在優步總部外發起抗議活動。
2015年,舊金山出租車工會成員在優步總部外發起抗議活動。er

(編譯 張百合)西雅圖的新法令給了優步、Lyft和出租車司機建立工會的權利,這一點可能在更廣泛的集體經濟勞動者權利事件中起到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如今,加利福尼亞州的優步司機正對優步公司提出一場大型集體訴訟。

提案合同要求優步公司支付司機們1億美元的補償金並提供更多讓步特惠,比如和司機協會定期組織會議。

但合同依舊將司機們列外獨立合同工。他們在訴訟中說,和被當成常規雇員相比,他們更想要建立工會的權利。

儘管合同只針對加州和馬薩諸特州的司機,優步週二還宣佈了和紐約司機的一項類似交易。跡象表明,這家位於舊金山、市值625億的公司很有可能會在全國範圍內採取同樣的方式。

西雅圖的法令或許讓這一切變得複雜了。去年12月,西雅圖通過全美第一起用城市法律賦予獨立合同工司機和國家勞工關係法案所規定的常規雇員一樣的建立工會並就報酬和福利問題進行集體協商的權利的法令。法令同時為合同工們在其他領域建立工會的大門。

西雅圖大學勞動法教授夏洛特·嘉頓(Charlotte Garden)說,「這使訴訟不再是唯一的解決方式,而更多強調了西雅圖的做法。和解合同非常清楚,司機協會不是工會,但集體協商的方式必須落實。」

這就是美國商會提出上訴的原因,他們反對西雅圖的法令開始生效,多恩·基爾哈特(Dawn Gearhart)已經接到了許多投訴電話。她是組織西雅圖地區出租車司機和拼車司機的公司的商務代表。「自從和解合同簽訂後,我們從全國各地聽到許多聲音。人們在等待著開始為自己的權利發聲。」

嘉頓稱她聽說加州的案子得到和解後很驚訝。按規定,合同必須得到一名法官和其他州的一名優步司機代表律師的同意。包括華州在內的這些州的司機已經上交了一份反對聲明,稱這期交易會使大多數司機得到的淨補償低於25美元。一名司機代表律師稱和解金明顯不夠。儘管這起官司已經過去,其他一些司機可能還會提出一些個人訴訟。

西雅圖官員也還在不斷完善政府規則,是今年後期新法令的實施更加規範。加州和紐約的和解合同包括建立有經驗的司機小組,在一些被投訴司機退出優步的時候參與到該片評估中來。優步發言人說,「我們一直在尋找新的回應反饋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