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靜坐示威活動的學生們。
參與靜坐示威活動的學生們。

(編譯 張百合)一周多來,西雅圖大學的幾十名學生都在學校行政大樓的大堂舉行靜坐,要求推翻大學所謂的精英項目之一,並要求一名學院院長辭職。

學生們反對的是一項關於西方思想與歷史的經典課程項目,課程中也包括柏拉圖、亞裡士多德等哲學家的教育內容。學生們稱,西雅圖大學的馬迪奧·利西學院(Matteo Ricci College)提供的這個項目被稱為精英式、創新性課程,能夠提升學生的批判式思維和學術能力。馬迪奧·利西學院只有194個學生,教授人文學科課程。

入學前,學生們本以為馬迪奧·利西學員會提供一個有學術活力的項目,與西雅圖大學的維護社會公義的宗旨相符合,也能使他們獲得更好的領導力和教學能力。但相反的是,學院的教學重點非常僵化並且有限,但在這個時代,對世界的廣博理解至關重要。

大學表示,至少在某種程度上,學生們這麼做是有理由的。

在上週末致大學師生的一封信中,西雅圖大學校長史蒂芬·桑德伯格(Stephen Sundbord)稱學生們提出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大學將解決這個問題。

桑德伯格在信中說,「我不能假裝自己知道學生有多痛苦,這些都是我們的教育者和行政者的不足而引起的。」

馬迪奧·利西學院院長喬迪·凱麗已經表示她會綜合審核學院的課程安排,並雇傭一名顧問評測學院的文化和學術氣候,同時訓練教授和員工的種族和文化認知能力。

但學生們稱,只有凱麗辭職,才能結束一切。而桑德伯格校長不接受這個要求。

在郵件中,凱利說她沒有辭職的打算。「這樣的要求和我們一直以來教授的東西、作為一個學者團隊的理念背道而馳。這將在以後留下一個怎樣的榜樣?」

學院的畢業生已經開始在change.org網上發起了一項請願,為凱麗院長辯護。抗議學生稱他們已經準備在接下來的整個學年在凱西大樓外紮營,直到6月10日。

幾十名學生們於上週三開始靜坐,他們稱自己為MRC學生聯盟,佔領了凱西大樓的大廳和一層的行政辦公室。

學生們在大廳中央用一摞書擺了一個小聖壇,這些書是他們希望學院加入課程中的。其中包括佛教、民權運動、女權理論、社會運動、貧窮問題、大屠殺、另類美國歷史等內容。他們表示想閱讀並討論塔-尼西·柯愛特(Ta-Nehisi Coates,美國黑人作家)、托尼·莫裡森(Toni Morrison,美國黑人女作家)、理查德·懷特(Richard Wright,美國黑人小說家)、馬拉拉·尤沙夫賽(Malala Yousafzai,巴基斯坦女性運動家)、湯婷婷(Maxine Hong Kingston,美國亞裔女作家)、謝曼·亞力克西(Sherman Alexie,西雅圖美國土著詩人)等人的作品。

然而,學生們說,馬迪奧·利西學院的大部分課程都集中在對經典作品的文本細讀上。那並不是他們註冊這個項目時得到的承諾。

二年級學生齊納·利沃拉(Zeena Rivera)稱她已經在四門不同的課上讀過柏拉圖了。「我什麼時候才能開始閱讀來自中國、非洲和南美的作者的書?」利沃拉是菲律賓人,她說,「他們只教我們那些已經死掉的白人老頭的東西。」

西雅圖大學學生羅伯特·加薇諾(Robert Gavino)將自己描述成一個菲律賓酷兒,他稱他深愛馬迪奧·利西學院的教學方式。首先,他在學校裡就是一個明星,也曾被要求在新生入學式上致辭,並幫助學院在地區內的高中招生。

但加薇諾覺得自己成了被項目碰上高處的「金童」,專門用來勸說那些對學院教學方式有意見的有色人種學生。四年級學生菲薩·默罕默德(Fiza Mohammad)說,「他們會說,你為什麼不能像羅伯特一樣?」默罕默德來自工薪移民家庭,在西雅圖大學拿全額獎學金。

正因如此,默罕默德和加薇諾稱,學院的管理者們使他們懷疑,這些人到底是否真的感受到課程設置的範圍已經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加薇諾已經對馬迪奧·利西學院失去了迷戀,目前也是靜坐團隊的一員。

去年夏天,一些學生和曾與學院發生過類似爭執的畢業生會面。畢業生帶來的信息是令人心碎的。他們稱他們在每一次正式課程評價後都提出過修改要求,也和管理者有過非正式的會談。他們之所以強烈要求凱麗下臺,就是因為她決定了整個學院的這種論調,並應該對這起失敗負責。

凱麗描述這件事的方式非常不同。她稱,4月26日,學生們對她提出一系列要求,當她正面回復這些要求時,學生們佔領了她的辦公室並要求她辭職。她在信中寫道,「4月26日之前,我沒有收到過任何其他要求。」

目前,學生們在凱西大樓輪班靜坐,任何時刻都有15-20名學生佔領這些房間。他們依舊去上課,做作業,但整晚都睡在行政辦公室的地板上,經常熬夜到凌晨兩點,談論白天發生的事情。他們舉辦工作小組活動,在校園中領導遊行和集會,做媒體訪問。學生們說,這一周之內,他們學到的領導力比在學院上一年的課還多。

據桑德伯格校長稱,上上周和本周早些時候,在靜坐持續期間,大學收到了許多針對學生聯盟的辱駡電話。靜坐的學生也說,他們在學校裡豎起的一些標語被推倒,門外也經常響起種族歧視的辱駡聲。

本週二,桑德伯格校長給全校發信,希望學生們不要再管凱麗院長叫「我們的種族主義院長」,並稱這樣的用詞違背了學生行為準則。但校長也為「一些學生因為種族、階級、性別和殘障問題在大學學術和社交生活中的遭遇」而致歉。他還說,大學正在努力解決學院缺乏多樣性的問題。「我們能夠、也將會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