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炸彈很少有人可以適應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局,因為在現代社會,人們對電能和積體電路晶片的依賴與日俱增。這些技術在為生活帶來便利的同時,也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格外脆弱。如果在戰爭中摧毀敵方的供電網路,或者摧毀所有的電腦系統,都足以令敵方不戰自潰,甚至引發社會動盪。可以說,這是一種釜底抽薪,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絕妙戰術。在實戰當中,這樣的戰術已經嶄露頭角;而很多科幻小說、影視作品和電子遊戲,也把「斷電」戰術的可怕後果呈現在人們面前。

請想像這樣一種情景:在距離現在不遠的某一天,全國的積體電路晶片都在一瞬間同時失靈。你的手機再也不能用來打電話、發短信、流覽網頁、玩遊戲甚至是看時間;所有的電腦和覆蓋全球的網際網路也灰飛煙滅,你也永遠不能像現在這樣,在搜尋引擎上輸入幾個字詞,便可以找到需要的資訊。

未來兵法:「幹掉」敵人的電能

自從人類進入電氣時代,人們對失去電能的恐懼,便是科幻作品中經久不衰的主題。儒勒·凡爾納完成於19世紀末的小說《機器島》裡,機器島的繁榮有賴於電能;而機器島的崩解,是從電廠墜海的那刻起便不可挽回。經典科幻電影《地球停轉之日》中,外星人阻止人類核軍備競賽的方式,則是讓全球所有電器停止運行一小時以示警告。這也就是科幻武器變為現實的經典小說。

而在現實生活中,失去電能對戰局和生活造成根本性影響的時間要比科幻作品晚得多。在20世紀上半葉,兩次世界大戰的戰場上,遲滯敵軍行動和摧毀其戰爭潛力的主流戰術,是攻擊敵方的鐵路、煉油設施和油料儲備。這是因為,在當時的大部分戰場上,軍隊的戰鬥力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機械化」;在喪失現代化交通工具或者燃料供應之後,軍隊的運動能力和戰場價值也就打了折扣。至於敵方的電能設施,在當時的軍事理論中屬於次要目標,而很多人也能忍受沒有電的生活。

隨著科技的發展,越來越多的軍隊走向了「電腦化」,也就是說,在指揮、偵察等多個領域,精密的電子設備已經成為軍事裝備的關鍵組成部分。另一方面,在民用領域或者說「戰略後方」,居民的正常生活,也越來越依賴於電腦系統的正常運轉,以及穩定的電能供給。因此,遲滯敵軍和摧毀戰爭潛力的作戰重點也發生了「進化」,那就是設法「幹掉」敵方的電網,或者至少破壞敵方的電腦系統,使其發生暫時的「技術倒退」,以擴大己方的技術優勢。

25年前石墨炸彈悄然登場

為了實現摧毀敵方電網和電腦系統的目標,有一種頗為「簡單粗暴」的武器早已經投入了實戰,並且取得了不錯的戰果,那就是石墨炸彈。石墨炸彈又稱「軟炸彈」,彈體中裝有大量高純度的石墨纖維絲,對人員沒有直接殺傷力。我們知道,石墨是一種優秀的導體,石墨炸彈中的石墨纖維絲經過了提純,具有更好的導電性能,而且由於石墨纖維絲非常纖細,因此能在空中長時間懸浮。石墨炸彈的這些性質,對敵方的電網系統是巨大的威脅。

石墨炸彈通常採用「子母彈」式的結構。當石墨炸彈被發射之後,它會在目標區附近炸開,放出上百個裝滿石墨纖維絲的易開罐。這些「小炸彈」被各自的降落傘減速之後,底部被炸開,放出的石墨纖維絲會在空中交織成網狀,如果飄落到高壓輸電線和變電設施上,就會導致短路。

輸電網導線的電阻通常很小,因此電源短路時,根據歐姆定律,電路上的電流會非常大,令電源難以承受而損壞。同時,強大的短路電流使石墨纖維汽化,產生電弧,同時,供電設備又因短路超載而過熱,極易引發火災。這兩重攻擊效果,會使「中招」的供電網路癱瘓,引起大範圍停電。

1991年的海灣戰爭,被認為是石墨炸彈在實戰中的首次亮相。當時,為了迫使入侵科威特的伊拉克撤軍,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發動了空襲伊拉克的「沙漠風暴」行動。美軍使用了大量當時最為先進的高科技武器,其中就包括石墨炸彈。大量的石墨炸彈射向伊拉克的供電網路,使其全國大約85%的供電系統癱瘓,從而在多國部隊的空襲中沒有還手之力。到1999年,在北約對南聯盟的空襲行動中,美軍又使用了石墨炸彈,它由F-117A隱形戰鬥轟炸機投放,造成了南聯盟大約70%的地區斷電。石墨炸彈在這兩場戰爭中的表現,讓人們看到了摧毀敵方供電網路對戰局的價值。石墨武器難道不是由科幻武器變為現實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