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史籍對宦官生活方面的記載都較為罕見,但見於史載的宮廷性錯亂行為,在相當大的程度上都與宦官有關。這一方面表現為君主與宦官的同性戀關係;另一方面表現為後妃與宦官的通姦關係。

無論是與君主的同性戀關係,還是與後妃的通姦關係,這在數以千萬計的宦官中都是極少數。從歷史資料分析,宦官性欲的宣洩對象主要有三類:一是教坊歌妓;二是宮女;三是奸掠他人妻女。

宦官和女人如何滿足性欲求?這一直是一謎。但首先有一點是肯定的,即對於眾多的宦官而言,由於陽~具不存而顯然不可能過正常的性生活,因而其性欲的滿足方式必然是畸形的乃至是病態的,然而究其根本,也不過是通過視覺與觸覺的刺激來滿足心理、生理上的需要而已。

宦官雖然經過閹割而喪失了正常的「性」能力,但有許多跡象表明,他們仍有一定的「性」要求。從生理的角度講,宦官的陽具雖被閹割,但性腺猶在,性激素仍有分泌,這就可能導致性要求的存在。

清人查慎行《人海記》記載:明末崇禎皇帝的寵妃田貴妃利用宦官與宮女淫戲之事,以挑撥崇禎帝與周皇后的關係。某一日,田貴妃故意讓宮女抬轎去見崇禎皇帝。崇禎見是宮女抬轎,而不是如往常一樣由宦官抬轎,感到非常奇怪。

田貴妃趁機解釋說:「宦官們恣肆無狀,尤其是周皇后宮中的小太監狎宮婢,故遠之耳。」崇禎本是生性多疑之人,立即下令搜查周皇后居住的坤甯宮,果然查獲了宦官使用的多種狎具,周皇后氣得當場吐血。此刻有個老宮人提醒崇禎:「田妃宮中獨無對兒乎?亦可搜也。」崇禎一不做二不休,果然也搜出了一批狎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