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d-2這個春天有點長,總是熱一陣,眼見要熬夏天了,一場風雨就閃回到初春的感覺,淒風冷雨一股腦。

然後,就被過去的幾個同事拉著喝茶,岩茶、禪境、窗外雨、臺上壺,鑄鐵的壺咕嘟咕嘟,斜些的案子上有香繚繞。也是一年光景沒見了,見了倒是沒什麼生疏,瞬間的熱鬧,茶熱語暖。

然後,就有些恍惚,一是大家似乎都瞬間回歸了共事時候的狀態,個人扮演各自的角色和性格,複刻著當初的性格和相處的方式。及至茶淡水淺,才忽又感覺冷意襲身,肚子被茶也搜刮的空空如也,不停抗議,略顯尷尬。

偶爾,我總是在類似的閃回裡不甚舒適,貌似那一刻,在走了大大的一圈後,又回到了似是而非的起點。於是,談笑風生間,總是很刻意的多問問現在的改變和發展,有意無意的繞開曾經的日子和曾經的人們。

一般來講,我是個精要主義者,總是說:可以在選擇前斟酌,不要在過程中猶豫。於是,一些決定在回望的時候顯得突兀和決絕。其實每個人的人生經歷,只看開始和結束,總是顯得不可思議,但真要掐頭去尾,卻又顯得混亂不堪,毫無目的。現實也永遠是不容浪漫、不容柔情,但不意味著我們面對的一定是絕望,因為還有個含糊的狀態叫「苟且」。所以,絕大多數時間裡,我們覺得自己很苟且,也很失望,繼而麻木,然後不知所以然的活下去,然後幻想或痛駡曾經的起點和曾有的夢想。

我們受著過度的刺激,我們開始麻木,並一再的追求更多的刺激。我們的生活不是太無聊,是太不無聊了,無聊或許帶來思考,我們如今卻只需要接受。突然,有那麼一天,一刻,你開始問自己當初的起點在哪裡,你是從起點一步步到了目的地,還是繞來繞去連起點都忘了在哪?

人總是希望人生的路程輕鬆點再輕鬆點,夢想開始會讓你輕鬆和勇往直前,但遠路無輕載,一兩重行李百里成千鈞。你知道能舍的,才知道你會得的,於是最沒希望,當下最用不到的,你選擇扔掉是最應該的。這既符合「斷舍離」,也符合「精要主義」,甚而符合「簡單活,認真愛」。於是,忘掉起點、扔掉夢想,簡稱「放下包袱,扔掉幻想,開動機器」。

但偏偏人但凡折騰,最後剩下的都是思考,努著努著的又想回到起點。我們總覺得自己被扼殺了,不管是當初的夢想,還是今天思緒裡的遠方。情緒簡單到只有喜怒哀懼,但今天淪落的只剩下悲哀和恐懼。「快樂」成為機緣巧合、轉瞬即逝,「憤怒」成了有權力的人的專屬,「悲哀」是總感覺自己活的不是自己想要的,「恐懼」是不僅沒有遠方甚至保有今天都如此艱難。

我們只有明天想到的地方,卻永遠不知道為什麼會走到今天。不管是面對過去,現在,未來,不僅我們一臉茫然,記憶也一臉茫然。然後有那麼一個月黑風高之夜,反芻之間,才恍然大悟,我的起點到底在哪裡,是什麼?

我們要走多少的彎路,才能回到出發的地點?

明確最簡單的目標。一個朋友說,我要做「團隊學習力強,執行力高,行業內有競爭力,模式先進的企業」,我說「說人話,簡單到一句。」,他說「可以持續穩定賺錢的企業」。我們總是浪漫我們的目標,賦之於最堂而皇之的名目,結果就是,在你最開始的時候就沒有將精力放在最應該放置的地方。從開始就和目的背道而馳,那所有的彎路,只是為了某一天你幡然悔悟?比如生活,無非是快樂生活罷了,你不快樂怪得了誰?

夢想是用來實現的,不是用來幻想或是證明你現在有多麼不堪的。我們的夢想總是和現實格格不入,多數時間只是為了證明社會的黑暗和現實的無奈。任何夢想最不需要的是矜持,你要大房子,你就少休閒,你要多休閒,那就蝸居。所有的富二代敗落了,你也成不了富翁。天上會不會掉餡餅?會,但是有可能砸死你。

永遠記住起點,才能到達目的地。幸福是比較來的,但未必是和周遭比,但一定是和你的過往比較。知道自己的起點,也就知道今天該繼續走什麼樣的路。我們總是懶於計較別人的起點,和別人的目的地,於是我們總是在讓自己覺得不幸福。也經常,我們尋找別人幸福的理由,只是為了告訴自己不夠幸運或是開始怨天尤人。你不幸福最多的原因,只因你覺得不幸福的理由太多。

學習憤怒和正視恐懼。我們忘了憤怒,但是學會了隨時恐懼。以至於,我們保護不好自己,對未來永遠的不置可否。社會總是不停的增加你的恐懼,外界也如此,只有這樣,你才不敢於憤怒,才充滿恐懼。你說的所有的「不」,都有可能給你一個說「是」的機會。恐懼讓你驚醒,但無時無刻的恐懼,只會摧毀你的人生。你恐懼的事情,99.9%的可能性不會到來,於是正視恐懼,才可能消除它。

拒絕麻木,寧可悲哀。快樂的對立面不是悲哀,而是麻木。你對你現在麻木,對過去麻木,對未來麻木,原因只是你不快樂,原因只是因為你不想悲哀?當「悲哀」的時候,你才知道你想要什麼;當「憤怒」的時候,你才知道你是誰、底線是什麼;當「恐懼」的時候,你才明白你的脆弱。

保護自己,善待他人。學會保護自己,你會磨掉自己的脆弱或是增加自己的抵抗力。而所有的快樂,都來自於你善待他人。所有惡作劇或是傷害他人,帶給你的快樂,都會讓你擔憂同樣的事情轉化到自己身上,快樂變成了未來的恐懼。只有無害的快樂,才讓你不得意忘形,明白自己是誰的快樂,才是快樂。

我們總是走了太多的彎路,要麼忘記起點,要麼走回到起點。

 

作者:德魯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