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206

晶晶獨家專訪

他是一個永不言休,勇於創新的諧趣鬼馬歌星。曾獲廣州華語金曲獎的「華語樂壇傑出貢獻獎」。他的Rap歌《Mr.One》短短四天,MV在YouTube的點擊率已超過十四萬人次。他有『廟街歌王』、『Rap歌鼻祖』、『始祖』和『國寶』等稱號。

紅日西斜,夕陽下閃著昏暗的餘光,令座落於西雅圖的Alicia Fusion Bistro餐館更加美麗,我有幸再度訪問尹光和李麗儀,並得到東主鄺健成的熱情款待。尹光和李麗儀重臨西城,比起香港高樓林立的密集人群,他們更愛西城的山明水秀和怡人的氣候,不同國家的美食令他們垂涎欲滴。

最賺錢藝員人之一

1991年,在紅館開個人演唱會,當年可以開個人演唱會的不到十個歌星,而尹光是其中一個。當时張耀榮為某個歌星訂了十天紅磡體育館的場,唱了七場,張耀榮被迫腰斬演唱會,原因是虧本。張耀榮非常喜歡尹光的歌,希望尹光可以代唱一天。當時尹光有點擔心,他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紅館一萬二千座位的票兩個星期只買了二、三百位。尹光告訴張耀榮:「不唱了,把訂金退還給你。」張耀榮說:「不行,沒有人聽,唱給我聽。」臨開場前的一個星期,買了大約二千左右的票。大約五点鐘,當时他正在化妝,經理人告訴他:「外面大排長龍有很多人正在買票。」尹光不信,走出外面看過究竟,果然見到外面震撼的場面,演唱會門票一直買到晚上九点鐘左右,無奈被迫停止售票,入場人數大約七、八成,看到此情境演出商和尹光大喜。後來,張耀榮接受吳君如的訪問,吳君如問他:「演唱會最賺錢的歌星是誰?」他説:「尹光!」吳君如問:「為什麽是他?」他説:「因為他對場地要求不高,憑實力演唱,其他歌星要賣出九成的門票才歸本,因為製作成本高,而尹光賣四成便歸本,所以他是最賺錢的歌星。」尹光曾經一年內在紅磡體育館開三次個人演唱會,場場爆滿,成爲首位香港歌星一年三次在紅館開演唱會的歌手。他還在美加巡迴演唱一年演出12場,分二次演出。

演出生涯

父親曾在越南有兩間電影院、一間溜冰場,漆畫和圖章等生意。電影院經常邀請粵劇老倌登臺,自幼受粵劇的薰陶,但却遭父親的反對,他却偷偷跟何三郎學做戲,7歲開始登臺演出,11歲開始做主角。後來因戰亂逃難到香港,時移世逆,在逆境中求生存。他原名呂明光,由於70年代大部分當紅歌星只有兩個字,加上以前演出按筆畫去排名,越深的字排名越後,排名比工錢還重要。他非常崇拜尹自重先生,所以取姓尹名光,既簡單,又易記。後來,唱片公司爲他重新包裝形像,從唱粵曲、國語曲改唱輕鬆、諧趣兼踩界的時代曲。

70年代,他和拍檔鐘叮噹在《麗的電視》每星期做半小時節目,由他自己親自創作,將班本裏的粵曲改編成小曲,配上自己填的廣東歌詞,大華唱片公司爲他們灌錄了《十四座》和《天涯客》等等歌曲大受觀眾喜愛,令他們火速爆紅。

他有『廟街王子』的稱號,却從來沒有在廟街唱歌,當时電視臺和電臺,認為他的歌不可登大雅之堂,但歌曲在廟街却十分流行。

尹光寫過100隻歌,歌詞搞笑和幽默。他的代表作有《十四座》、《荷里活大酒店》、《數波波》、《相士大隻西》和《少理阿爸》等等家喻戶曉的經典金曲。

鍾情於粵劇的他,93年開始在香港做了三臺粵劇折子戲:《帝女花》、《紅了櫻桃碎了心》 和《光緒王夜祭珍妃》。

他與流行樂壇與時並進,不時與新晉歌手PK合唱,他的Rap歌《少理阿爸》、《Mr.One》、《飛甩名模》和《你老板》等等都是反映民眾現實心聲的靚歌。他還在電視臺做過不同節目和拍過電影。

李麗儀入行

她讀書的時候很喜歡唱歌,但父母對子女很嚴格,不喜歡她進入娛樂圈,認為娛樂圈是個大染缸,品流複雜。慶幸她出污泥而不染,沒有任何不良嗜好。小時候,當媽媽去上班,她拿支原子筆當嘜唱歌,兩隻狗做她的觀眾,唱完後,與狗仔握手。後來媽媽的好朋友勸她媽媽説:『你們家裡環境不富裕,沒有錢交學費,她又不可以繼續讀書,不如讓她去唱歌。』就這樣16歲的她開始在香港荔園唱歌(荔園遊樂場有一個大劇場),很多有名的歌星都曾在此登場演出如:梅艷芳等等。從此開始她的演唱生涯,每天穿插於不同夜總會表演。

登臺表演

她與尹光多年合作無間,喜歡開心諧趣的歌,到處巡迴演出。當年跟尹光合作出於偶然,有一次,到溫哥華演出,剛巧尹光沒有拍檔,尹光請她合唱《香港靚女多》,雖然初次與尹光合作有些生硬,但經驗豐富的尹光令演唱化腐朽為神奇,大受觀眾歡迎,從此便開始他們的合作。演出無數次總會有搞笑的小插曲,有一次在馬來西亞的夜總會演出,通常舞臺都可以伸縮,當時她穿著一對高跟鞋,鞋跟不小心夹著舞臺交界之間,尹光一邊唱,一邊拖著她走,但她的鞋跟被夹在中間,怎樣也走不動,最後,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鞋揪起,幸虧沒有人發現。

他們此次來美國作巡迴演出,羅省和西雅圖各演一場,尹光兩次在Snoqualmie賭場的露天劇場表演,笑爆全場。他對本報記者透露,他很開心在露天劇場開演唱會,很享受這種感覺,但却擔心觀眾頂著炎炎烈日看他表演,心裡有些不忍。但觀眾一點都不減欣賞他演出的熱情。他們從來沒有想過離開舞臺,他們喜歡舞臺,喜歡唱歌,喜歡逗觀眾開心,到處登臺,寓工作於娛樂,希望他們再次為西城觀眾獻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