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每到5月上旬,都有一個「立夏」節氣,隨後3個月,直到「立秋」前,都屬於夏的天下,大自然裡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周而復始,年年如此,規律得很,這是上天註定的,不可更改。

每到此時,夏風吹來,不再是「吹面不寒楊柳風」,由和煦溫暖逐漸過渡到溫熱、炎熱、暴熱。這就像一個有怪脾氣的人,開始性情溫和,含而不露,對人溫情脈脈。繼而,溫度如火,暴脾氣逐漸顯現,火辣辣的,讓人不敢接近。夏高興溫順的時候,吹來的熱風利於萬物生長,特別是在田間整天勞作的農民,很喜歡我,農作物會縮短生長週期,如玉米,夏天的莊稼生長的快,不過百天就可以成熟收穫。我惱怒逞兇的時候,就會大發脾氣,變成狂風大作,甚至於刮起「龍捲風」,所到之處,房倒屋塌,水泥電線杆子能刮斷,破壞性極大!此時,人們詛咒為「惡風」。

夏天的雨也不是像牛毛、像花針、像細絲,富有溫情地沐浴著大地萬物和人類,而是隨性而下。有時,淅淅瀝瀝,能下個三天三夜不停歇;有時,暴雨傾盆,「東邊日出西邊雨」,民間俗稱我是車轍雨,像娃娃的臉,說陰就陰,說晴就晴,防不勝防。往往5、6、7月份是夏脾氣大發作的時候,這時的雨水下多了,我又換了稱呼,人們把雨水叫成了洪水。俗話說:「水火無情」!我大發作的時候,如猛獸下山,驚濤拍岸,無情地吞噬人畜、千里良田和財物,成為害人的洪水。當然,夏也有兩面性,也有好脾氣的時候,也就是風調雨順的時候,變害為利的時候。夏雨是旱魔的剋星,天旱只要遇上它,就會乖乖地投降,會保佑人類和萬物生存所需的水分。此時夏的名字就叫夏雨。

夏天的太陽也不再是春天般的暖陽,人們習慣稱火辣辣的太陽是烈日,俗稱「毒日頭」。太陽就是一個表面溫度有6000度的火球,在太陽系裡它是天文學中稱的「恒星」,有地球等九大行星在圍繞著它自轉和公轉。我們中國位於北半球,當太陽照射到地球的北回歸線時,我們正處於夏天;當太陽照射到地球的南回歸線時,我們正處於冬天,這是地理常識。夏陽的「毒」也有兩面性。正因為它「毒」,才有利於農作物在高溫的環境中生長,也才有可能縮短農作物生長成熟的週期。常言說:「大海航行靠舵手,萬物生長靠太陽」。只有經過太陽的光合作用農作物才能生長,農民才能有好收成,人類才有可能衣食無憂。當然,太陽「毒」有不利的一面,比如高溫下作業我們就應該講究科學,一般來說,夏季的晴天上午11點至下午3點是太陽最毒的時候,為了防中暑,就要儘量避開這段時間室外工作,即使必須中午作業,也要提前做好防暑降溫措施,比如吃人丹、吃西瓜、吃冷飲等,我們要興利除弊,揚長避短,防備「毒日頭」的傷害,變害為利。

夏天雷雨天氣多,防雷避雷也是人們應該注意的。大自然中的雷電在夏季中表現最為突出。一般來說,只要是夏季暴雨,往往是開始烏雲翻滾,狂風大作,昏天地黑,電閃雷鳴,接著是暴雨傾盆,甚至是冰雹從天而降,雷聲不斷。這樣的天氣最容易人畜或物體觸電,故下暴雨天儘量要躲避雷擊。筆者在農村老家就親眼目睹過雷擊一棵大柿樹主幹一劈兩瓣,還有鄰村的一個小夥子,下暴雨在防汛的小清河堤上肩扛鐵鍁,和一行人急匆匆地走著,結果鐵鍁和人遭雷擊,當場而亡。看來,暴雨天人們不宜在樹下避雨和露天活動,老天不長眼,專雷擊倒楣的人。所以,凡建築兩三層以上的樓房和建築物都必須安裝防雷設施,氣象部門會宣傳提醒安避雷針等,以防萬一。

今年的夏日南方多發生洪澇災害,與2008年好有一比。特別是沿長江的湖北、湖南、江西、安徽等省份,洪水到來,為確保災區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人民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哪裡需要到哪裡去,哪裡最危險就到哪裡去,真正體現了人民子弟兵愛人民,成為一支打不垮沖不散、急難險重衝鋒在前的鋼鐵長城。還有災區各級黨員領導幹部,動員組織群眾搬遷,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身先士卒、率先垂范,充分發揮了基層黨支部的戰鬥堡壘作用和黨員的先鋒模範作用,用鐵的事實證明了災區人民大災面前不彎腰,以秋補夏,生產自救,自力更生、重建家園。

夏是春的延續。當「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時,夏會默不作聲地接續春的資訊傳遞,在烈日的照射下,讓夏風吹得更心花怒放,讓夏雨恩澤著萬木競秀、恣意旺長,田野裡的莊稼一派鬱鬱蔥蔥。高粱杆一夏竄得有一丈多高,高粱米獨佔枝頭漲紅了臉;玉米杆也竄得有一人多高,玉米吐絮結棒挺直了胸膛;芝麻開花節節高,棉花吐蕾結桃笑彎了腰,連不知名的夏草也汪洋恣肆瘋長半人高。

夏是秋的開端。只有經歷了火紅火熱的夏天,才會迎來秋的天高雲淡空曠遼遠;只有看到萬物在夏天恣意生長,才會贏得秋的碩果累累收穫無限!夏天,在進入伏天,才會有秋天。農諺雲:「三伏裡面加一秋」、「立秋三天遍地紅」。進入伏天就是全年最熱的時段,這一時期,往往被人們形容為「桑拿天」,在室外勞作烈日下最容易中暑,離開空調屋,動一動就會汗流浹背。正是因為熱到極值,它會有「拐點」出現,「立秋」就是「拐點」,農諺說:「立了秋,掛鋤鉤」,這說明莊稼已不需要耕耘,天氣逐漸轉涼,離秋收不遠了。

大自然是神奇的,春夏秋冬四季交替是不以人們的意志而轉移的。炎熱的夏天即將過去,豐收的秋天還會遠嗎?!不論是處於哪個季節,我們細細分析,它都有利弊得失,人們生活在這樣的大自然中,我們只能適應它、順從它、征服它,在改造主觀世界的同時來改造客觀世界。所以,辯證地看,我熱愛春天那百花盛開、萬木復蘇,我同樣熱愛夏天那激情火熱、萬木爭榮!只有夏天激情四射、夏天烈焰火熱,才能激起我沉睡的腦細胞去縝密地思考、恣意地寫作,文思泉湧,信筆拈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