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中醫總會會長黃保國是研習班的「大班長」,從主持小組討論到大會發言,他的主題都圍繞著一個:向世界推廣中醫。
馬來西亞中醫總會會長黃保國是研習班的「大班長」,從主持小組討論到大會發言,他的主題都圍繞著一個:向世界推廣中醫。

第一次來北京參加「中醫關懷」研習班,馬來西亞中醫總會會長黃保國是研習班的「大班長」,從主持小組討論到大會發言,他的主題都圍繞著一個:向世界推廣中醫。

 

家學淵源

49歲的黃保國行醫已經22年,作為馬來西亞第三代華人,黃保國的醫術來自家傳。

100年前,黃保國的祖父從中國來到馬來西亞,拜師學習中醫。黃保國的父親也承襲了祖業。診所以父親的名字「黃少飛」命名,開業已經52年。如今已經傳承到了剛剛從安徽中醫藥大學畢業回來的兒子身上。

在馬來西亞,像黃保國家這樣的中醫診所不少於2000家,有11家政府醫院提供傳統醫療服務,其中包括馬來傳統醫療、印度傳統醫療和中醫,11家均提供針灸服務。不僅僅是華人,當地的馬來人、印度人都能接受中醫。黃保國稱,中醫的廣受歡迎並非是因為宣傳,而主要是通過療效。

黃保國的父親是骨傷科醫生,曾在中國的中醫藥大學留學和進修。黃保國從小隨父學醫,在父親的影響下,順利完成了12年的華文教育,而後進入馬來西亞的學校進修,數年中,一邊學習一邊協助父親臨床診療。

幾十年的學習,黃保國積累了豐富的經驗。2008年黃保國來到廣西中醫藥大學進修碩士研究生,2015年在湖南中醫藥大學收穫了博士學位。

擔任馬來西亞中醫總會會長以來,黃保國與廣西、湖南、安徽等中國的中醫藥大學建立了密切的學術交流,並同北京、廣州的中醫藥大學保持著互訪。

黃保國認為,中國的中醫藥有著系統化的教學,更大的優勢是中國擁有中醫院。對於馬來西亞尚未設立中醫院的現狀,黃保國表示,「馬來西亞的中醫學生畢業後沒有一個臨床基地,這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在黃保國看來,中醫的國際化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關鍵在於中國的政策以及中醫藥未來的走向。他認為,中國對中醫藥研究得最為透徹,而且中藥也產自中國,在這方面,中國起著很大的作用。

「中國是中醫藥的發源地,每個國家想要取經的時候,第一個就會考慮中國。」在他看來,「中國就是一個領頭羊,中國對中醫藥的重視程度會決定未來中醫藥的走勢和方向。」

亞洲其他國家如新加坡、泰國等都有關於中醫藥的立法,同這些國家一樣,在馬來西亞中西醫「井水不犯河水」,中醫師不能擅開西藥。讀書時可以學習,「但是讀歸讀,不能操作,做了就會違法。」

 

期待中醫立法

馬來西亞是一個多元文化共存的社會,作為世界傳統醫藥重要組成部分的中醫藥在這裡不僅有一席之地,而且日漸發展壯大。

過去,馬來西亞不承認中醫,早期的中醫屬於「野生狀態」,中醫的註冊、學歷等都沒有規範,只是任其自由發展。1971年馬來西亞頒佈的醫藥法令,主要用來規範西醫。而日前擬在推行的《中醫傳統醫藥法令》則旨在將中醫規範化。

2000年馬來西亞衛生部草擬傳統輔助醫藥的法案,通過10多年的努力,2016年正式通過國會和元首批准法案通過。

黃保國表示,「中醫立法後,從事中醫門診以及推拿、按摩,必須取得人力資源部的認證,沒有認證不能行醫,規範了中醫的行醫標準。」

黃保國介紹說,馬來西亞不僅有中醫藥,還涵蓋了其他一些民族的傳統療法,包括馬來人的巫醫、印度醫學以及順勢療法、另類療法、回教醫療等總共6個種類,中醫藥是其中之一。

此次立法的主要目的,是對中醫藥進行系統的註冊管制,早期在馬來西亞做傳統醫師均沒有進行註冊,毫無規範,立法後這些都會納入正軌。

黃保國表示,「立法後,中醫師和針灸師必須要有大學中醫學士的學歷,包括馬來西亞和中國的文憑。目前馬來西亞只承認中國三家中醫藥大學的學歷。」

立法後,持有這些學歷才可以註冊。馬來西亞一些私立的大專、大學,4年前已經開始設立中醫系。今年或者明年就會有馬來西亞自己培養、政府正式承認的一代學子拿到學歷文憑。

 

毒性低,療效好

談到中醫藥的社會需求,黃保國說,現代人使用手機電腦過度,經常會有腰腿痛、頸椎病等,西醫經常會建議去作手術。針對這些病症,中醫通過手法和特定的中藥調理,可以達到很好的效果,這方面已經被廣泛地認可。

「中醫講究功力,好中醫要看功力是否深厚。中醫用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點,功力好不好來自於經驗的傳承。」黃保國說。

對於一些內科和婦科病,如月經不調等,中醫有著顯著療效,「甚至,發高燒,如果用藥得當,辯證得當,也會非常有效。」

談及如何提高功力,黃保國說,「功力不是通過書本就能達到的。」除了在學校進行正規教育外,經驗的傳承十分重要,如有經驗的老醫師來進行培訓、指導,或者參加專門的中醫研習班。

馬來西亞是一個法制化程度較高的社會,加上其多種語言溝通的便利,使得發展傳統醫藥的政策有從下而上和從上而下的良性互動。

近年來,馬來西亞不斷開展國際交流,加強同中國、印度等國家在傳統醫藥方面政府與民間的合作。談到兩國之間的中醫交流,黃保國說,他希望日後能跟更多經驗豐富的中國老中醫進行交流或者開辦研習班,「我們其實一直在做,同安徽中醫藥大學、北京中醫藥大學、廣西中醫藥大學都有學術交流,尤其是這兩年。」

為什麼對中醫有如此的信心?談及這個話題,黃保國感慨良多,「中醫是副作用最低的一種醫學。我本身從事中醫門診,看到的就是它的療效。」

讓黃保國感到欣慰的是,中國的中醫藥近年來日漸規範,「過去一直強調中西醫結合,馬來西亞等海外醫師都面臨著蠻大的壓力,因為作為中醫師我們不能從事西醫,強調中西醫結合對中醫藥的海外發展會有一定的阻礙。」他表示,「最近中國的中醫藥走勢,已經開始重視中醫的傳承,重視文化,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對海外會有一定的影響力,也為我們推動中醫藥的發展增強了信心。」

黃保國表示,「立法後,中醫師和針灸師必須要有大學中醫學士的學歷,包括馬來西亞和中國的文憑。目前馬來西亞只承認中國三家中醫藥大學的學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