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yant-Inslee

上週四,第一輪華州州長競選人辯論在斯波坎(Spokane)舉行。民主黨競選人杰·英斯利(Jay Inslee) 和共和黨競選人比爾·布萊恩特(Bill Bryant)進行了一場激烈的較量。

兩位競選人以華州的經濟和教育問題為重點展開辯論。

 

經濟

布萊恩特

「大家都知道華盛頓州經濟資源豐富:商業和交通,旅遊和娛樂,科技大樓,醫療設備,工廠及軍隊,農業林業漁業和能源都應有盡有。然而,儘管行業遍佈,本州的失業率卻依然居高不下。

所以,我們更需要政府人員利用他們的權利和州預算來幫助私有企業,為我們帶來更多的工作機會。但是據我了解,很多企業家都抱怨說我們的政府有說『不』的習慣:每當他們想要做一番事業的時候,總有人對你說不。如果在我的管理下,我會大力提倡全華盛頓的各類私有企業為大家提供更多的工作機會。

很多小企業告訴我政府干預阻礙了他們的前進,他們需要一個領導者帶領他們存活下去。我上任後將停止一切不良干預,促進各區的商業發展,而不僅僅將精力局限在西雅圖本地。」

 

英斯利:

「我們擁有一個強大的經濟體系。我上任之後,我和我的團隊創為二十五萬失業人員重新找到了工作。華州每一個城市失業率都大幅度下降。因為我曾經在華盛頓中部雅集瓦(Yakima)居住長達二十多年,我對華州東部和農村地區的關注一點都不比華州大城市少。為了吸引商家來斯波砍創業,我會幫助他們減免掉一些稅務。比如說將商業中心移到斯波坎的AF公司。為什麼他們會來華盛頓?因為我開啟了一個叫做「開始工作」的項目:我們幫助這些公司培訓專業的工作人員, 以此吸引他們來華盛頓開拓市場。」

 

教育

英斯利:

「我們也完成了很多發展教育相關的事情,比如我們花費了近十億在麥克利裡(McCleary)項目上。

這不是說說而已,這些都是實際行動。 早教,全天的幼兒園,這些在之前的華盛頓州都是沒有的。我們將幼兒園到小學三年級的班級人數減少;我們給老師加薪水,並聘請更好的老師。

在兩黨的共同的努力下,給大家提供可負擔的大學教育。我很高興我能讓這一目標在2017年達成,雖然比爾一派在開始時持反對意見。」

 

布萊恩特

「當英斯利州長還是一名候選人時曾揚言,未來會制定法案資助華州每一個需要幫助的孩子。但是這四年來我們聽到的都是他失敗的藉口。因為沒有完成這個首要任務,他是一個失敗的州長。他說沒能完成教育酬金計劃的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兩黨持有不同的意見。我同意,因為州把麥克利裡看作一個難題,而我則認為這是一個讓我們審視二十一世紀新教育體系的好機會。

現在政府平均花費12,000美元資助一位大學生完成學業 ,但是很多鄉下的孩子並沒有享受到這一權益。這不僅違憲,甚至是道德上的錯誤。我希望每一個孩子不論出生在哪裡都能享受到平等的受教育機會。我將奉獻我的四年州長生涯來完成這一夢想。」

 

兩個問題

在辯論結束後,每一位競選人都能向對方提一個問題。布萊恩特提問英斯利他過去四年任期中做過最失敗的事是什麼?

「我認為與其說這是一個敗筆,更確切的說這是一件讓我感到惋惜的事。這件事就是流浪漢問題。雖然本州的經濟增長飛快,但同時金郡的街頭流浪人數也增長了百分之三十。我一直致力於為更多需要的人解決住房問題,但是因為貧窮或其他問題,流離失所的人數只增不減。我很遺憾無法在我任期內解決這一問題。」

 

英斯利對布萊恩特的問題則圍繞著一個經久不衰的話題-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英斯利例舉了許多川普對退休老兵和老兵家屬發表不敬言詞的爭議事件。而布萊恩特一直對川普的不當作為保持沈默。他逼問布萊恩特是否為了支持他的共和黨派,而對川普的所作所為充耳不聞。

布萊恩特答道:

「我早前就在川普先生的事情上表明立場了,我不會投票給川普或克林頓。我們住在一個百分之二十的九年級學生都無法高中畢業的州。我們的最新調查表示百分之七十的十一年級學生都無法通過他們的數學考試。我們的州特產三文魚和鮭魚產量都在急劇下降。交通問題日益加劇。成人神經健康問題嚴重,兒童的寄養照顧系統不夠完善。州長先生(英斯利),請不要再躲在川普先生這塊擋箭牌之後了。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是你失敗的四年執政期,而你需要為自己辯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