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垃圾都經歷了什麽:西雅圖垃圾中轉南站之旅

 

img_4150文 | Lily Zhang

 

「垃圾回收」對每一個西雅圖人來說都不是一個陌生的詞。作爲全美公認的市民回收意識最强的城市之一,西雅圖的垃圾回收在許多同級別城市看來已經十分井井有條。然而,即使是在這個被許多大城市作爲榜樣的地方,垃圾分類與回收仍然面臨著諸多現實挑戰。今次,《西城時報》和西雅圖中文信息服務中心(CISC)、亞洲心理諮詢服務中心(ACRS)及亞裔社區成員一道來到西雅圖的垃圾中轉南站,從另一個角度瞭解城市垃圾回收鮮爲人知的一面。

「垃圾回收」:一段歷史

 西雅圖的城市垃圾回收系統已經有超過百年的歷史。在這百年之中,城市經歷了不斷工業化、城市化和現代化的發展歷程,城市人口也不斷增長,居民類型更加多樣化,垃圾回收工作也隨著這些因素的改變在方式和技術上不斷革新。

 

早期,西雅圖人用馬車收集垃圾幷倒進普吉灣。20世紀初,垃圾焚燒出現。上世紀20年代開始,焚燒站被關閉。爲了應對大量的城市生活垃圾,英特灣、山湖台等地都出現了大型的垃圾場。

 

然而40年後,整個城市已經找不到多餘的土地堆放垃圾,西雅圖市政府不得不在肯特市(Kent)修建了兩座填埋場。同時,社會環保意識崛起,人們開始擔心污染和垃圾問題,可降解(Composting)和可回收(Recycle)的概念開始出現,幷立刻投入到城市垃圾處理系統中。

 

在這種社會思潮下,爲了改善城市垃圾處理效率和質量,西雅圖市開設了兩所大型垃圾收集中心。1966年,舊垃圾中轉南站(South Transfer Station)正式開放,即本次社群成員所來到的垃圾中轉南站的前身。第二年,華玲福垃圾處理中心落成。起初,這兩個處理中心幷沒有回收功能,只是收集垃圾幷在粗加工後送往20英里外的肯特市。

 

直到80年代,垃圾填埋場才被正式取締,全美掀起垃圾清潔的環保熱潮,西雅圖的垃圾處理部門也面臨著巨大的財政和社會危機。然而,危機也正是轉機,部門以最快速度成立了以减少西雅圖居民垃圾爲目的的新項目。在此之後,經過市民、政府和中介部門的不懈努力,西雅圖已經成爲全美垃圾回收率最高的城市之一。如今,西雅圖所有的不可回收垃圾都會被運到三千英里之外俄勒岡州東部,在那裏保證絕對環境安全的私人填埋場接受處理。而在西雅圖市內,舊的垃圾中轉站漸漸年久失修,新西雅圖垃圾中轉南站就在此時應運而生。

新垃圾中轉南站:環保與人文的結合

新垃圾中轉南站建立于2012年,位于南公園社區(South Park),坐落在杜米瓦許河(Duwamish Waterway)河畔。如果不是來路上一輛接一輛的大型卡車,你甚至很難將這個地方和「垃圾」這個詞聯繫在一起。現代化的建築風格、綫條明朗寬敞的停車場和庭院設計、滿目綠色的植被覆蓋……從正面看,這裏更像一個大學的研究所。無論是庭中的藝術品還是樓面裝飾,都體現出濃厚的人文特色。

 

然而,就是在這樣一個10萬平方尺的花園式的垃圾站中,每年都有18萬噸垃圾得到了安全、妥善、高效的處理。上午11點,當參觀者們走進垃圾處理場時,運送垃圾的專用車正絡繹不絕地送來今早的垃圾。指示牌清晰地標識著每一個分類場域。乾淨木頭、舊輪胎、金屬都被分割得井井有條,綠色的指示牌也讓人耳目一新。

 

據垃圾中轉南站負責人Suzanne Hildreth介紹,整個垃圾站的建築設計都遵循環境友好原則,實現了全面的環保要求。抬頭向上看,就是別具玄機的屋頂。首先,垃圾場的屋頂使用自然光照明,减少用電量。其次,屋頂上安裝了全套的雨水收集系統,可以儲存5萬加侖雨水。這些雨水被高效用于場地清洗和車輛進出場地的清洗工作中,避免了垃圾場對城市街道的二次污染。

 

而庭院設計則是沿著建站前植被的分布展開的。也就是說,場中的綠蔭全都是原生植被,先有綠樹,後有芳庭。這樣可以極大减少灌溉植被所需的用水量。除此之外,站中還有許多別具匠心的裝置和雕塑藝術,這些裝置大多使用回收材料製成。比如廢弃的南公園大橋(South Park Bridge)餘料和入口墻面使用的舊街牌。

 

走進中轉站內部,廠房就變成了全封閉的空間,據說是爲了防止覓食的鳥兒闖入。兩個巨大的壓縮機發出陣陣轟鳴,以巨大馬力壓縮幷傳輸垃圾。本著安全第一的原則,壓縮機和內部廠房的操作都有嚴格的安全守則,保證垃圾的清潔回收和平安中轉。

 

看起來,這些巨大的壓縮機應該是城市垃圾的暫時終點。那麽,垃圾在來到這裏之前又經歷過哪些處理呢?南站工作人員爲我們介紹了整個垃圾回收工作的流程。

 

根據統計,西雅圖每戶人家平均每周都要扔掉15磅垃圾。從每周一到周六,中介派出的垃圾卡車都會收集每一戶商家和住戶的垃圾桶。卡車裝滿後,就會將垃圾運到制定的中轉站。

 

中轉站首先會給每一車垃圾稱重,然後卡車開進中轉站的垃圾場,把垃圾按照一定類別扔在指定場域,中轉站的前端裝載機負責將這些垃圾推進地上的洞裏,這些地洞直接連通下一層的壓縮機內部。壓縮機可以容納25噸重的垃圾,被壓縮後的垃圾就被運送到安全保證的巨大貨箱中。裝滿後的貨箱將先坐上卡車,再坐上火車,去往美麗的俄勒岡州。

垃圾分類與管理:成就與挑戰幷存

 目前,西雅圖已經能够回收或降解超過一半的城市垃圾。每年,都有10萬多噸食物和庭院垃圾免于被無辜填埋,走上更有價值的回收道路。通過使用最新技術的先進設備,庭院垃圾會被改造爲再生土,用于園藝種植。紙張、塑料、金屬和玻璃會在本地的回收工廠經過分類、掃描和壓縮,投入新産品的製作。

 

人們都知道,垃圾回收是給被人類丟弃的物品二次生命,也是减少垃圾的填埋,爲人類生存爭取更大的空間。西雅圖在這條路上一直走在全美乃至世界前列,但現狀還遠遠不能讓人滿意。

 

在采訪中,Susan也坦誠了中轉站面臨的困境。中轉站在垃圾分類中位于一個類似終端的位置,而這個系統開始于每一個扔垃圾的人。垃圾車送回的垃圾很多時候分類混亂,也給中轉站的工作帶來許多麻煩。中轉站甚至無法預料在指定的分類中會出現什麽類型的垃圾,因爲人們幷沒有按照指示對垃圾進行分類。

 

另一方面,Susan也對這種狀况表示理解。她和其他SPU的同事正努力做著自己能做的事,使垃圾分類的標示更加清晰易懂,容易辨識。他們通過數據分析,努力找出垃圾問題嚴重的社區,幷在這些地區通過多部門協作展開各個方面的工作。然而,正如Susan所說,「每一件小垃圾都有可能成爲大問題」(Every small piece can be a big problem)。在你扔掉每一個喝光的水瓶之前,或許有必要再多想一些。

 

如果你也想看看這個城市背後的面孔,來垃圾中轉南站參觀,可以在網上預約南站的公共參觀室(Public Viewing Room)。站內的工作人員爲你準備了生動多樣的影像資料,你或許也可以帶著孩子們來看看,那些被扔掉的東西經過了怎樣的第二生,又對這個城市和社群有怎樣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