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繪畫藝術

383

自從五代之西蜀、南唐開始,直到南北宋各個朝代,多相繼設立畫院,其勢力日見擴張。然而到了元代,因朝廷不重視文藝,因此畫院的制度遂告終止。不過到了明成祖朱棣又將文人、畫士家延攬入宮,為其服務。
明朝畫院雖盛,但因實行文化專制,對畫家的迫害也較宋代殘酷,於是畫院畫家,只好謹慎的追求古人的形式,並迎合皇帝的意思,以求自保,成就自然無法與宋代畫院相比。儘管如此,明朝的畫院還是出現不少優秀的畫家。
一般來說,明朝初期,崇尚宋代畫風的畫家在宮廷、民間相當普遍,其中以戴進領導的「浙派」對當時畫風影最大。明朝中期隨著經濟生活的繁華,素有「魚米之鄉、絲綢之路」之稱的蘇州(俗稱吳門)湧現出卓有成就的畫家群體,其中以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四家最為著名,人稱「吳門畫派」。他們的作品大多以表現江南文人優雅閒適的生活情趣。到了明朝後期,隨著社會思潮的活躍,士大夫文人畫更是向獨抒性靈發展,以畫為樂、以畫為寄。

第一部分:明朝初期的繪畫
明朝初期的主要畫家包括擅長花鳥畫的呂紀和「浙派」的領導者戴進。

 

 

呂紀-桂菊山禽圖畫家:呂紀(Lu Ji, 1429 ~ 1505)
呂紀,字廷振,號樂愚,浙江寧波人。孝宗弘治年間被徵昭進入畫院,供事仁智殿,官錦衣衛指揮。他善長於畫花鳥。他開始作畫是跟邊文進學習,後來研習唐宋諸家名作的畫作,繼承發展了宋代院體的傳統,工筆勾勒與寫意俱佳,而且善於結合兩體,拓展了花鳥畫的表現形式,他的畫設色精麗,造型生動,代表作有《桂菊山禽圖》、《花鳥圖》、《秋渚水禽》等。
呂紀的花鳥畫含有規勸皇帝實行善政的意思,如在《三思圖》中,畫了三隻相思鳥,以表示凡事三思而行;在《殘荷鷹鷺圖》,畫一隻雄鷹正轉身下撲,荷塘中白鷺和小鳥都驚慌逃避,不知所措,借以告戒皇帝不要濫用武功。

 

 

 

 

戴進-關山行旅圖畫家:戴進(Dai Jin, 1388 ~ 1462)
戴進,浙江杭州人。他曾在宣德年間被推荐入宮,後遭忌返回家鄉,賣畫為生。戴進的繪畫技巧具多樣性,無論是人物、山水、花卉皆很擅長,人物面貌也有多种變化,山水取法宋人蒼勁一派,又融以元人水墨法傳統,山石大斧劈皴,水墨淋漓,豪放挺健,下筆較重,粗爌有力,氣勢充沛。人物工意結合,面部描寫較細,神態生動,衣紋線條則粗放頓挫,勁鍊洒脫,風貌獨具,花鳥既能工筆設色,又能水墨寫意。
戴進的直接傳承者有其子戴泉、婿王世祥、弟子方鉞、夏芷等,均為浙江人,故他的畫派世稱「浙派」。代表作有《關山行旅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