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債券市場危機顯露,投資人驚慌

107

(紐約時報) 去年,當中國股市令人興奮地屢創新高時,中國官員歡欣雀躍不已,希望它可以成為一個新的資金來源,幫助解決中國的經濟問題。然後,股市崩盤了。

現在,在中國龐大且日趨複雜的金融市場中,另一個快速增長的部門正在顯露出危機跡象:9萬億美元規模的債券市場。

上週,國債和企業債券出現價格下跌,本週二拋售仍在繼續。這種情況令投資者感到驚恐,他們敦促政府暫時限制一些交易,並向處於困境的金融機構提供緊急貸款。

當更多的中國企業需要貨幣來應對經濟增長放緩時,債券價格下降導致了借款成本的增加。週二,債券收益率再次創下新高。從一定程度上說,這也是中國正在對全球金融變化做出反應。隨著美聯儲提高短期利率,以及很多人認為特朗普上任後會加大政府支出,全球投資者都在出手債券。

但中國在實施自己的平衡措施時步履維艱。中國債券下跌的另一個原因是北京力圖從金融體系中擠壓出超發的貨幣,防止潛在泡沫出現,這些泡沫可能藏在陰暗的、難以追踪的經濟角落。如果北京繼續這些努力,債券價格可能還會進一步下跌。

「這一輪調整還未結束,將繼續修正、規範化,使錢放在政府看得到的地方。」在上海開展股票、債券和期貨交易的投資基金FXM兄弟基金合夥人苗作興說。

至少有40家企業表示,他們將推遲或取消債券發行,因為銷售債券會有被迫支付高額利率的風險,或者根本就銷不出去。江蘇蘇美達集團就是其中之一,這家工業貿易公司出口的商品五花八門,從園藝工具到汽車零部件都有。上週四,該公司取消了1.3億美元短期債券的發行。

「鑑於近期市場波動較大,本公司決定取消本期債券發行,擇時重新發行。」江蘇蘇美達集團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中國有特別的理由感到擔心。作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它的金融體系相當脆弱,眼下深陷債務,容易受隱性壓力的影響。海外利率升高也可能會促使更多的中國投資者將資金轉移出國,以追求更高的回報,或者是避開一些人眼中中國正在日益加劇的問題。

這種資金流出 「增加了國內銀行系統的壓力,削弱了整個金融體系已經很脆弱的基礎」康奈爾大學貿易政策教授埃斯瓦爾·普拉薩德(Eswar S. Prasad)說道。他曾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中國事務主管。

健康的債市對中國的重組計劃至關重要。中國一直指望其快速增長的債市可以成為一種途徑,將市場約束機制引入其傳統的、浪費資源的政府導向型經濟。

美國的金融體系比較成熟,企業有很多種辦法籌到資金。他們可以從銀行借款、靠出售股票或債券籌資,或者直接從任意數量的投資者那裡籌集資金。但在中國,國有銀行是迄今為止的主要資金來源。這有助於推動中國的經濟增長,但它也使得貸款流入了有政治背景的借款人那裡,而不是經濟最需要它的地方。這就是中國經濟如今陷在供過於求的鋼鐵、玻璃、水泥和汽車廠裡的原因之一。

特別是在過去兩年中,中國已採取措施,鼓勵股市、債市,以及私人貸款機構的健康發展,它需要一種方式來確保引導資金流向的是重視利潤的投資者,而不是政界人士及其在國有銀行的盟友。

去年股市崩盤,私人貸款發展緩慢。但在上週之前,中國債市一直走勢良好。地方政府的投資部門和其他大型借款機構最近數月湧入債市,以低利率發行債券,償還利率更高的銀行貸款——這也正是政府的意圖所在。今年前11個月,債券發行量比去年同期增長了47%。政府沒有預見的到是,中國各家銀行進行的投機性債券交易出現了爆炸式增長。

銀行越來越多地通過出售理財產品籌集資金,這些產品看上去像是可靠的銀行存款,通常出售給普通投資者。銀行極少披露這些理財產品背後的內幕,而且通常也不把它們計入資產負債表。

然而,越來越清楚的是,很多理財產品都在以債券為支撐。理財產品的債券持有量在截至今年6月的18個月內翻了一番。除了這種風險之外,銀行還使用大規模槓桿押注債券價格的走向。

現在政府正在努力控制它。週一晚上,中國央行主管的報紙《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News)發表了對一名央行官員的採訪,文中只提到該官員負責評估銀行財務的健全性。這名官員說,從明年開始,央行將把理財產品納入評估範圍。央行的一名新聞官員證實該採訪準確地反映了該機構的觀點,但拒絕進行詳細闡述。

週二,一年期的國債收益率從兩週前的2.35%上升到3.11%,對於債券來說,這個漲幅已經很大。當債券價格下跌時,收益率就會上漲,導致發行債券的成本增加。企業債券的收益率也在快速上升,對於將資金注入到常常不透明的中國公司,投資者已經開始要求獲得更好的回報。這反轉了今年早些時候的趨勢:當時投資者對中國債券非常看好,他們也購買了企業債券,導致國債和企業債券之間的自然差距縮小。

FXM兄弟基金合夥人苗作興預測說,企業債券將會繼續遭到拋售,直到政府和企業債券收益率的差距再次拉大為止。「去除了企業債泡沫後,」他說,「這一輪調整才算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