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時代》周刊封面人物特朗普 Time.com

美國《時代》周刊公佈「2016年度風雲人物」,由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Donald Trump)獲得殊榮,是《時代》歷來選出的第90名風雲人物。周刊新一期封面標題形容他是「美利堅分裂國總統」(President of the Divided States of America),指他可能帶來「更好或更壞」的影響。經常在推特語出驚人的特朗普,在《時代》揭曉結果前約10分鐘,已忍不住預告即將接受NBC訪問,變相搶閘公佈自己獲選。當選總統後,特朗普一度表示,會減少社交媒體的使用。誰知,經過一段時間平復心情後,特朗普又殺回來了,最近在推特上頻頻發聲。另類的「推特治國」,以至很多人調侃特朗普都不需要聘請專門的白宮新聞秘書,因為那只推特小鳥就是最好的選擇,還可以為美國再省點錢。

推特反問:「我連個祝賀電話都接不得?」

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話,這是台、美斷交37年來,台灣與美國總統或准總統直接通話,引起媒體普遍關注。面對批評,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稱,「我連個祝賀電話都不能接?」

他先發了一條消息說,「台灣總統今天打電話給我,祝賀我當選總統。謝謝!」

特朗普特別以英語大寫字母表達「打電話給我」一詞,強調是蔡英文「打電話」給他祝賀,而非他主動致電。

一個小時之後,特朗普又發一條推特,這次更以反諷的語氣為自己辯解。特朗普寫道,「美國向台灣出售數十億美元的武器裝備,但我卻不應該接一通祝賀電話,這多有趣。」

從特朗普連續兩條推特發言可以看出,他為自己受到的指責大抱不平,並認為兩人電話通話沒什麼大不了,不需要大驚小怪。

美國《華盛頓郵報》報導,特朗普和蔡英文通電話,背離美國數十年來的亞洲政策,並且違反外交常態,勢將影響即將上任的特朗普與中國大陸之間的關係。

美國前國家安全會議亞洲事務主任麥艾文(Evan Medeiros)向率先報導的英國《金融時報》說:「中國領導層將視此為歷史性地高度挑釁行為。」 麥艾文表示:「無論有意或無意,這通電話將根本性地使中國對特朗普策略意圖的想法轉為負面。因為這項舉動,特朗普為中美關係埋下持久不信任和策略競爭的伏筆。」根據報導,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話,美國白宮和國務院事前都未獲通知。

蔡英文特朗普電話會談,也引起日媒大幅報導。NHK報導說,兩人罕見的電話會談,可預想的是會引起主張一個中國原則的中國政府的強烈反彈。

向中國「開炮」 談中國南海和匯率政策

當地時間4日晚,特朗普在推特上向中國開炮:「過去中國讓其貨幣貶值(讓我們的公司難以競爭),對我們輸入中國的產品徵收重稅(美國並不征收他們的稅),或者在南海建造大規模軍事設施的時候,問過我們是否可以嗎?我想沒有!」

英國廣播公司5日稱,特朗普的評語「勢必讓北京錯愕」。「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的時候,征求過中國意見嗎?」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5日稱,與蔡英文一通有爭議的電話才過了兩天,特朗普就對中國發動新的抨擊。批評者擔心,特朗普的「魯莽外交」可能引發中美對峙。

自美國大選結果揭曉以來,特朗普展現出一種即興發揮的外交政策立場。批評人士卻擔心,這位候任總統會由於缺乏準備和不願聽取意見,稀裡糊塗地引發危機。一位曾在奧巴馬政府中擔任高級職務的人士稱,「這傢伙在接下來6個星期會做什麼讓白宮和國務院提心吊膽,奧巴馬擔心這位候任總統現在兩眼一抹黑、憑感覺行事。」

德國《明鏡》週刊5日以「謊言和挑釁」來評價特朗普炮轟中國的推文。實際上,華盛頓最近已通過了對中國鋼鐵和太陽能等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至於貶值貨幣,實際上人民幣一直與美元掛鉤,近來人民幣有一定貶值,但北京很可能希望儘量保持人民幣穩定。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國友5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受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等因素影響,從市場情況來看人民幣貶值壓力很大,這一波人民幣貶值趨勢不是中國政府操縱的結果,而是市場的自然選擇。若非中國政府通過有管理的手段對人民幣匯率進行適當調試的話,人民幣兌換美元的匯率將貶值更大。至於征稅方面,宋國友表示,中國已經是WTO成員,是從自身發展階段出發、通過法制途徑決定的稅收標準,全是經濟主權之內的行為,也不是單單針對美國,因此特朗普這種說法顯然是沒有常識。

稱新空軍一號太貴 要求取消訂單

12月6日上午,候任總統特朗普在 推特 上的發言再度掀起軒然大波。他表示,美國軍方向波音公司新訂購的 747-8 型「空軍一號」(Air Force One)飛機價格過高,因此要取消訂單。受這一消息影響,波音公司股票當日開盤便出現短線跳水,最大跌幅超過1%;不過很快又觸底反彈,下午收盤時已恢復到前一天的價格。

就在特朗普發布這條推文22分鐘前,芝加哥論壇報剛剛發表了波音公司 CEO 米倫伯格(Dennis Muilenburg)的評論,他對特朗普的保護主義貿易政策感到擔憂,稱這會損害波音公司近年來與中國蓬勃發展的業務。米倫伯格還表示,會敦促特朗普在對外貿易方面採取更加溫和的立場。不料話音剛落,他就遭到特朗普的當頭痛擊。

發布這條推文後,特朗普當日又在特朗普大廈(Trump Tower)對記者重複了這一表態。他說:「這飛機(價格)完全失控了,簡直貴得離譜……我希望波音賺很多錢,但不是賺這麼多。」特朗普的發言人 Jason Miller 表示,取消波音訂單的細節將在特朗普1月20日正式就任總統後公布。

不過,特朗普在 Twitter 中所稱訂單價格「超過40億美元」暫無可靠來源。事實上,美國軍方早在去年1月就曾公布向波音公司訂購兩架四引擎的 747-8 新型飛機,以服務美國總統;去年3月,美國政府責任署(The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發布報告,預計購買這兩架飛機總共花費在32億美元左右。

波音公司在特朗普聲稱取消訂單後亦發表聲明:「我們目前有一份1.7億美元的合同在身,旨在幫助確定這種服務於總統獨特需求的複雜軍用飛機的能力。我們期待與美國空軍繼續在該項目的後續階段進行合作,以便讓我們能以對美國納稅人最優的價值、向總統交付最好的飛機。」

而美國國防部今年1月和7月就與波音公司共簽訂近1.7億美元的合約,以先開展其訂購新型「空軍一號」的前期設計及相關研發工作,此舉是為了降低研發風險及成本。據悉,這兩架飛機目前僅處於初級的研發階段,預計投入使用的時間為2024年。雖然美國空軍已敦促波音儘早交付,不過若特朗普2020年無法連任總統的話,預計任期內不會坐上新型「空軍一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