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裙放入死海浸泡兩年後的藝術作品

0
212

藝術家 Sigalit Landau出生於聖城耶路撒冷,雖然成長於倫敦和費城,但她對於故鄉的死海卻有著特殊的情感。「我從小就將那片海視作我的天地,」她說道,「我們一家人常去那兒過周末,它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自2005年起,Landau的作品中就時常以這片海拔極低、鹽度極高、浮力極大的湖泊為創作素材,這使她的作品有著獨特的聲學和美學價值,以及些許超脫凡塵俗世的內涵。

她的最新作品「海鹽新娘」(SaltBride)正是大自然神奇力量的產物:樸素的黑色長裙像是由時間雕刻成的的雕塑,浸沒在死海中,任由那比淚水更咸澀的海水析出白色結晶,逐漸掛滿衣物。

「那片海總是十分迷人,它周圍的結晶尤為如此。既像純白的牛乳,又像晶瑩的雪花,」Landau如此解釋。2014年,該長裙在死海中歷經三個月的浸潤,湖中的高鹽度物質逐漸在表面凝結成天然晶體。

Landau和她的夥伴 Yotam From用攝像機記錄下了長禮服蛻變的光影。近日,與原作同等大小的攝影作品已在倫敦Marlborough Contemporary畫廊與公眾見面。對於Landau而言,這件禮服的創作與攝影作品別無二致,其最終成品都需要歷經時間的洗禮和液體的浸漬。

「海鹽新娘」共包括八幅攝影作品,象徵著 Leah身縛鬼魂的黑色長禮服轉化成結婚禮服的過程。透過照片中渾濁而又閃著微光的湖水,漂浮的長禮服有如童話故事中那般輕盈,這與Landau如此極端的工作環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她承認:「在死海工作是十分困難的一件事。工作室的運作需要大量的團隊協作,因為創作太具挑戰性,有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多年來,Landau已經對這片水域了如指掌,她知道一年中結出完美晶體的最佳時機和地點。

長裙表面縫有一層網狀織物,為鹽水結晶提供了絕佳的附著點。此外,水中設有特殊結構,足以支撐長裙浸水後增加的上百磅重量。為拍攝長裙在水中變化的影像,Landau的夥伴 From必須身負150磅的重物才能穩定在低於水下15英尺的區域。當結晶過程完成時,長裙由於過重而無法提出水面,因而如今仍有些殘缺部分留在水下。而後,他們創作了較之稍小的伴娘禮服雕塑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