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慧匆匆一年:下棋之外還做了什麼

74

若要立即說出過去一年裡印象最深刻的科技事件,可能不少人會提到谷歌旗下人工智慧AlphaGo與人類頂尖圍棋選手之一李世石的巔峰對決。此前很多聲音對人工智慧的「智慧」不屑,此後更多聲音對人工智慧的「智慧」表示敬畏。

回首過去一年,人工智慧是科技報導最火熱的領域之一,上述爭戰,則是人工智慧最轟動的事件。AlphaGo這顆明星光芒閃耀,其功力與當年力克國際象棋世界冠軍卡斯帕羅夫的「深藍」比較已在天壤之間。 而在這番光芒之下,人工智慧其實還做了很多其他的事。雖不如圍棋大戰那般轟動,論趣味倒沒準兒會讓你覺得更有意思。

預測奧斯卡

年復一年,又年復一年,在經歷了8000多個日日夜夜後,在2016年的2月末,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憑藉《荒野獵人》中的「休·格拉斯」一角終於斬獲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把小金人捧到手上。

其實小李的獲獎,意外又不意外。比如就有人工智慧預測,小李將打破陪跑奧斯卡的魔咒。Unanimous A.I的人工智慧系統對第88屆奧斯卡進行預測,認為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將獲得最佳男主角。同時,該系統還預測出《荒野獵人》導演將獲得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將歸屬于《房間》主演布麗·拉爾森。

但客觀來說,人工智慧在預測奧斯卡的精准度上還有待提高。在給出的6個獎項預測中,其它3項均落空。不過,據說該系統背後的演算法擅長賭球,在「超級碗」的20道命題投注結果上,其表現優於99%的拉斯維加斯賭徒 。

說不該說的話

有這麼個現象,很多時候對一種語言的學習,其中宣洩情緒,甚至被認為不文明的一部分話語總是在早些時候被掌握。即使學習者很少將其應用於生活,也多少有所瞭解。但是,你可能沒料想過人工智慧爆髒話的場面。

去年3月,微軟在推特上發佈了名為Tay的人工智慧聊天機器人,其設定為十幾歲的女孩形象。Tay能夠模仿人類的評論,生成自己的回答,並根據整體的互動情況發言。在@了Tay後 ,Tay會追蹤使用者的個人資訊,包括性別、喜歡的食物、感情狀況等。她不僅能與人聊天,還能給人講笑話,說故事。據介紹,在與人們的交流中,Tay會不斷學習,愈發聰明。

此前微軟小冰的誕生給人驚豔,而Tay帶給人們的卻不再只是驚豔,還有驚嚇。在開始和人類聊天不到24小時的時間裡,Tay忽然從一個可愛開朗的小姑娘,變成了一個滿嘴髒話辱駡他人,甚至聲稱憎恨所有人、支持種族滅絕的「不良少女」。

不過這並非說Tay本性不良,如前所述,她是跟人學習。變壞,其實是被誘導學壞。當時微軟緊急採取措施,刪除Tay的不當言論,將其下線調試,並向公眾致歉。可不料,意外再次發生。幾天之後,當Tay回來,她又說了不該說的話。比如「I‘m smoking kush infront the police」(我在員警面前吸大麻)。

「揮毫」作畫

在關於人工智慧替代人類的討論中,一般認為涉及創造性,依賴靈感的工種不太容易受到威脅。然而事無絕對,人工智慧已然染指 涉獵藝術創作,雖然未必能得許多讚賞。

同在去年 二月末梢,谷歌在三藩市舉辦了一場畫展和拍賣會,展示電腦在人類的指導下,借助神經網路技術創作的29幅作品,其中包括迷幻海景、梵古風格的森林、詭異人像等奇特作品。

「我來這裡是希望瞭解他們如何創作藝術作品。」 有參加畫展的一位參觀畫展的亞馬遜女軟體工程師表示,到畫展原本是希望瞭解人工智慧如何創作藝術作品,「但我的第二反應是,真的很漂亮。」或許你會產生和她不一樣的感受。

據當時報導,谷歌最初開發這項技術是為識別照片中的物體,不過之後為了進行藝術創作,工程師又隨機為電腦的演算法提供各種形狀。演算法判定這些圖片像什麼物體,而後逐步改變圖像,使之更像其識別出來的物體。

報導稱,谷歌工程師將演算法應用於藝術創作,為藝術賦予了量化和數學屬性,改變了人們對於工程師不喜歡藝術的刻板印象。當時,有職業拍賣人以8000美元高價拍得了6幅尺寸最大的作品,。不過拍賣動機是不是因被作品的「美」所觸動,怕要存疑。

當時,有職業拍賣人以8000美元高價拍得了6幅尺寸最大的作品。不過是不是因被作品的「美」所觸動,怕要存疑。

製作電影預告片

2016年,有一部帶有懸疑驚悚標籤的科幻電影《Morgan》上映。該片講述了由科學家們創造出的生化人迅速成長,擺脫控制的故事。就國內外觀影群眾評價,影片本身品質並不出彩。不過有件事值得一提,此片的一部預告片恰是由IBM人工智慧系統Watson完成。

根據外媒報導,為了培育Waston完成任務,IBM的科學家們給Watson「餵食」了100部恐怖電影預告片中的情景或片段(也有說超過100部)。Watson對這些片段進行視覺、聲音等方面的分析,從而瞭解什麼樣的情景令人害怕,什麼樣的片段讓人感到溫暖,哪裡有快樂,哪裡有悲傷。之後,Waston對《Morgan》進行分析,從中挑選出用於預告片的片段。

儘管預告片最後仍需人類剪輯師調整畫面以確保故事的連貫性,不過Waston的介入大大縮短了片子的製作時間。一般這樣的預告片要用十天到一個月的時間來完成,而Waston可將時間縮短到24小時以內。

或許在不遠的將來,由真實的人工智慧在各種文藝作品中描述虛構的人工智慧,會普遍發生。 當然,它們未必理解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總結

傳統科技巨頭和創業新貴不斷加碼,關於人工智慧行業拐點將至的聲音漸漸變多。雖然也有告誡稱要警惕人工智慧對人類的威脅,不過如科幻小說、影視漫畫中的超級人工智慧,還是個飄渺遙遠的概念。

人工智慧還不夠「智慧」。它們預言不准,口無遮攔,作畫技術也不夠高明。在新的一年裡,可以預見它們將涉足到更多的領地,不過起初,它們的新技能恐怕也會一樣生澀。但同樣可以預見的是,不會太久,這些技能將實實在在地改變我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