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角7警」案情人節裁決:7人全部被定罪

77
7名被告警員香港明報圖

2014年10月中旬,香港媒體公佈警方在驅散「佔中」示威者時,涉嫌毆打公民黨成員曾健超的視頻。案件14日上午9點半公佈裁決,法官杜大衛在區域法院宣讀,裁定被告全部罪成,入罪後,七人還押(取保候審)。

曾健超回應香港媒體表示,對案件裁決「無特別感覺」,也不會到庭聽取結果。至於七名員警的律師費,據悉員警內部早前為他們籌得1000萬元港幣,而其代表律師也就此相應收取「友情價」。

綜合香港媒體報導,7名警務人員於非法「佔中」期間,涉嫌在金鐘龍匯道的變電站暗角毆打曾健超,7名警員事後同被控一項意圖導致他人身體嚴重受傷罪名,其中一名警員另涉嫌在中區警署接見室掌摑曾健超,被再控一項普通襲擊罪。

案件經多日審訊後,法官今作出裁決,裁定7名被告有意圖而導致身體受嚴重傷害罪名不成立,但交替的襲擊致造成身體受傷罪成。另第5被告陳少丹另涉的普通襲擊罪則罪名成立。

7人同被控於2014年10月15日,在龍匯道政府大廈泵房東變電站外,非法及惡意傷害曾健超致其嚴重受傷。陳少丹另被控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內襲擊曾健超。

過百名支持和反對七警的人士早於8時許聚集在法院外示威,雙方偶有衝出警方設立的示威區互相指罵,警方築成人鏈分隔雙方,調停兩批示威者。現場所見,支持七警人士包括正義聯盟和香港長樂聯誼會的人士,在法院外高叫「支持7警」等口號,認為警方當時執法有理。

另有反對七警的民眾要求將他們繩之於法,其中反對七警的「女長毛」雷玉蓮等人,一度試圖放紙炮贈慶,被撐警示威者大罵「垃圾」。近百機動部隊、媒體聯絡隊和便衣員警到場維持秩序,設立4個示威區,並於每區前派警員駐守,又設流動指揮台,拍攝現場情況。

控方在結案陳辭時指出,雖然部分被告只是負責「睇水」(把風),也不是全程處於案發位置,但曾健超在剛被帶到暗角便被毆打,可見七名被告有共識地合謀犯案,故七應須共同負上刑責。控方又指曾健超胸部和背部出現15處圓形瘀傷,是由警棍造成,而當時在龍和道花槽制服曾健超的警員均表示沒使用警棍,所以認為曾的傷勢,必定是在暗角被打時造成。

辯方結案陳辭則反駁稱,控方呈堂的「暗角片段」畫面質素差,當中更49秒被刪走,而案發時有其他被捕人士在變電站附近被搜身,加上曾健超事後拒絕向警方交出當晚所穿衣物,質疑當晚的遇襲者未必是曾健超。七警方面批評曾健超並非誠實可靠的證人,而他身上呈圓狀的傷勢,或由拘捕警員所戴的護膝造成,未必是七名被告所傷。

辯方曾反對將相關視頻照片呈堂,但法官拒絕其申請;辯方也曾反對將曾健超在認人手續時認出部份被告片段呈堂,也被法官拒絕。

 

「一哥」對判決感到難過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終回應事件,向同袍發公開信,稱感非常難過,且與管理層「明白同事的憂慮及失落感受」。

盧偉聰在公開信續指,香港是法治之地,司法制度亦有上訴機制,他強調警隊管理層會與各職員協會保持緊密聯繫,人事部亦會與「有困難的同事及其家人」保持溝通,「歇(應為「竭」)盡所能力為他們提供一切可行的協助。

他最後表示,明白到過去數年,警隊各同事要「在紛亂環境下」肩負維護法紀的責任,大家都飽受壓力。他強調香港警隊專業及受市民信賴,冀大家在此困難時刻同心協力、謹守崗位,令香港警隊續成一支優秀及團結的隊伍。

另一方面,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早前接受電台訪問時,就指判決令士氣一定受到影響,自己受到很多同袍的訊息,激動和理智的都有,但強調激動的非大多數。他續指警員定要守法及按程序工作,但指在很多情況下,在挑釁或很侮辱的情況下就好難,又指「工作上有困難,我們也是人。」

撐警者到法院空歡喜

除了撐警網民失望,到法院現場支持七警的市民就更難過。今晨法官杜大衛宣讀七警被控的有意圖而導致身體受嚴重傷害罪脱時,公眾席上的七警支持者紛紛在庭上大拍手掌,惟遭法官立即阻止。當法官繼續宣讀交替控罪的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時,七警支持者隨即變得鴉雀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