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確認「一中」政策,台灣如何應對?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週四(1月9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白宮在聲明中說,特朗普應習近平要求,同意尊重一個中國政策。

這是否顯示特朗普政府在台灣問題上對中國做出讓步?特朗普同意的是華盛頓的一個中國政策?還是北京的一個中國原則?特朗普政府執政伊始,而中共19大也將在今天秋季召開,隨著美中兩國進入重大的政治轉型期,兩國關係是否更加複雜難測?台灣該如何應對自處?

特朗普總統與習近平通話,表示認同一個中國政策,許多媒體分析這是特朗普政府在關鍵的台灣問題上對中國做了讓步。台灣民進黨立法委員王定宇說,特朗普表示他「honor」一個中國政策,最多是回到美國這47年來所主張的,在六項保證、三個公報及台灣關係法下的「一個中國」政策。美國表示尊重中國主張的一個中國原則,並不是將台灣主權交給中共。因為根據美國的「台灣關係法」,台灣人民不能被逼著上談判桌,美國也不會居中調停。而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其實堅守的是「一個中國」政策背後的兩個重要元素:第一,維持台灣人民有選擇的權利和維持自由的現狀;第二,維持台灣海峽兩岸和平的現狀。如果再加上尊重中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其實與美國的主張是接近的。王定宇預計台美關係將會前進到一個更好的階段。

美國綺色佳大學文理學院院長王維正說,特朗普應習近平的要求,表示尊重美國自己的 「一個中國」政策,這與中國的「一個中國」政策有很大的不同,因為美國的政策以「尊重台灣人民意志」為主,並非如北京政策宣稱的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特朗普上台後,儘管美國在一開始的談判於這部分可能回到原點,也不能視為是對中國的讓步。

王定宇說,美國對台灣的軍售及台灣關係法從未停歇,但台灣人民仍需保持警覺,因為美國有自己國家的外交政策。王定宇說:「美國的國家走向和國家價值相當清晰,對於一個民主的台灣,台灣的政治經濟和經濟實力在國際上的十五名以內,長期以來卻是被忽略基本國際安排的一個國家,我們希望特朗普政府可以看到這一點。」

王維正說,根據台灣關係法,美國的行政部門和立法部門在對台政策上都有責任。但要注意到當時制定台灣關係法的議員已漸漸凋零,中方對美國國會的遊說力量也在加強。台灣未來應該以「鴨子劃水「的方法,加強與美國在軍事、經濟、人權上的實質對話,而不要太介意面子上的突破。

王定宇說,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試圖以其「國內法」來框住台灣,事實上是無法執行的,最多只是給部分台商形成壓力。這種嚇唬的手段台灣已司空見慣,中共這種做法只會將台灣人民越推越遠,並且證明自己是亞太的麻煩製造者。王定宇說:」我們要提醒在台灣的國人,特朗普政權再怎麼友善,他都是美國人的政權,美國利益絕對大於台灣的利益,台灣要自己創造在亞洲舞台上的價值。」

王定宇說,台灣從來不排斥與中國溝通,但不能是在中國加了前提的情況下,因為這是大國「強欺弱」的做法。王定宇說:「台灣可以經由美日等國際的朋友來穩固我們國家的存在或利益,但我們更期待的是台灣跟中國在沒有前提的情況下,可以好好的溝通,因為和平的狀態對兩邊都是有意義的。」

王定宇說,如果中國民主化了,雙方的互動會變得非常有趣。台灣的現狀下一步怎麼做,是由2300萬公民決定,總統只是4年一聘的執行官而已。中國試圖通過給予台灣人民國民待遇來拉攏人心是沒有用的,應該面對台灣民主選舉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