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隻蝴蝶

96

他們是昆蟲王國裡兩隻很相愛的蝴蝶,翩翩起舞,比翼雙飛,已經相約了幾生幾世,一起化繭成蛹,一起化蛹成蝶,生生死死,幾度輪回。讓其他的蝶兒,蛾兒們羡慕極了。甚至以為他們就是梁山伯與祝英台化蝶的後代,會生生相愛,世世相隨的。

在一個春光明媚的日子裡,兩隻蝴蝶在一個花園裡盡情嬉戲,享受滿園的花香,暖暖的陽光,累了就停在一株盛開的牡丹花上歇腳。滿園的賞花人中有一對年輕的戀人,親密的攔腰挎背,走過來停在那株花旁,一邊賞花一邊說著甜蜜的情話。雄蝴蝶聽得入迷了,纏綿之聲,靡靡之音,讓它覺得如癡如醉,竟忘了自己的安全,也沒有注意雌蝴蝶及時傳遞來的撤離資訊,成了一個男孩子手裡的意外收穫,男孩高興極了,回家把它做成了標本放到了書裡。

雄蝴蝶後悔極了,也傷心極了,見到主管投胎的閻王,鼻一把淚一把的的懺悔自己的過錯,希望能再回昆蟲王國和他心愛的雌蝴蝶在一起。閻王告訴他,像他這種口是心非的見多了,哪能都隨意,既然羡慕人類就讓你人間走一遭吧,若有情未了,有緣來世再續,不由分說把它辦好手續,推上通往人間的漫漫長路。雄蝴蝶一路痛哭流涕,悲聲大放,在一戶人家裡稀裡糊塗投胎成一個男孩,落地時那哭聲讓所有人都覺得這個孩子前世一定不簡單,更奇怪的事肩膀上有一個淡淡的蝴蝶形的胎記。

雌蝴蝶眼看著雄蝴蝶被男孩捉去,傷心欲絕,痛不欲生,鬱鬱寡歡,積郁成疾,終於不久後也結束了短暫的一生。四處打聽雌蝴蝶的來世的下落,沒有人給她一個確切的答案,閻王小鬼們不會記得他這點小事,甩給她一句「有本事自己找去」,便不再理睬。雌蝴蝶毫不猶豫的以為雄蝴蝶一定會記得幾世的誓言,在昆蟲王國裡等她,於是再為蝴蝶。遠遠近近,尋尋覓覓,不灰心,不放棄,不知道幾生幾世,又是幾個蝴蝶輪回。

當她再見到他時,他已經在人世長成一個男人,身邊也多了個蝴蝶一樣的女人。那是初夏的一天下午,又是一天的尋覓,真有點累了,她停留在一個花香襲人的女孩的頭上想做片刻的休息,男孩看見了一隻花蝴蝶落在戀人的頭上,就伸手來趕,雌蝴蝶抬頭欲飛時看見了那個蝴蝶型胎記,分明就是自己幾世尋覓的他,原來在這裡。她一陣失落一陣欣喜,圍繞著男人飛來飛去,時兒落在他的頭上,時而落在他的肩上,訴說著幾世的相思離愁。那個男人所有的心思都在蝴蝶一樣的女人身上,對她的心思一無所知,不過只是伸手趕她離開,也並沒有傷害她。從此蝴蝶便不在奔波,跟隨他飛來飛去,夜裡落在他家窗台外的一株勿忘我上,守候著心愛的人,擁有不了他的今生就等他的來世吧!她安慰自己。

日子一天天過著,雌蝴蝶見證了他們海誓山盟的日出日落,見證了他們紅地毯上的執子之手,聽他們說盡世間的恩愛甜蜜的情話,恍惚間覺得那個女人就是自己的化身,自己是那個女人出竅的靈魂,他們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快樂,他們的恩愛就是自己的甜蜜。蝴蝶以為他們會這樣過到老,自己也情願永遠只在寧靜的夜晚停留,等待雌蝴蝶的來世。

日子就這麼平平淡淡的過著,女人越來越忙,忙自己的工作,忙自己的孩子,忙自己的家務。男人開始抱怨煩躁,男人開始忘記回家,男人也開始不安分的異想天開。終於有一天男人又遇到一隻更年輕的蝴蝶一樣的女孩,戰爭與和平交替上演之後,女人離開了,看來無緣見證他們的與子偕老。男人從頭再來,重複著以前說過的所謂情話,不過味道都變了。

蝴蝶傷心極了,也灰心急了,從沒有過的絕望,今生信誓旦旦轉眼都能成空,忘的一乾二淨,何況來世呢?她還會記得我是那幾世的曾經。沒有希望的心終於使她無力再飛,也無心再等,被一個生物學家捕到後,做成了一個永遠的標本,因為她長的太特別了,兩隻翅膀上長著的不是一般的花紋,細看分明是兩隻憂傷的眼睛,生物學家也納悶,莫非她就是傳說中的化蝶,很期望捉到另一隻。

雌蝴蝶飄離的靈魂看著自己慢慢風乾的身體,一聲歎息:做蝴蝶多好,為什麼要鬼迷心竅做人呢?從此煙消雲散,一切成空。

沒有錯誤的開始,也就不會有遺憾的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