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結婚禮金差異大 河北農村三斤三兩現金 長江流域「零禮金」

最新版「中國彩禮地圖」,各地結婚女方收取的禮金高低不一。(觀察者網)

2013年,一張號稱是全國首份的彩禮地圖出爐,而最近,內地《人民日報海外版》在推出更新版彩禮地圖。時隔四年,多地彩禮節節高升,更呈現出落後地區和農村彩禮高企;而與之相反的是長江流域以及一線城市,卻出現「零彩禮」現象。

西部高東部低,山村高城郊低

《人民日報海外版》採訪報道,若結婚雙方都有正式工作,則女方要的彩禮就會相對少些。如河北省保定某中學一名27歲教師的小安,去年結婚一共給出禮金6.6萬元加買房買車。小安介紹,保定農村,如果男方沒有正式工作,彩禮是10萬元起步,還要在縣城裡買房、買車,這幾乎是現在本地農村結婚的「標準配置」。

小安指出,當地農村還有很多其他講究,比如禮金要「萬紫千紅一片綠」,即1萬張5元(紫色)鈔票、1000張100元(紅色)鈔票,再加一把50元(綠色)的鈔票,需要花費至少15萬元以上。還有的地方講究「三斤三兩」,即用3斤3兩重的、嶄新的100元鈔票作為禮金,一共大約15萬元。

4年來,這種現象同樣發生在河南、山東、貴州、陝西、甘肅等地,且「越是貧困地區,越出現高價彩禮」。貴州的彩禮由2萬元禮金加電器上漲為8.8萬元禮金加「三金」 (即各類金飾);陝西由3萬元禮金加「三金」「三銀」(即各類銀飾)上漲為10萬元禮金加「三金一動」(「動」指的是汽車);甘肅一些農村地區的禮金則瘋漲為18萬元。

而一線城市及新疆、西藏等少數民族聚集區的彩禮情況差異比較大。4年來,北京市的彩禮由1萬元禮金加禮品上漲為20萬元加一套房;上海市的彩禮保持不變,維持在10萬元加一套房;廣州市的彩禮由1萬元禮金加“三金”上漲為總價值5萬元的彩禮。

在新疆,維吾爾族姑娘對結婚首飾(耳環、項鍊、手鏈、戒指)更為看重,禮金可以商量,大體3萬元到10萬元不等;當地漢族男性結婚則需要20萬元的禮金加一套房子(男女各付一半,或者男方買房、女方買車),而4年前,新疆的彩禮還不足九千元。在西藏生活的藏族男子無疑是幸福的,因為他們娶新娘不需要送禮金,只需要送數量不等的牦牛(8000至1萬元一頭)、羊或者汽車就行。

報道指出,在彩禮上漲的區域裡,西部地區彩禮高於東部和南部地區,貧困山區彩禮高於城郊村。

長江流域如重慶市、武漢市等一些地區還存在結婚「零禮金」現象;一些女方家長即便索要彩禮,也不會自裝腰包,而是返還給女孩,另外還會準備一份與男方彩禮不相上下的嫁妝。華中科技大學鄉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賀雪峰認為,這是由於這些地方村民男孩生育偏好少,父母因此可能對兒子女兒同等看待,同時自由戀愛的基礎也比較好。因此,彩禮和嫁妝相當於雙方父母的財產完成了代際轉移。這一勢頭在深圳、北京等城市近年來也開始出現。

與保定農村不同的是,華南農村的彩禮正大幅度下降,調查稱以農村公務員工資作為參照,廣東省英德市農村的彩禮比35年前的水準下降了90%。

天價彩禮源於男多女少現狀

在不太富裕農村地區,水漲船高的彩禮無疑加重了家庭負擔。「兒子娶媳婦,爹娘脫層皮」的現象十分普遍,甚至出現了借債娶媳婦,「全家返貧」的情況,。

「天價彩禮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國適婚人群『男多女少』,導致女孩『物以稀為貴』。」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國人口學會會長翟振武指出。20世紀80年代中期超聲波技術興起並開始用於生男生女的檢測,讓長期存在的男孩偏好有了技術基礎,導致中國的出生人口性別比開始持續走高。與此相應,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彩禮在農村興起,並且呈現逐年增長趨勢。

相互攀比、希望一夜暴富的社會心態亦加重了天價彩禮的問題。國家一級心理諮詢師蔡勁林指出,很多農民既是“天價彩禮”的受害者,同時又是施行者。「很多人因為付給別人『天價彩禮』,就想著通過收受『天價彩禮』來補虧空,從而形成了惡性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