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次癌症也沒被殺死的男人 靠1個肺登遍了世間險峰

239

Sean Swarner 是一名登山者,同時他也是第一位登遍七大洲最高峰的倖存者,同時他也是第一位癌病康復者登遍七大洲最高峰。

小時候,Sean曾經是一個普通又快樂的美國男孩,不知病痛。但是在1988年,他13歲的時候,突然身體非常不舒服….經過檢查,醫生告訴他一個從來沒有聽說過的疾病的名字:霍奇金氏淋巴瘤,而且,是晚期。Sean不知道這是什麼,甚至不知道這是癌症。他只是漸漸覺得自己和「其他普通小朋友」不一樣,他的頭髮經常掉,每天要吃各種藥物,因為藥物作用體重增加到60磅。

尤文氏肉瘤是一種罕見的癌症,當時情況緊急,醫生切除了Sean的一個肺。但Sean的病情仍然無法得到控制,他的身體越來越差。這一次,醫生給了Sean和他的家人一個數字:14天。他大約只能再活14天。那14天是Sean最黑暗、最難熬的日子。

Sean到現在都記得那時的場景:所有的小夥伴們歡快地出去玩,只留下他一個人在醫院。他光著身子,蹲在醫院的單間浴室裡,一根根地撿堵在水槽口的頭髮,然後低聲地哭了。然而14天後,他還活著。

經過種種化療和放療,Sean躺在病床上,挺過了一周、兩周、一個月….漸漸的,是一年。那一年Sean整個人基本是昏迷狀態,身體極度脆弱。

某天,當他精神好的時候,母親陪著他看《鋼鐵俠》。看著電影裡這個超級英雄上天入地,暴揍反派,身體矯健又自由,病床上的Sean許下了自己的願望:如果我還能活下去的話,我也想成為這樣的人。

「當放射線和化療藥物殺死了癌細胞卻沒有殺死你,你就戰勝了癌症。」

Sean是不幸的,但他也是幸運的。也許,神也覺得對這個男孩太殘酷,祂沒有讓Sean死去。慢慢的,Sean又一次病情奇蹟般好轉!出院後,Sean和普通男孩一樣上了高中,之後上了Westminster大學。但畢業後的他並沒有選擇和大多數人走同樣的主流職業路線。他選擇當一名登山者。因為曾經瀕死的經驗,Sean的人生觀變得和普通人不一樣。他不願意聽從社會或周圍人的「教導」去過他們想要自己過的生活,他只想活在當下,活出自己。更重要的是,他想趁著自己目前身體還健康,做自己想要做的事…畢竟,誰知道下一次癌症會不會再來呢?

既然要登山,那就先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吧!

癌症後的寶貴餘生就應該活得激昂又精彩~「我知道,只有一個肺就去爬世界最高峰是一個很瘋的想法。但是,之前有癌症倖存者爬過珠穆朗瑪峰嗎?沒有。所以,我想當第一個。這個理由足夠了。」有了這個計劃後,Sean搬到了科羅拉多州的埃斯特斯公園附近,開始了登山訓練。他每天背著100磅重的石頭一遍遍爬附近的山,提升自己的體能,再加上登山俱樂部裡的專業訓練,不過8個月Sean就掌握了基本的知識和能力。

在1998年,Sean23歲那一年,他來到了珠穆朗瑪峰的腳下,和朋友們一起登山。第一次登高峰就選擇珠穆朗瑪峰,這對於新手來說是一個難以想像的挑戰,但是對於Sean來說,這是一個必須完成的儀式。在他的背包裡有一面寫著來自全球幾百個癌症病人的名字,有的已經死去,有的還活著。登山的時候,Sean不覺得孤單,他感到自己周圍有無數的抗癌勇士們鼓勵著自己,為自己加油祈禱。

最終,他成功登頂,與那面旗子一起。

登上珠穆朗瑪峰的過程就像是讓人脫胎換骨一般,站在頂處,彷彿擁有了全世界。

在之後的19年,Sean登上了七大洲的最高峰,還去過了南極極點,在去年,他打算去北極極點。

完成了這一項探險,他就成功完成了探險者大滿貫(Explorers Grand Slam)。這個了不起的成績目前全世界只有54人做到,而他,將成為第一項完成此壯舉的癌症倖存者,只有一個肺的登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