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是我人生的最憶 – 李胤德

時光回轉,小童那年,一個自我無憂無慮、無邪無忌的「四無」天性玩劣,一幀幀地浮在眼前。那小小的樣子,是我人生陳年的家醪香釀,漸漸地醉過心頭,醉進心裡。哭鬧、甜笑、奇迷、問細、率真的畫面,又如同被陽光舔過一樣,又如同被雨露泡過一樣,細嫩光澤,瓊瑤般地在心間流動。

如小小,一曲搖謠,一句哄詞,甚至一顆糖,就能讓父母和奶奶騙進小兒的夢笑。然而,一狂狗吠,一聲貓喵,一個巴掌的手勢,一個黑夜裡的編嚇,又會躲進大人的懷裡,抖顫與驚淚齊在哭聲裡自壯小膽。幼心,總會在日明月朦、星閃光亮、風扯雨瀝、電閃雷響,甚至在葉晃草動、小蟲蠕步、鳥鳴燕喃、蝌蚪絲蟲中眨巴著小眼而迷惑不解。

至今,那些坐在屋前的石階上,扒在木樓的窗頭,一邊仰天數星追月,一邊向大人追根問奇的癡情;那些怯在動物園動物前的慌悚面表;那些跟著大人在溪邊浣洗時的嬉水,用枝條撮泥鰍的趣玩;那些瞪大小眼,試探著撥拉蚯蚓蠕蟲的小心翼翼;那些盯著燕巢,看燕媽喂小燕的樣子;那些緊閉眼睛,密捂耳朵,縮在一角,躲避閃電打雷的悚懼情形;那些摟搖母親的頭,牽晃奶奶的手,或坐在母親奶奶的腿上,豎著耳朵、迷盯著臉,聽神傳鬼怪故事的癡迷驚樣;還有,那些與哥哥姐姐掙搶好吃,以及委曲輕泣或嚎哭,破涕為笑等等,猶如昨日,幕幕活現。

至今,還清晰地記著,一睜眼,一滑落,就去找鄰里小伴玩耍嬉鬧,直至夕陽紅天,或者朦朧月下。至多的玩家,如追兵追強盜,疊紙三角方塊,滾銅板,打彈弓,玩玻璃球,藏老貓,扮鬼嚇,演嫁娶,一玩玩盡是肆無忌憚,汗香泥味。高低斜錯著褲衩,光露著丫板,與玩伴一起,玩跑在鄉間小路、房前屋後,山坡岩峭,溪邊田間,田埂塘堤,草垛地道,包括在玩劣中,那些爬樹翻牆破柵,偷摘瓜果,如黃瓜、番茄、西瓜、紅薯、梨頭、桃子、葡萄等,一雙小手,滿是盜汁竊香。涕流唇邊,滿身汗泥,到處還耍顯著小英雄的脾氣,當著小伴們的司令,如小草匪似的,發號施令,布兵對壘。

至今,童歌還在外婆的澎湖灣,一抹童音仍在鄉里流傳。老屋木柱板牆上的灰托小手印,鄉路山道崗坡上的小嫩丫腳紋,都可追跡尋痕到那年。溪底的泥鰍,春夏秋的蜻蝶,還有那些知了、蟈蟈、麻雀,到現在還心有餘悸,十分戒備,不時地偷瞅著,那些小樣是否又來捉我。小河,水渠,池塘,漣漪裡波蕩著撲打狗爬的遊姿。白髮老母的被褥上,還有我一片童尿遺斑。

歲歲光陰,已無法索回。然而,一身臭汗,滿身泥巴的童趣,爽爽地灑落在我的回憶裡。用自己的童意,譜寫的那首真趣,一直追耳繞心地在我的心靈中悠揚迴響。童年,是我的最憶,也是所有人的最憶,有著之初本真的醉香醇美。

Views All Time
Views All Time
13
Views Today
Views Today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