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頭見佛 印宗禪林掠影

總覺得西南苗疆之地是個充滿神秘感的地方,地近邊陲,風土人情迥異。所謂南蠻之地,多民族居住,更有蠱毒瘴氣之類的傳說,文化的差異更平添了一份透著些恐怖的神秘。

說不清探秘之心是不是也可算作一種窺視之心?但,大凡是人道神秘之處,也必是人心欲探之地。好奇?窺私?抑或兼而有之。只欣欣然終於能於放鬆幾日,跟滾滾紅塵說聲「再見」,於是便毫不猶豫地背上行囊踏上了貴州之旅。

貴州數日,最切身的感受就是那種多雨的天氣,森林植被、水文資源的豐沛;喀斯特地貌的秀美;以及經濟騰飛前的躁動。「天無三日晴,地無三裡平,人無三分銀」雖是昔日貴州的寫照,但今天的貴州那種經濟騰飛前的躁動是切切實實可以感受到的。貴州異族的文化燦爛固然贏得了我們驚奇的目光,但天龍堡的漢文化同樣堪稱貴州另一道獨特的文化風景線。

天龍堡——明代扼守滇黔咽喉的屯軍之所,是個地地道道漢文化地區。原居民皆為漢人,他們不無自豪地稱為「老漢族」。他們不僅能準確地報出他們的祖籍當屬南京市某某區,操持的也是一口頗為地道的南京話,如同屯軍和戍邊人通常的命運,他們最終成為了屯、戍之地的外來居民,也許是因為古代交通的閉塞,也許是因為舊日各民族之間的相互戒備之心,這個「老漢族」地區的文化不但沒有被土著化,還保留了許多明代漢族文化的特點。形成了文化中的化石現象。不知是不是由於戍邊人的思鄉之情,遠在貴州高原天龍堡的一座「高百餘丈」的小山也起名叫做了「天台山」。名震全國的浙東天台山是佛教「天台宗」,道教「南宗」的發祥地,是名僧「濟公」的故鄉,素有「佛宗道源,山水神秀」之稱。不過山不在高……

天龍堡的天台山,山「高百餘丈」、「堅創造空」,唯從南面可拾級而上,林木蓊鬱,濃蔭蔽道。西、北、東三面皆絕壁岣岩。周圍又「鑿石砌之,高與山等」。第一道山門的「黔南第一山」,雖令人感覺有些狂妄,但其一股豪氣也油然而生!將近山巔,有印宗禪院一座。門前對聯「雲從天出天然奇峰天生就,月照台前台中勝景台上觀。」內容好,書法佳,「天台」二字三次巧嵌聯中,令人對天台勝景浮想聯翩。「印宗禪林」四個大字更是道出了這個小寺廟在佛教中的地位。原來,唐時有印宗法師,遇到六祖惠能大師在嶺南講經說法,覺得惠能大師的見解、德學確實比自己高,當時惠能大師是在家居士,向印宗請求出家,印宗不僅給他剃度,剃度之後印宗還拜惠能為師。惠能即是禪宗六祖,而這位印宗便集六祖的恩師和六祖的高徒於一身,給世人留下一段漢傳佛教中耐人尋味的佳話。

禪院建在山頂,因山勢所限,建不得巍峨大殿,寺中文物有些獨特:一是寶劍一把、一是象牙朝笏一隻、一是清代官服一件,傳為清初吳三桂自黔赴滇朝拜此山時所贈(吳三桂之叔吳風出家於天台山)。衝冠一怒為紅顏,吳三桂當得好男人;引清兵入關,致使異族入主,山河易幟吳三桂不折不扣是個大漢奸!擁兵自重,叛清割據,吳三桂實在是亂臣賊子。進得印宗禪林之前,萬沒想到在這西南之隅的小山上競有如此之多矛盾而又統一的文化!師耶?徒耶?是耶?非耶?人心自有向背,歷史自有公論。

從禪林出來,下山時偶一回頭,見一崖隙間正端坐一佛。正印著「抬頭見佛」,歸來思之數日:當是抬頭見佛,還當是心中有佛?